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29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下鬓上朱钗。

    此时此刻,那边的林沁却是不发一言,塑料姐妹花名副其实。

    倒是一旁的沈莘忽然轻笑一声,不咸不淡的瞥了那个周漫,“我如何为人且不说,但却知皇后娘娘与各宫娘娘绝不会在背后议论他人,更不喜那些乱嚼舌根之人,因为那些皆是市井粗妇才有的言行。”

    “你!”周漫眼睛一瞪,就这么恶狠狠的瞪着沈莘。

    后面与她交好的贵女也及时将她拉住,微微摇头,示意此时不宜起争执。

    “郡主也是心直口快之人,绝无恶意,两位妹妹莫怪。”

    伴随着人群中一道声音传出,只见那边站着一个身着桃粉色交襟长裙的女子,她有着一张十分温婉的鹅蛋脸,气质淡雅柔和,面上也带着一抹盈盈浅笑,似在做和事佬,一时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董妹妹说的对,郡主一向心直口快,但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沈姑娘切莫放在心上。”另一个世家贵女也开始打起圆场。

    夏桐看了眼那个鹅蛋脸的女子,对方也对着她微微一笑,一副友好的样子,她立马转过视线,没想到女配果然都是一副白莲花的模样,算了,她还是离女主远点吧,免得殃及她这条池鱼。

    “呀,我瞧着今年的莲花比去年开的更早些了,瞧它多漂亮,两位妹妹不如一同过来观赏?”

    有人为了缓和气氛开始转移话题,夏桐也想着要离女主远点,便起身往另一边走去。

    好歹是太子妃的热门人选,众人虽然心生不喜,可还是围着她说笑起来,“夏妹妹这身衣裳是蜀锦做的吧?可惜喻德坊要明年才会有这种料子出来了。”

    “不过还是夏妹妹生的好,若是我们定当没有你穿的这么好看。”

    一群人瞬间聊开了,倒是那边的林沁却没有跟过去,今日的她格外安静,而且眼神也有些异样,想到那日太子对夏桐的不同,她心里就格外不满。

    太子妃只能是她的!

    湖里的莲花的确开的格外娇艳,当耳边充斥着一群人虚假的恭维声,夏桐有些烦闷,见那边的女主依旧我行我素的坐在那不说话,她也懒得应付这些人。

    “瞧,那里有只蝴蝶!”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群人就跟没见过世面一样纷纷上前观看,夏桐被挤了几下,正当她不适的想退后时,腰后突然被一只手猛地一推,整个人毫无预兆的“扑通”落入深不见底的湖水中。

    “啊——”

    这一惊变吓得所有人都花容失色的往后退,惊慌失措的看着湖面,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救……救……”

    夏桐猛地被呛了好几口水,视线中也全是波澜起伏的湖水,整个人不自觉就往下沉,连个救命都喊不出。

    “主子!”

    清儿吓得大惊失色,顾不得其他就跳入水中想救人,而其他人等回过神时,也立马大声喊道:“快!还愣着做什么,会水的都下去救人!”

    凉亭中顿时乱成一团,却不见有几人神色颇为怪异,倒是那边的沈莘皱皱眉,看着已经沉下去的女子,突然起身一跃,整个人都往水里钻。

    此时太师府的下人最为着急,这要是让夏侯府的四姑娘在这出事,她们这些伺候的怕是也要跟着陪葬。

    一时间,不少人纷纷都往水里跳,亭中更是嘈杂不堪,一个个惊慌失措不敢靠近湖边,深怕也跟着掉下去。

    而就在这时,那边的林沁突然站了出来,满是愤怒的扫过一群人,冷声道:“桐姐姐怎会好端端的落水,定是有人故意谋害,先前都是谁站在她身后的?”

    话落,刚刚站在夏桐身后的人都是脸色一变,一时间竟无人出声,这若是被冠上谋害夏侯府的人罪名,那可不得了。

    夏桐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水,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昏沉,直到胳膊突然被人拉住,迷迷糊糊间,耳边突然有了声音,就连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沈莘和清儿费力的拉着人,等到岸边时才将人拉了上去,只是见夏桐一直不醒,也顾不得自己衣裳还是湿的,立马蹲下身,双手交叠按在她腹部用力挤压。

    “你做什么!”林沁脸色一变,似乎以为她在害人。

    沈莘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依旧用力挤压着夏桐腹部,纵然自己浑身已经彻底湿透。

    一缕湿发黏在那白皙的额前,随着女子嘴角流出几抹水渍,那双眼也慢慢随之睁开,视线中全是一张张神色各异的面容,有关心、有怀疑、有紧张、更有好奇。

    “快带夏姑娘回房休息,再熬碗姜汤。”那个董姑娘立马着急的出声道。

    话落,几个太师府下人也如梦初醒般将人扶走,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深怕连累到自己。

    而一直未做声的夏凝也跟着站了出来,眼神凌厉的扫过之前和夏桐最近的人,“今日之事我夏侯府定会彻查到底。”

    说完,便带着呆呆愣愣的夏敏疾步离去,出了这种事,她肯定得先告诉自己母亲,免得坏了夏侯府与太师府的关系。

    等她一走,剩下的人都有些后怕,其中一个更是率先出声道:“我先前站在夏妹妹身侧,定然不能下手,不过做此事之人的确歹毒的很,也不知夏妹妹如何得罪了她,居然要将人置于死地,当真恶毒至极。”

    话落,其他人也跟着开始撇清关系,一边义愤填膺的开始谴责下手的人,亭中一时嘈杂的很。

    看着这一群跳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