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24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表演了,夏桐只是一脸茫然的点点头,“那时堂姐让我将佛经送给主持。”

    一旁的夏凝也是眸光一闪,继续低着头委屈的抽泣着,夏敏更是满脸不解,显然她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车厢里的气氛很是压抑,马车一晃一晃的行驶在闹市中,外面皆是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终了,老太太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夏凝,冷哼一声,“不管真相如何,他国公府做出如此下作的手段已然是事实,我夏侯府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此事他们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不可!”

    “多谢祖母。”夏凝继续在那里黯然神伤。

    夏桐是真的很佩服自己这个堂姐,就这手段,不愧是跟着老太太长大的,真是青出于蓝,和夏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只是她觉得,老太太也未必不知道她的算计。

    “臭叫花子打死她!”

    马车骤然一停,外面逐渐传来阵阵喧闹声,老太太本来心情就不好,此时脸色就更难看了,“怎么回事。”

    随着帘子被撩开,只听外面的刘嬷嬷道:“回老夫人,不过是一些地痞流氓在欺凌几个乞丐而已。”

    在京中能当地痞流氓的可都是有背景的,面对这种事必定无人理睬,夏桐匆匆瞥了一眼,只见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几个身形粗壮的男人正在对几个乞丐拳打脚踢,不过其中一个头戴绿花抱着双膝的女乞丐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模糊的记忆中,女主曾经救过一个格外忠心的手下,好像是描写她头戴绿色珠花的,当时她一看就知道这乞丐不是一般人,哪有乞丐还带珠花的,果然,那个乞丐人家可是江湖上一个被灭门的医术世家的遗孤,因为被人追杀,故而才流浪成了乞丐,这人可是女主开挂路上的一大利器,那出神入化的医术不知为女主挡了多少明枪暗箭。

    看着人群中的那个乞丐,夏桐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那人是不是女主的手下,不过这时马车已经开始行驶了。

    悄悄瞥了眼老太太,她跟着又不经意撩开帘子,恰好马车经过那几个乞丐身边,夏桐一眼扫过那个头戴绿花的女乞丐,对方好似也察觉了什么,顺势朝她这边看来。

    四目相对,女子清澈的双眸格外明亮,随着马车越走越远,夏桐才慢慢放下帘子,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虽然那是女主的手下,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收了这个利器,肯定能帮她不少忙,保命也就更方便了。

    等马车停在夏侯府门口时,老太太纵然脸色不好,可今日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皇后娘娘对她那四姑娘还算青眼有加,这可是个好兆头。

    下了马车,夏桐就听到老太太让人去叫她二伯父和二伯母,肯定是想商量夏凝的事情。

    等回到自己房间里,夏桐才对清儿低声道:“你可记得先前街上遇到的那几个乞丐?”

    后者一边替她换衣裳,一边不解的点点头。

    慢慢拿下头上朱钗,夏桐回头看了她眼,认真道:“你去将那个头戴绿色珠花的带回来,不要让人给发现了。”

    ☆、16.太子妃的人选

    闻言,清儿不禁面露诧异,“可是……老夫人不是说不准接济乞丐吗?”

    上次夫人还被罚了,她深怕主子再惹老夫人生气。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她是乞丐?”夏桐眉梢一挑,笑着道:“你就说那是你一个远方亲戚,你去与赵管家说一声便好,他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随便买个下人而已,那势利眼的赵管家怎会不同意,怎么说自己也是老太太跟前的红人,清儿又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对方不会不识趣的。

    见此,清儿犹豫了一会,只觉得只是自家主子心善而已,没有耽搁太久,便动身出了府。

    夏桐心里有些期待,一个好队友可是能帮她不少忙的,而且这内宅中那么多阴谋诡计,带着那个人在,等于随身携带避毒针呀。

    等了整整两个时辰都不见清儿回来,夏桐只好先行去陪老太太用晚膳,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已经想好怎么应对国公府的方法,脸色要比下午好上不少,对她也越发和气,她那几个伯母更是如此,嘘寒问暖好不关切,哪有之前对她娘落井下石的样子。

    又从老太太那收下一大堆好东西,夏桐也是心情不错的回了自己房间,以她现在的资产,以后跑路后十年内至少可以吃好喝好。

    等她回到房间里时,却见清儿身边跟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姑娘,她已经换上了府中丫鬟的衣服,纵然年轻,但却一点也不胆怯,清儿正在向院里其他人介绍新来的人,有着清儿这一层远方亲戚的关系,日后府中必定无人敢欺负她了。

    “主子您可要沐浴?”

    见她回来,清儿立马恭声迎了过来,夏桐微微点头,一边看了眼那个新来的小姑娘。

    直到人进了屋里,清儿才立马招呼其他人去打水,见身边的小姑娘还一动不动,忍不住拍了她下,“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进去谢谢主子。”

    话落,后者才立马回神,低着头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

    屋内陈设简单素净,弥漫着一股女儿家的清香,女子半倚在软榻上,精致的侧颜在烛光下似泛着莹光,芳瑜偷偷扫了一眼便不敢多看,自从家族被灭,她见多了世间冷暖,却不想还有人愿帮她。

    “奴婢贱名芳瑜,今日多谢主子相救。”她躬身行礼,从小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