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31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绣着芍药的内衬……

    “砰!”

    随着房门骤然被人一脚踢开,大汉暗骂居然有人坏他好事,可不等他回头,一根银针“咻”的从他脑后穿入,直直钉入床头之上。

    大汉瞪着眼珠子,面上带着惊恐,僵直跌倒在地。

    刚一迈进,西风就吓得连忙回过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而随后进来的男子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床榻那边,忽然眼角一瞥,冷冷的扫过旁边的人,“出去。”

    “是!”

    西风紧紧握着长剑,头也不敢抬,额前不自觉冒起一抹虚汗,因为他刚刚在主子身上察觉到了一缕杀意。

    不是要折磨夏家的人吗?主子为什么听到消息就立马过来找人了!

    一步一步来至床前,而此时床榻上的女子依旧紧闭着双眼,小脸上浮现着一抹不正常的苍白,此时正衣裳凌乱的躺在那,裸露的双臂光滑白皙,腰侧还隐隐露出一丝红色边角的肚兜,引人遐想。

    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顾秦不自觉移开视线,目光触及地上的尸体时,眼神骤然一冷。

    不多时,尸体已然化为一滩冒着白泡的水渍,屋内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男人没有丝毫避嫌的将女子半揽在怀中,可触手的滑腻又让他手心一紧,握着那纤细的胳膊来回摩挲,眼神幽暗一片。

    人皮果然要比虎皮顺手……

    “你们做什么!”

    “桐儿!”

    伴随着屋外传来阵阵吵闹声,男人瞬间将人用被子裹住,而下一刻,只见一群急匆匆的人冲了进来。

    可当看到里面这一幕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边的西风不自觉低下头,不能怪他没拦住,换作别人他早就动手了,可对方是夏侯府的人,他还不知道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太师府的大夫人自然是名门出身,不知见过多少大场面,可当看到里面这一幕时,依旧惊的神色微变,忍不住紧紧扶住丫鬟的手,眼中透着股诧异。

    而其他人更是如此,好半响,还是一脸愤慨的夏志安上前一步,不敢置信的看着里面的人,声音颤抖,“王爷……为何…为何要如此对小女!”

    听闻女儿落水,他就迫不及待的赶来了,却没想到女儿不在房中,寻找之下才听人说在这出现过,却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这一幕!

    “桐儿!”柳氏双眼含着泪花作势上前。

    一旁的王氏立马将她拉住,微微摇头,对方可是摄政王,就算对四姑娘做了什么,她们也不能将对方怎么样,反之,还会将其得罪,得罪摄政王的人,后果自然是不必说的。

    来的人不多,基本都是夏侯府的还有太师府的人,此时一个个神色各异,都没想到一向不近女色的摄政王居然如此禽兽,看着那满地的衣物,她们一个个都在心中替那夏侯府的四姑娘可惜起来。

    扫过一众来人,顾秦依旧抱着怀里的人,眉间一皱,声音明显透着股不悦,“夏大人是以为本王配不上令女?”

    “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夏志安惶恐的低下头,突然想到自己女儿与对方本就定了亲,一时间倒也没那么难受了,只是这摄政王为何要在此处对桐儿行如此龌龊之事!

    那边的西风头低的更下了,一直以来,主子不知背过多少冤枉事,解释什么的定然不会出现。

    “三日后本王会让人上门提亲,夏大人可有异议?”男人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揽住女子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话落,其他人都是神色大变,柳氏更是直接晕了过去,后面的人连忙将其扶住。

    夏桐刚醒,还没看清这里是哪,就骤然听到一句这样的话,吓得她又猛地晕了过去。

    太师府的大夫人也是神情也透着股异色,目光扫过里头的一幕,忽然开怀一笑,对着里面的人慢慢福身,“恭喜王爷与夏姑娘喜结良缘。”

    她本还烦着谁在她府上做手脚,要知道这夏桐可是皇后娘娘看中的人,只是却没想到这摄政王居然也看上了这夏桐,还把人清白给玷污了,这怕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

    而一时间,太师府那些下人也跟着祝贺起来,可夏侯府的人都是面面相觑的望着对方,夏志安也是一脸铁青不知如何做答。

    不同于这里的气氛诡异,前厅那里却是热闹非凡,一群大臣都在举杯共饮,畅聊朝中之事,一边又奉承着上座那个气势不俗的男子。

    男子对面正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是这次宴会的主人公,老人双目泛着精光,正笑呵呵的抿着热茶。

    “听闻瀛洲首富万宝国突然凭空消失,此人多次向朝廷捐献,殿下可定要将人找到,免得让人说我们朝廷不讲情义。”老人慢慢放下茶杯,布满皱子的老脸上一片正义凛然。

    底下的人还在那里附和,倒不像提议,而是逼迫。

    萧璟微垂着眸,一手端着茶盏,淡淡一笑,“老太师说的对,人的行踪朝廷一直在寻找,定会找到的。”

    话落,老人混浊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看着对面这个气定神闲的男子,徒然一笑,“老臣一向都很信任殿下。”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匆匆的黑衣男子突然进入前厅,只见他一脸异样的低头在太子面前低语了几句,霎那间,太子却整个人都站了起来。

    黑衣男子低着头,根本不敢看自家主子的脸色,只得低声道:“此事千真万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