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7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的躺在那,瞪着大眼,脖间的鲜红刺目不已。

    一阵冷风吹过,众人都打了个寒颤,执剑的男子只是随手将剑收回,对马车里的人说了句什么,跟着又继续面不改色的赶着马车,似乎刚刚只是耽误了些时间而已。

    一些见惯了的臣子们也只是叹口气继续往宫里走,好在这朗国只是个小国,可皇上只听信奸人谗言,也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

    老太太脸色也不怎么好,纵然听说过这摄政王的凶名,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不顾礼法之事,真是奸人当道啊!

    其他刚到的贵女们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等听人说起时也是吓得浑身发抖,摄政王这三个字足以吓得她们腿软。

    而夏桐则后背全是冷汗,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反派教做人了,可怕的是,她觉得反派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主要是因为自己父亲做个好官没有好下场,所以他就干脆做个奸臣,报复社会!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老皇帝会这么信任反派,虽然对方是靠军功起家,从一个小兵升到了骠骑大将军再到一手遮天的摄政王,还是很有本事的,可也不至于几乎将兵权都交到了他手中,而且还对反派是言听计从,不然京中那些世家又怎么会委曲求全在一个新起之秀面前寻求出路,不过这个书中也没有记载,只描写了反派之所以变坏的原因。

    “今日之事不可多嚼舌根,明不明白?”老太太回过神,满目精光的看着她道。

    见此,夏桐立马点点头,如果被老太太知道她们夏侯府曾经还在这个摄政王身上捅了一刀,不知会如何作想。

    步行前往内宫,不时有急匆匆的宫人路过,老太太并没有带她去宴会所在的地方,而是往后宫中行走,因为夏家跟皇后沾了点亲,所以此行定是要先去拜见皇后娘娘的。

    夏桐一直恭敬的搀扶着老太太不敢多言,而对方则忽然不急不缓道:“待会见了皇后娘娘不要乱说话,若是太子殿下也在,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5.偷听

    于夏侯府而言,若是与太子结亲那是最好不过之事,故而老太太才会不留余力带她来皇宫,只是那可是男主,夏桐可不想做个跟女主争男人恶毒女配。

    皇宫很大,老太太走路慢,直至天边最后一抹余晖落下,她们才到达长乐宫。

    与往日不同,到了这,老太太立马换上了一张谦和的笑脸,对门口的宫女和气道:“麻烦姑娘通报一声,就说夏侯府老夫人求见。”

    今日来拜访皇后娘娘的人众多,可皇后娘娘谁都没见,宫女也有些迟疑,“老夫人有所不知,今日皇后娘娘凤体欠安,不见客。”

    闻言,老太太神色一变,倒是一旁的刘嬷嬷识趣的塞过去一个荷包,“麻烦姑娘了。”

    “老夫人客气了,不是奴婢不通传,实在是娘娘今日的确不见客。”宫女一时间也有些为难。

    直到这时,不远处忽然走近一个绿衣宫女,待看到老太太时,也是立马上前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道:“今日娘娘的确不便,老夫人不如先行,奴婢会与娘娘说您来过的。”

    “丽云姐。”看到绿衣宫女,之前的那个宫女也立马躬身退了下去。

    自然知道这时皇后身边的大宫女,老太太也没有多纠缠,还是和蔼一笑,“那就麻烦姑娘了。”

    “应该的。”绿衣宫女淡淡一笑。

    待几人离去时,目光才不经意落在夏桐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深思,她竟不知夏侯府还有这么位模样出众的姑娘。

    本以为没见到皇后,老太太会不高兴,可去宴会的路上对方倒并没有露出什么情绪。

    等到金华殿时,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笙歌乐舞好不热闹,夏桐的出现顿时惹来了女眷区不少人的注目,见她是跟着夏侯府的老夫人而来,可见也是夏侯府的了,只是以往她们怎么没听说过夏侯府还有位这么标志的姑娘?

    来到自己位置上坐下,老太太则与其他诰命夫人闲话家常去了,言语间必定提到了夏桐,后者只是老老实实坐在那当个花瓶任人打量。

    “这位姐姐可是夏侯府的,怎的我从未见过?”右座的一个模样可爱的姑娘忽然好奇的凑了过来。

    其他贵女们也都在若有若无的打量着这边,夏桐有些别扭,只是看着对方微微一笑:“我自幼随家父在苏州,近日才回到京城,你唤我夏桐就好。”

    话落,女孩也是讶异的眨了下眼,“原来是桐姐姐,我就说怎的从未见过,我是国公府嫡女,你唤我沁儿就行了。”

    女孩非常热情,笑起来还有一对酒窝格外可爱,而且还是国公府的嫡女,这身份可比她高多了,不过夏桐可没有被对方的热情所迷惑,不过是一些塑料姐妹花而已,利益面前随时都有可能被捅刀子。

    可面上功夫还是得做好,她只是笑着道:“沁儿妹妹这身衣裳真好看,不知在哪做的?”

    说到这衣裳首饰,没有女性会不在意,林沁立马笑吟吟的看了眼自己的衣裳,“就是城中的喻德纺,里面的裁缝手艺可好了,改日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逛逛,桐姐姐这么好看,定然穿什么衣服都漂亮。”

    三言两语两个人聊的就跟亲姐妹似的,不过夏桐却是很谦虚的笑了下,“沁儿妹妹真会说笑,对了,我听闻沈尚书府的嫡女倒是极为标志,不知今日来了没有。”

    说着她还故意左顾右盼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