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6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后了。

    “啧啧啧,四妹可真有孝心,瞧把你给晒的,婶母一定是心疼坏了吧?”夏敏摇着团扇,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笑道。

    看着对方那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夏桐只是闭上眼不想与她计较,倒是一旁她娘却还在劝说她起来,可分明她自己已经晒的不行了。

    夏桐也是头晕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趁夏敏还在那冷嘲热讽之际,她整个人忽然向一旁倒去。

    “桐儿!”柳氏唇色泛白的扶住自己女儿,急的立马看向一旁的人,“快叫大夫!”

    “奴婢这就去!”清儿也跪了许久,等站起来时还有些摇摇晃晃,等醒醒神后便立马往院外跑。

    没想到人竟然晕了,夏敏只是轻哼一声在一旁看戏。

    院外吵吵闹闹的,里面的人也很疑惑,却只见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恭声道:“老夫人,四姑娘她晕过去了。”

    话落,众人倒是神色各异,老太太眼眸一眯,最终还是挥挥手,“罢了,让她们都回去吧,找个大夫给四姑娘好好瞧瞧,别落下什么病根。”

    “是。”丫鬟闻言立马跑了出去。

    “这四弟妹也真是的,居然也狠的下心让自己女儿跟着一起跪,那么大太阳,可不会把人晒坏么?”张氏叹口气悠悠道。

    其他人倒没怎么说话,只是喊着要去看看四姑娘。

    ——

    被人搬到房里后,耳边一直是她娘的自责声,可是夏桐不能醒,直到大夫来了后,说了一番似而非懂的话,总而言之就是她中了暑气而已,多休息便无事了。

    不过之后她那几个伯母也“好心”的过来探望她,夏桐懒得应付,便干脆真的睡了过去。

    夏志安回来时当听闻此事后,立马跑去女儿房里看了看,见对方还在昏睡之中,可那小脸却是苍白的很,当下便忍不住跑到了自己母亲那里。

    老太太刚听闻了自己那孙女无事的消息,就看到自己儿子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不用想也知他是为何而来。

    “母亲,桐儿身子如此弱,您怎能让他在烈日下跪那么久呢?”夏志安一进来便迫不及待的质问道。

    他第一次语气有些冲,房里其他伺候的丫鬟也都立马退了出去,老太太神情一厉,冷哼一声,“那是她自己要跪的,我倒想问问,你跟那柳氏是怎么教的女儿,如此倔强,她眼里莫非就只有那柳氏不成!”

    屋内气氛瞬间凝结了下来,想到对方是自己母亲,夏志安也缓和下语气,但依旧一脸严肃的问道:“桐儿那是孝心使然,论规矩,她从未不如谁,今日也只是担心她娘才会如此做,可您怎真忍心让她在烈日下跪那么久?”

    自己女儿他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如今刚回京就接二连三受到伤害,夏志安不得不考虑心里的那个念头了。

    “她这是在威胁我罢了,定是那柳氏指使的,你要怪也只能怪那柳氏,竟也狠的下心让自己女儿与她同跪,如此下去,桐儿迟早被她给带歪!”老太太眯眯眼,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已满是不悦。

    “儿子知道您向来不喜欢止兰,可为了向乞丐施舍一事您便如此责罚于她,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夏志安眉头紧皱。

    闻言,老太太不知被触怒了那根神经,突然怒声道:“好啊,在你眼里就只有那个柳氏,何曾有过我们夏侯府,若不是朝中调令,你这辈子都怕不会再回京了吧!”

    四目相对,看着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母亲,夏志安微微摇头,最终还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离去。

    见他离开,外面的刘嬷嬷却欲言又止的走了进来,却只看到了碎了一地的茶盏,自家老夫人脸上浮现着极少出现的怒意。

    咳嗽几声,老太太重新抿了口热茶,眼中却难掩精光,“只要这个柳氏在,志安这对父女的心就永远不会留在夏侯府。”

    ☆、11.偶遇

    夏桐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纵然休息了一阵,可依旧感觉身体很虚弱,就连下地都觉得腿软。

    “您还是好生休息吧,夫人那边已经无事了,老夫人不仅给您送来了许多山参血燕,还给了夫人那边一份,想必是已经原谅夫人了。”清儿一边喂着她燕窝汤。

    微微张嘴,慢慢咽下东西,夏桐若有所思的靠在床头,百思不得其解。

    这老太婆关心自己还有理可依,毕竟自己能为她联姻,可这老太婆平日里叫个好脸色都不曾给她娘,更别提表面功夫了,如今怎么会出奇的送东西给她娘?

    可若说东西有古怪那也不对,老太婆好歹也是宅斗高手,怎会做出如此粗浅的谋害手段,太跌份。

    无论如何,这老太婆肯定是不安好心就对了,不知想到什么,她突然问道:“爹爹呢?”

    话落,清儿立马回道:“老爷回府后便立马来看您了,不过您那时还未醒,紧接着老爷又去了趟老夫人那。”

    说到这,清儿还左顾右盼的凑近道:“听人说,老爷出来时脸色似乎不对,也不知是不是与老夫人争执了几句。”

    闻言,夏桐皱皱眉倒未说什么,她现在只想唆使她爹赶紧分家,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想带着原主的爹娘一起逃命的,可如果对方实在是不肯跟自己走,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但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要逃命,肯定得需要路引,不然哪也去不了,用自己的肯定不行,她必须得搞一个假的身份证明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