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3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这时人应该都还在房里。”

    21.提亲

    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就连一向稳重的太子都变得一脸铁青,可想而知,其中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是皇上出事了?

    老太师正欲说什么,这时一个小厮也走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霎那间,老人也是神色一变,一向不喜形于色的他老脸上都难掩诧异。

    其他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不简单,下一刻就看到太子沉着脸大步迈出前厅,老太师也紧紧跟在身后,剩下的人自然是急忙跟上。

    来到后院一处房间时,只见院子里站着不少人,而房间里居然走出一道让人震惊的身影。

    看到人果真从房间里出来,太子五指一紧,抿着嘴角就要往房里闯,可刚到门口就被一道长剑拦住。

    西风低着头,不卑不亢的道:“太子殿下留步,夏姑娘正在里面休息。”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些知道事情的人都在那里低声议论了起来,当那些跟来的官员得知真相时,一个个更是难掩震惊。

    谁不知道夏家四姑娘是皇后娘娘看中的太子妃人选,就差由皇上下旨赐婚了,如今竟然被摄政王玷污了清白,这让太子殿下今后颜面何存!?

    一些御史都是一副气愤填膺的模样,这奸贼简直是欺人太甚!

    “不知王爷到底对夏姑娘做了什么?”纵然萧璟修养再好,此时脸色紧绷僵硬。

    看着满院子的人,顾秦淡淡瞥了他眼,忽然轻笑一声,“本王若说什么也没做,太子殿下可信?”

    衣裳都落了满地,那夏姑娘至今都还昏迷不醒,他们又不是瞎子!

    四目相对,萧璟紧紧抿着唇角,漆黑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怒意,“王爷如此不顾礼法,让一个清白女子今后如何做人!”

    院中气氛有些僵持,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不顾礼法……难道殿下今日才发现?”男人眉梢微动,声音不急不缓的传入众人耳中,“不过本王已向夏大人提亲,下月大婚,还希望太子殿下能够赏脸。”

    话落,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这不是打太子殿下的脸嘛!

    夏侯府的人几乎都要晕厥过去,今日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

    萧璟拳头紧握,再好的隐忍力此时也难以控制,不过下一刻,他面上又露出一丝淡笑,让人如沐春风,“自然。”

    说完,也是大步离去,片刻间便不见了人影。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如今兵权都握在摄政王手中,无人敢与其闹翻。

    倒是那个老太师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忽然笑呵呵的上前一步,看着顾秦道:“王爷喜得良缘本是好事,只不过那夏丫头终究是女儿家,王爷如此做,实在是让人颜面难存。”

    老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顾秦看了却是眉梢一挑,扫过身后的西风,“刑部最近空了不少,若有多嘴之人,便缝了他的嘴。”

    话落,院子里的人都不自觉后退了一步,一些胆子小的下人都是脸色惨白,谁都知摄政王不是在开玩笑。

    实在是看不惯这老头子,顾秦正欲离去,不知想起什么,忽然脚步一顿,回头对着老人淡淡一笑,“今日来的匆忙,未曾给太师准备寿礼,一点心意希望太师不要嫌弃。”

    说完,后面的西风顿时递上一个方木盒子,老太师依旧笑呵呵的,不过东西却是由一旁的人接了过去,也不急着打开。

    待人离去后,这时一个小厮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不知在老太师耳边说了什么,脸色却是比先前还难看了,那太师府的大夫人也连忙不知去了何处。

    “这都是什么事呀,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此罔顾礼法皇权,这是给皇室抹羞呀!”

    一群古板的御史此时才敢低声议论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正气凛然,可刚刚却无一人敢出来指责。

    本是一场好好的寿宴,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是大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皇上从不听谏言,任由奸贼横行霸道,如此下去,朝中怕是岌岌可危。

    ——

    夏桐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看着熟悉的房间,耳边却充斥一些尖锐的争执声,只见她那三伯母正在与她娘说着什么,那夏敏还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附和着。

    “弟妹,真不是我说,虽说四丫头也是受了委屈,可你知不知道此事会给我们夏侯府带来多大的影响?我们夏侯府历朝历代的声誉可全都毁于一旦了!”

    王氏一边摇着团扇,一边沉着脸继续指责道:“再说那摄政王是什么人,若是与就此结亲,今后谁还敢与我们夏侯府来往?!”

    “就是说,今日那么多人,堂妹这脸可是丢尽了!”夏敏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

    柳氏红着眼一直没有没有说话,倒是夏志安突然从屋外走进,粗着嗓子喊道:“不劳你们费心,我自然不会让此事连累夏侯府的声誉。”

    见他进来,王氏只是说了句“如此甚好”,跟着便悻悻然的离开。

    见她们走了,夏桐才慢慢睁开眼,撑着床榻坐了起来。

    “桐儿!”看她醒了,柳氏立马凑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番,“可有哪里不适?”

    今日她给女儿检查过,清白并没有被玷污,可说出去怕也无人相信,想到这,柳氏眼角又开始泛起泪渍。

    夏桐握住她娘的手,干涩的唇角微微一勾,“我没事,让您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