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透着股懊恼,旁边的女人也只是柔声安慰道:“爹都死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你今日去上朝,摄政王可有针对你?”

    说到这,男人的声音更透着股苦闷,“哪有呀,大殿里那么多人,人家哪注意的到我,怕就怕等注意到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夏桐后背不自觉开始冒冷汗,她觉得还是带上原主的爹娘一起跑路吧。

    “砰砰砰。”

    “谁?”

    里面顿时传来一道威严的男声,夏桐立马推开房门,带上浅笑,“爹,您找我有事?”

    房间里坐着一个身着灰色华服的中年男人,他有着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此时面上更是透着股忧愁,看到是自己女儿后,眼神才略微柔和一些。

    一旁坐着的美妇人却是上前拉住她手,又警惕的看了眼外面,这才叹口气拉着她坐下,“桐儿,你可记得曾与退婚的顾家少爷?”

    纵然什么都知道了,夏桐还是故作不解的深思了下,随即微微点头。

    “唉,说出来你怕都不相信,说实话我跟你爹都不相信,但这是你爹亲眼所见,那顾家少爷,如今正是朝中一手遮天的摄政王。”柳氏说到这眼中还透着股后怕。

    实在是这当今摄政王的名声可以吓哭一个懵懂孩儿,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说奸臣都算是轻的了,无人不惧。

    闻言,夏桐还是故作惊惧的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这……”

    “我知道你怕,可终究是我们对不起他们顾家,事到如今只能看看能不能补救一番了。”说到这,柳氏语气都有些虚,说明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

    夏桐不知道反派为什么还没有来找她们家麻烦,很有可能是忘记了也不一定,书中原主是因为在一场她祖母大寿的宴会上,查出太子喝的酒里有毒,故而全府都被抄了,实际这是三皇子做的,她们家只是替罪羊而已。

    “那……爹……我们是要逃吗?”她眨着眼,小脸上透着股后怕。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荒唐!”夏志安骤然起身,皱着眉看向窗外,语气沉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父相信摄政王不是那不明是非之人,只要你跟着爹过去赔罪,相信摄政王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追究的。”

    夏桐:“……”

    爹你说这话,自己相信吗?

    那可是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呀,她们现在还过去赔罪,岂不是羊入虎口,送死嘛!

    她深呼吸一口,似乎还想着劝说什么,“爹……”

    “不用说了!”夏志安大手一挥,“这事你祖母叔伯们还不知道,也不能连累他们,如今你与我从后门出去,不要被他人发现了。”

    “你爹说的对,如果我们真的不能逃过这一劫,起码……起码不能连累你叔伯他们。”柳氏红着眼,紧紧攥着她手。

    看着非要去送死的爹娘们,夏桐都要哭了,她只想好好活着,容易吗?

    早死晚死都得死,夏桐还是妥协似的点点头,咬着银牙艰难道:“我……我跟爹一起去。”

    ☆、2.死里逃生

    刑部一共有一百零八种刑罚,得罪反派的通通被关了进去,能留下一条命出来的就只有女主,纵然如此,女主也是被打的皮开肉绽,这样才能更加突出反派的歹毒。

    可是,现在去送死的是自己,夏桐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可管不了那些叔叔伯伯,她只想找个山角落里躲起来,只是她不能不管原主的爹娘呀。

    等快到摄政王府时,马车里,夏志安还一脸肃穆的看着自家女儿道:“当初和顾家退婚是你祖父的意思,不过终究是我们的错,待会看到摄政王,你一定不要乱说话,爹会提提和他父亲的交情,希望摄政王能念在旧情上放过我们夏家一马。”

    话落,夏桐也是一脸欲言又止的没有说话,只觉得他爹真是太天真了,还提当年的交情,怕是越提她们就死的越惨,反派现在是看谁都不顺眼,他们这一去活着出来的简直希望为零。

    等马车缓缓停下时,车里的两人神色都是微微一变,夏志安也是拧着眉跟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撩开帘子就走了下去,夏桐也是深呼吸一口,准备去送死了。

    摄政王府几个大字赫然醒目,周围道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森冷的让人寒毛直竖,等她爹递了身份牌,不一会里面就走出一个笑容满面的中年男人,他应该是府中的管家,但并没有借势压人趾高气扬,看到她爹也会客气的行礼。

    “奴才见过夏大人。”

    “林管家快起。”夏志安连忙将人扶起来,他哪敢受对方的礼呀。

    “是这样的,下官有事想求见摄政王一面,不知可否劳烦通传一声?”夏志安说着顺势推过去一个钱袋。

    这管家也是不客气的收了下来,面上笑吟吟的扫过那边的夏桐一眼,女子亭亭玉立身形姝丽,他眼中也闪过一丝了然。

    没想到这夏大人倒是识趣,刚调回京就过来向他们主子投诚,也不知是不是夏侯府的意思,不过可惜,这女子虽然貌美,可他们主子可从不吃这一套。

    “主子还未回府,夏大人不如先进来等候片刻?”管家客气的道。

    闻言,夏志安顿了下,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随即还是点点头,跟着便带着夏桐一起进府。

    没有外界传言般的奢华,实际这摄政王府就是大了些,可夏桐总觉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