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

    书名: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在《嫡女为凰》里顾秦是权倾朝野、阴冷嗜血的摄政王,这个大反派还三番两次差点弄死男女主。

    当一朝穿成反派年少时因为嫌弃他穷没出息还退了娃娃亲的知府千金,夏桐的内心是崩溃的!!!

    正等她准备隐姓埋名准备躲进山角落里时,却突然被人提去算旧账。

    某人:“听说凌迟中不会死。”

    她小脸煞白:“不……不知道……”

    男人悠悠瞥了她眼,眼神暗沉:“这红玛瑙倒是极衬你的肤色。”

    夏桐:“……”

    我想要安乐死可以吗?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1.穿成小炮灰

    正午的烈阳在院内梧桐树下洒向几道斑驳阴影,鸣蝉声一道比一道响亮,几个躲荫的丫鬟正围在树下低声嬉笑着,不时望着房门发出艳羡的声音。

    “本以为四姑娘再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这次居然回府了。”小丫鬟目露亮光。

    “是呀,而且看起来四姑娘可比三姑娘标志多了。”

    “你小点声,当心三姑娘扒了你的皮!”

    此话一出,众人皆目露惧色噤若寒蝉。

    一个端着些吃食的绿衣丫鬟从旁经过,眼角一睨,树下的几人立马慌里慌张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随着房门被打开,一道烈阳直入堂前,里头的粉色床幔是放下的,绿衣丫鬟轻手轻脚将吃食放至桌上,紧接着来到床前冲着里面小声唤道:“姑娘,您可醒了?”

    清风吹动床幔,屋内依旧不见任何声响,就在丫鬟正欲再唤一声时,里面却传来一道几不可见的“嗯”声。

    “姑娘,老爷说让您即刻过去一趟。”丫鬟轻声说道。

    听着外面的声音,床榻里的人依旧睁着迷茫的大眼望着这张雕花大床,莹白的小脸上带着抹不敢置信,可脑中的记忆却无不徘徊在眼前。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夏桐绝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穿越,而且貌似还穿到了一本她看过的叫《嫡女为凰》的玛丽苏女强文里!

    当然,她可没那么好运气成为女主,她只能算的上是一个成就反派的小炮灰。

    这本玛丽苏女强文乃是一大神的成神之作,在当年也是火遍了半边天,可谓是霸占各种排行榜之首,虽然很套路,主要靠女主那的性格撑起了整本文,她从不矫情,发现自己对男主有好感后就和男主确定了关系,而且智商爆表,吊打一众女配,后面也没有什么误会,两个人就一路打怪升级特别爽。

    可其中就有个智商爆表的大反派,老皇帝昏庸无道,就由这个手段狠毒的摄政王把持朝政,别看他年纪轻轻,手段简直是惨绝人寰,和他不对付的人没有一个能活过第二天,就连身为太子的男主也不得不在他手底下虚以委蛇,整个朝野被他压的大气都不敢喘。

    虽然反派智商高,可这样才能加剧男女主的感情发展,最后还是在男女主的智慧(主角光环)下打败反派成功登基为帝,两人共创美好河山。

    不过反派也不是生来就坏,他坏的也是有理由的,而她,就是那个因为嫌弃反派年少时穷还没出息,所以就和对方退了娃娃亲的夏侯府四小姐。

    这是一段悲伤的故事,反派的爹爹是个大清官,和她爹是同窗,两人当时关系极好,就给孩子定了娃娃亲,结果反派的爹因为太正直,就被朝中一些人被弄了出去,还得了个罪名被抄家了,她爹看对方家道中落,为了撇清关系,就果断和对方把亲事给退了,可想而知反派的报社人格是怎么来的了。

    事到如今反派的身份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只有他爹见过当年的反派,不过这些年她爹一直在苏州当知府未曾回京,也是直到昨日调回京时,才发现对方居然成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可以想像上朝时她爹是什么表情。

    如果问夏桐现在有什么想法,她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肯定是“跑路”了!

    “姑娘,老爷看上去似乎找您有急事。”外面的丫鬟恭声道。

    回过神,夏桐只好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撩开床幔,冲外面的清儿道:“替我梳洗吧。”

    如今朝中反派一手遮天,他说乌鸦是白的,就没人敢说是黑的,一品大员说杀就杀,就她一个小喽啰,要是再不跑,指不定连个全尸都没有。

    “这些都是老夫人送来的,还有大夫人她们,说您若是还缺什么一定要说。”清儿笑吟吟的拿过梳妆台前的紫玉簪子别在她脑后。

    模糊铜镜中,女子肌肤胜雪,小巧的瓜子脸带着抹忧愁,娇眉轻蹙,此时也不知在想什么。

    原主一直跟着爹爹在苏州,只有过年时回偶尔回京看看祖母,不过大宅院里勾心斗角多,虽然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可其实她祖母非常不喜欢她娘,因为她娘没能给她爹生个儿子,而对原主也只是不好不坏而已,毕竟原主长的好看可以给夏侯府联姻。

    梳洗好后,夏桐就有些神不守舍的跟着清儿去了她娘的院子,不过院子里却出乎意料没有人在伺候,清儿也都识趣的退了下去,夏桐有些疑惑的走近房间,却只听见里面隐隐传来一道压低的男声。

    “我就说那孩子会有出息,都怪爹,非让我们和顾家撇清关系!”

    男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