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言情

认错情敌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认错情敌了: 第210章

    这话像是在对他说的一般,陈清风有些不自在地扭过了头,不再理他。
    一直到讲座结束,回到教室继续上晚自习,陈清风都平静不下来。
    他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林羽就是想要做什么。
    林羽说想他,说僖歡他,难道是要与他再续前缘吗?
    林羽真的僖歡他吗?还是只不过是贪恋他一时的温柔,清醒以后会不会又想将他撇开?
    还是临近高考因为压力过大,想找个人撩闲?
    不,林羽才不会是这样的人。林羽压力大了,烦闷了,只会回家闷头睡一大觉。
    都是,难道林羽真的还是僖歡他?
    陈清风心里暗爽,很快又将这想法从脑子里晃掉。
    什么情情爱爱都去他大爷的,他是要决胜高考之巅的人,这都不剩几天了,可不能再浪费时间纠结这些。
    陈清风抓起笔,抽出寒假布置的试卷,开始奋笔疾书。
    晚自习结束的广播响起,教室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撒歡,压抑了一学期,终于能够趁春节放松一下心情了,每个人都无比兴奋地收拾书本。
    有的人一秒都待不下去了,背着收拾好的书包,就冲出了课室。
    陈清风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人,既因为明天便是假期了而感到高兴,又想到暂时与某些同学不能再见而感到不高兴。
    陈清风慢悠悠地收拾书本,暗自期待着林羽过来找他,这样他也好问清楚他的意思。
    陈清风还在紧张着,若是林羽真要同他好,那他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要是答应吧,这期间林羽若是又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会不会又把他甩了;要是不答应吧,他也觉得违心,毕竟就算被林羽甩了,他还是很没出息地一直僖歡着对方。
    陈清风已经收拾好书本了,也不见人来,他抬头朝林羽的座位望去,那地方早就没人了,只有蔡宇杰还在打包他的零食。
    陈清风背着书包,走出门口望了望,走廊上也不见林羽的身影,最后没忍住,还是去问了蔡宇杰。
    “诶,你同桌呢?他走了?”
    蔡宇杰只顾着收拾东西,头也不抬地回答他:“走了呀,不走难道留下来吃年夜饭啊?”
    好吧,看来林羽还真如他所想的,不过是一时兴起。
    陈清风再不抱期待,转身离开了教室。
    第117章 流感
    回到教室的林羽,也不曾静下心来。
    心里乱成一团,想要重新靠近陈清风,可又害怕这一学期真被谢红芳发现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为了掩盖心里的焦虑,林羽只好沉浸在题海里,让自己冷静冷静,等他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再做打算。
    为了不让谢红芳起疑心,下了课后,林羽依旧一秒没敢耽搁,收拾好书本就跑下了楼,以免晚了一分钟,又得被她逼问。
    今晚接送的家长有些多,校门口乌泱泱的一群人。林羽在人堆里寻找那辆银白色电动车,看了半天都没找着人。
    谢红芳被挤得不耐烦,隔着老远就开始喊他名字。
    林羽寻声望去,终于见到了谢红芳的身影,林羽赶紧跑了过去。
    他动作利索地上了车,谢红芳赶紧把车开走,给后面的人让了道。
    路上,谢红芳开口问他,“放多少天假?明早还上课吗?”
    林羽说:“明早不用来了,放假到初四,初五早上回去上课。”
    “嗯,这么早回去,那到时候你别跟我们一块回去了。”
    谢红芳说的回去,指的是林羽外公外婆家里。
    林羽应了声“好”,又接着问道:“那你们初几回去?”
    “还能是初几,不就是年初二。你自己待在家里,好好复习写作业,别想搞什么小动作。”
    谢红芳警告他。
    “这都一个学期了,我还能干什么。”
    “你最好是,就剩一个学期了,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好好准备高考。你看你弟都考上重点高中了,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重点大学。我不指望你给我争气,只要你把那毛病改掉,我就放心了。”
    谢红芳又开始重复这些毫无意义的话,林羽听了不下十遍,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让他“正常”起来。
    林羽从头到尾就没听进去过,每次附和她也不过是为了赶紧结束这话题。
    谢红芳这头在念经,林羽心里想得却是等他们一家三口都回去后,自己以什么借口去找陈清风。
    若是那会儿没被陈母发现他俩的事情,林羽还能厚着脸皮,以朋友的身份登门拜访,可现在她或许都知道他们分手的事了,让不让他进家门都不一定。
    “哈啾——”
    林羽忽然鼻子一阵酸痒,打了一喷嚏。
    谢红芳听见了,也停止了唠叨,嘱咐道:“你注意点,最近挺多人感冒的,别流感了,到时候又落下进度。关键时候,别掉链子。”
    “嗯。”
    林羽揉了揉鼻子,耳道微痒,他咽了咽口水,嗓子也有些刺痛,也许是今晚哭过后在操场上吹了风,林羽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耳道越来越痒,他咽口水的次数也变得频繁,嗓子发干,疼痛也愈来愈明显。
    林羽猛灌了几大杯温水后,情况才得以缓解。
    可洗完澡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绝佳妙计。
    林羽把卧室房门锁好,将窗户全部打开,将身上的衣服月兑了个精光。他在风口处站了十来分钟,便受不住了,搓着手臂打起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