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言情

认错情敌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认错情敌了: 第232章

    陈清风赶紧应声,“在呢,他还没睡。”
    “陈清风?你还没走啊,你在里面做什么?”
    林文君一听,陈清风还在里面就要拧门进来。
    陈清风坦坦荡荡,“你还没回来,我怎么敢走。”
    “你锁门做什么?快开门!”
    林文君推门没推开,一下急了,这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有一个喝醉的,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陈清风忘了睡觉前,为了防止林羽醒了以后乱跑,把门锁了。
    “啊,我忘了,你等等,我这就开门。”
    说着,陈清风就要起身开门,可他忘了身上还有个大挂件,把他坠得又坐了回来。
    陈清风拍拍他的手,安抚他,“我开个门,你先松手。”
    一听到要松手,林羽抱得更紧了。
    门外的林文君急得直拍门,“开个门怎么这么久!你不会是在穿衣服吧!”
    陈清风生怕林文君误会了什么,忙要拉开林羽的手去开门。
    林羽也急了,死死扣着自己的手,摇头抗拒,“不要走——”
    这嘴瘪得,又有要哭的趋势。
    陈清风赶紧将人抱紧,哄人道,“啊,好好好,抱抱抱,不哭不哭——”
    没办法,他只好重新将人托了起来,抱着林羽来给林文君开门。
    林文君开门就受到冲击,这两人衣服倒是穿得好好的在身上,可这是个什么姿势!
    陈清风这么抱着林羽做什么?!
    林羽瞪大眼睛,指了指背对着她的林羽,又指了指陈清风,“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吧!我们什么都没做!”
    陈清风赶紧解释。
    “那你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
    陈清风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要是说,是他自己上来的,你信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他一个喝醉了的人知道什么?一定是你好吧!”
    放屁,林文君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多说无益,陈清风直接给她演示。
    他走到床边,先问了问林羽,“宝贝,林文君回来了,咱先松开手好吗?”
    林羽扣得死死的,摇了摇头。
    见说不通,陈清风强行把人放到床边坐下。
    可这一次,林羽竟是连坐也不肯坐了,双月退环在陈清风月要间,不肯下来,还梨花带雨地喊着:“不要走,不可以——”
    又给人整哭了,陈清风也心疼,连忙把人抱起,哄道,“没走没走,放心,我不走。”
    全程目睹了的林文君,已经目瞪口呆,握着门把手,震惊到失语。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林羽喝醉的样子,没想到竟是这副黏人状态,这跟她家五个月大的小外甥非要人抱着才肯睡觉没什么区别了。
    “他就一直这么闹着吗?”
    林文君难以置信。
    陈清风省去细节,给她解释道:“送他回来的后,他自己困得不行,睡下了。结果睡着睡着做了个噩梦把自己吓醒了,醒了以后就一直哭,我怎么哄都哄不住,只有这样抱着他,他才不哭。”
    原来是她误会了,林文君有些惭愧,没想到喝醉后的林羽这么难搞,要是他不在,她一个人还真不好弄。
    “你辛苦了……那个,你等会儿不回去了吧?”
    “我能有什么辛苦的,就是他一直哭,也不知道怎么了。”
    折腾了这么久,陈清风是有些疲惫,但更多的还是心疼怀里的人。
    “可能就是在发酒疯吧,你先别管这么多了,赶紧把他哄睡了,你也在这睡了吧,别回去了。”
    一来是因为这么晚了,陈清风肯定很累了,哪还能让人跑来跑去的,二是因为,她担心陈清风刚离开,林羽醒了又闹,她应付不过来。
    “嗯,我也没打算走了,很晚了,你也去睡吧。他哭了这么久,应该很快就能睡了,你别操心了。”
    “好,我就在隔壁的屋里,你需要什么就喊我吧。”
    把林羽托付给陈清风,林文君也不再打扰这两小情侣,洗漱完回自己的屋睡觉了。
    等人走了,陈清风继续抱着人在房间兜圈子,试图把林羽哄睡。
    林羽也是哭累了犯困,乖乖地趴在陈清风肩上,一动不动。
    “宝贝,困了吗?”
    林羽摇头。
    可实际上林羽已经困得快要睁不开眼,但还是努力强撑着不肯睡。
    陈清风有节奏地抚拍着林羽的背,哄道:“困了就睡吧,放心,我不走,我一直陪着你,睡着了也在梦里陪着你。”
    “真的吗?”林羽的声音有些干哑。
    陈清风拿起床头柜的水,水已经凉了,可天气热,也能喝,他把水附到林羽嘴边,让他喝。
    林羽扭开头,问他,“真的不走吗?”
    陈清风也不逼他,把水放了下来,口勿了口勿林羽的滣,贴着他额头说,“嗯,不走,哪里舍得。”
    说完把林羽的头捂在自己肩上,“所以快睡觉吧。”
    “好……”
    得到了陈清风的承诺,林羽真睡了过来去,只是还是不能安心,扌娄着陈清风的脖子不放。
    陈清风也由着他搂着,待人睡着后,这才坐下来。
    虽然他也想就这么扌包着林羽睡,可他的手真的撑不住了。
    陈清风扌包着林羽,轻轻地将人放倒,同他一起倒在床上,侧身尚下去,扯过被子盖好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