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46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件墨色金丝祥云递上去,纵然他知道主子必定不会穿,可备着总是好的。

    夏桐皱皱眉,随手把披风拿过来,一边钻进了马车里。

    车厢很大,地面都铺着羊毛毯,还有着一张超级大的软榻,旁边有一些茶水点心,里面也全是瓜果香,沁人心脾。

    男人身姿清冷的半靠在那,手持一本纯黑封面的书籍,身上并没有穿朝服,可见他平日里上朝也都是不穿的。

    夏桐矮着腰坐了过去,一边将手里的披风给人递过去,并不敢询问他为何迟到的原因,没错,她就是这么怂。

    男人眼角一瞥,扫了眼她手里的披风,神情冷淡。

    见对方不接,夏桐忍不住轻蹙眉头,只觉得反派架子真大,连穿件衣都非要让人服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只好凑过去,将披风盖在他身上,还“贴心”的替人系好,声音轻细,“无论如何,今日还是谢谢您了。”

    她半蹲在软榻前,莹白的双手在他脖间系着披风,指尖微凉,清丽的小脸颇为专注。

    见她穿了件厚实的月蓝色散花外裳,才什么天,身体虚成这样,女人果然都娇弱不堪。

    “本王一向以德报怨,你只要安分守己做好你的王妃就行。”他微皱着眉,随手又把身上的披风扯开。

    夏桐:“……”

    马车已经开始行驶,只是微微摇晃而已,她在那蹲了好一会,最后还是保持着微笑,安分守己的端坐在一旁乖乖做个老实人。

    车厢外渐渐传来小贩的吆喝声,嘈杂刺耳,夏桐靠在那无聊的玩着手帕,完全不敢跟人搭话,可就在这时,马车骤然一停,她身子猛地往前一耸,脑门扎扎实实的磕在了车壁上,疼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王……王爷恕罪……”

    车夫在外面颤抖的请罪着,似乎深怕里面的人要了他的脑袋,声音都带着抹恐惧。

    顾秦眼角一瞥,瞧了眼女人那眼眶通红的模样,眉头一皱,似没见过这么娇气的人。

    而这时,外面的西风也跟着出声道:“主子,前面是太子的马车。”

    ☆、27.打算

    此话一出, 夏桐立马悻悻的捂着脑门不再吭声, 现在剧情都歪成这样了, 她还是老实点为好。

    随手放下手里的书,顾秦不咸不淡的扫了眼外面, 声音低沉,“还要本王给他让路不成?”

    夏桐:“……”

    大佬就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属下这就走。”外面的西风也不敢再耽搁。

    街道很宽,刚好能容纳两辆马车,直到那辆黑木马车往前行驶着,对面那辆檀木马车还是微微错开了一条道, 周围的小贩们依旧在那大声吆喝着,京城达官贵人多, 自然无人注意这一幕。

    直到两辆马车擦身而过,那辆檀木马车上的侍从面上不禁露出一丝不满, 扭过头就冲里面的人道:“这摄政王着实过分, 属下看他娶夏四姑娘就是在故意和您作对。”

    里面的男子手持一卷竹简轻阅着,闻言只是眸光微动,“何解?”

    “您不知道,属下得知这几日摄政王都未曾留宿于夏四姑娘房中, 就连新婚当夜也是如此,他哪是真心想娶人, 分明就是想与您作对罢了。”外面的人压低声音隔着车帘道。

    话落, 里面的人倒是神色未变, 依旧神色清淡的阅着竹简, 只是却不像之前那般神情专注。

    ——

    与此同时,这边的夏桐也刚好到了夏侯府,其实她很怕,倒不是怕其他,而是怕反派发飙,毕竟这人一向阴晴不定,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只是刚一下马车她就看到府门前守着一大堆人,除开老太太外,她那几个伯父伯母都在这,也不知等了多久,她看她二伯母的头钗都有些歪了。

    “微臣见过摄政王,恭迎王爷大驾光临。”

    众人齐齐跪地行礼,凉风划过,莫名掀起一阵凉意,夏桐立在一旁没有说话,随着马车里的男人下来,她只觉得周身气温都降低了许多。

    府门前的人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纵然都是朝中的,可他们却从未如此近距离接触过摄政王,只看到过那些得罪王爷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扫过府门前乌怏怏一大群人,顾秦径直走在前面,声音低沉,“不必多礼。”

    话落,夏桐连忙让清儿把带来的东西先拿进去,跟着又立马过去将她娘扶起来,甜甜的挽住她胳膊,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正经点。”柳氏拍拍她胳膊,一脸嗔怪。

    由夏志安跟在前面,其余人才敢提起一口气跟上去,实在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正厅中伺候的下人都是诚惶诚恐的,连递茶的丫鬟额前都在冒汗,随着男人坐在上首,其他人却不敢落座,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站在那。

    似习惯了这种氛围,男人抿了口茶,忽然薄唇微启,“雨前龙井,涩了。”

    淡淡的语调吓得一厅人又瞬间跪地,夏志安更是连忙请罪,“下官招待不周,还请王爷恕罪。”

    夏民夏霖几人更是吓的直冒冷汗,深怕惹怒这个摄政王,从而连累了整个夏侯府。

    眼角一瞥,顾秦只是眉梢微动,“个人喜好不同,下次让人送点本王自己种的茶让夏大人尝尝。”

    话落,众人又是一个大喘气,夏民等人更是心中欣喜不已,摄政王的天山雪枝听闻连皇上都未曾尝过,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