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1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还有……就是您有没有想过分家呀?”

    “你说什么!”夏志安骤然扭头,一脸严肃。

    夏桐抿抿唇,颇为担忧的道:“您也不是没有看到,祖母不喜欢娘,平日里处处针对,娘心里必定是不好受的,而且在这府里规矩那么多,不如分家来的好,我可不想再被人弄的一脸红疹了。”

    她说着一边低下头,声音透着抹委屈,拐走爹娘跑路的第一步,肯定是从分家开始!

    闻言,夏志安只是皱着粗眉沉思起来,这不是一件小事,女儿的考虑他也有想到,只是若是分家,他身为朝中的二品大员,到时必定会惹人非议,于夏侯府也会有影响。

    沉默了片刻,他还是挥挥手,“此事爹会考虑,你莫要乱想。”

    知道不能不急于一时,夏桐只好点点头,随即离开了书房。

    回到自己房间,她又立马把一些她不喜欢的首饰全都拿了出来。

    “找机会你找个没人的时候,出府把这些全都当掉,然后给我存进钱庄里。”夏桐一边在梳妆台那里挑挑拣拣的道。

    闻言,一旁清儿也是一脸吃惊,好半天都回不过神,不明白自家主子为何要这样做。

    看着抽屉里这个老气的玉镯子,夏桐毫不犹豫将其扔进了小箱子里,声音清脆:“这些放着也也无用,我想多留点钱,自己以后也好做嫁妆。”

    开玩笑,她当然得随时准备跑路的资本了,有钱走遍万里,没钱寸步难行,如果实在是迫不得己,她也只能抛下她爹娘自己先跑路了,毕竟她该做的都做了,对方不肯跟她逃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不了以后有机会等反派被炮灰了,她再过来在他尸体上捅几刀替爹娘报仇。

    清儿闻言却是先羞红了脸,“您……您想的可真长远。”

    盖好盒子,夏桐将东西放进床底,语气忧愁,“你看祖母的样子就知道我不远了。”

    说到这,清儿自然是认真的点点头,毕竟老夫人最近的举动实在是太明显了。

    “姑娘,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门外忽然传来丫鬟的声音。

    夏桐一愣,立马理了下鬓上的朱钗,这老太太突然找自己,肯定没好事。

    等她来到正厅时,只听见里面传来阵阵欢笑声,一进门只看到那老太太坐在上首,难得露出“慈祥”的笑意,而身边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桐姐姐!”

    看到来人,扬着小酒窝的女孩立马凑了过来,拉着她手使劲的摇晃着:“这几日娘一直在让我跟师父学画,我今日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找你玩的。”

    林沁身着一袭流光溢彩的蜀锦,鬓上蝶翼金丝朱钗摇摇晃晃好不惹眼,此时那小脸上满是抱怨的神色,似乎跟她关系很好一样。

    夏桐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个塑料姐妹花居然真的来找她联络感情了。

    大厅里有不少人,就连夏敏等人也在,而看着两人关系那么好,老太太也是满意的笑了笑,和国公府交好,那自然是极好的事情。

    而张氏她们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不由暗暗瞪了眼自己女儿,这小妮子刚来京城就交到了国公府嫡女这样的贵女,偏偏自己女儿净和那些家世不显的人来往!

    “国公夫人自然是为了你好,就你爱调皮。”夏桐嗔怪似的点了下对方脑门,赫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哪有啊,我这不是想着能和桐姐姐一起去喻德坊看看吗?”林沁撇着嘴娇里娇气的蹭着她胳膊。

    看着这一幕,老太太也是笑出了声,“既是如此,桐儿你便和沁儿出去转转,看中什么自己添置便是。”

    话落,那刘嬷嬷也立马给了清儿一个盒子,也不知里面有多少钱,不过夏桐自然是不客气的接下了,难得能吸一下这老太太的血,真是不容易。

    “太好了,那我们快走吧。”林沁迫不及待的挽着她手想走。

    倒是那边的夏敏忍不住忽然出声道:“祖母,我也想出去转转。”

    说完,还忍不住看了眼林沁,她自然也想跟国公府的嫡女交好。

    只是不等老夫人说话,林沁就直接拉着夏桐走了,竟是理都没理她一下,身为国公府的嫡女,她自然有这个资本不理会闲杂人等。

    见此,夏敏顿时脸色一青,手心紧紧攥着手帕,倒是老太太也不满的瞥了她眼,人有三六九等之分,就自家孙女这心性,又有哪个贵女愿与她交好?

    出了夏侯府,夏桐也有些懵逼,没想到自己这塑料姐妹花这么拽,连个表面功夫都不肯做,这下那夏敏肯定是恨死她了。

    马车里,林沁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不自觉的轻哼一声,“在我们府中,我向来是说一不二,最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之人,你没来之前,你的这个堂姐可一直在说你坏话,这种人我最讨厌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出头的,只要我放出风去,日后必定没有人愿意与她交好。”

    马车一颠一颠的,外面充斥着小贩的吆喝声,夏桐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名媛圈看起来也不好混呐,不过能够打压那个夏敏,她还是很爽的。

    “对了,那天你走的早,你不知道那沈莘当真是好手段,本来是证据确凿的事,不知从哪又跑出来一个宫女,说看到她只是刚到的西殿,这沈莘可会狡辩了,最后竟然让她给脱了罪,不过纵然如此,她在各宫娘娘面前必定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后怕是没有哪个皇子敢娶她了。”林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