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言情

认错情敌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认错情敌了: 第161章

    教室里剩下两个人还在对峙着。
    林羽手上转着笔,陈清风手指敲击着桌面,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不理谁,谁也不说话。
    时钟滴答滴答,每一秒都在催促着两人赶紧下去集合上课了。
    这回还是陈清风先沉不住气,他踢了踢林羽的凳脚,“喂,要不要去看屎一样的球技?”
    林羽没回话,起身就要走。
    陈清风慌乱起身,一把将人拉住,“别生气了宝宝。”
    林羽还是不说话,拽了拽陈清风,“不是说要去看屎一样的球技吗,还走不走了。”
    陈清风赶紧顺杆爬了,“走走走。”
    林羽没松手,拽着人出教室,路过楼梯口,却没往下走。
    陈清风以为他气昏了头,都看不见楼梯了,开口提醒道,“诶,去哪呀?楼梯不在这吗?”
    林羽头也不回地说,“上个厕所。”
    他脚步飞快,争分夺秒,把陈清风拽到了厕所里。
    快上课了,这个点厕所几乎没人了。
    林羽拉着他进了厕所,快速看一眼,看看是否有人进来。
    发现没人,林羽拽着陈清风的胳膊,一手搭在后脖处,要把人拉下来。陈清风下意识地低下头,以为林羽要对他说些什么。
    谁料林羽双脚一掂,往陈清风滣上儭了一口。
    还没等陈清风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林羽已经松开了手。
    “对不起,让你不高兴了,是我不好。”
    林羽为早上的事,向陈清风道歉。
    “这……这是学校!你……你怎么敢的!”
    陈清风木然,捂着嘴巴,难以置信,林羽居然在学校儭他?!
    林羽坦然道,“因为我是大变态。”
    随即又拽着陈清风跑了出去,“快跑吧,要上课了,等会儿要被罚的。”
    他们刚跑到楼下,上课铃声已经响起,等他们来到操场集合时,老师已经到位。不出意外地,两人被体育老师罚了十个俯卧撑。
    陈清风回味着刚才的事,心里乐开了花,嘴角压都压不住。
    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傻笑。
    体育老师在一边看着,觉得这同学分明是在藐视他的课堂纪律。他停在陈清风面前说道,“你笑什么?觉得很好玩是吗?那就再做二十个!”
    陈清风瞬间闭上了嘴,侧头望向,已经快速做完了的林羽。
    林羽双手背在身后,垂着头直喘气,察觉到陈清风的投来的视线,林羽抿着嘴偷笑。
    陈清风想笑又不敢,生怕体育老师一怒之下,让他再来五十个了。
    按照惯例跑完了两圈,体育老师又让他们自由活动去了。
    这回几人没去打羽毛球,陈清风找到了同样在上体育课的蔡宇杰与柯乐,招呼两人一起打篮球。
    蔡宇杰本就喜欢打篮球,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但是柯乐没应下。
    “我没打过,不会,就不去了。”柯乐说。
    “不是吧?我以为你只是不会羽毛球,没想到篮球也不会啊?人家林文君都会!”陈清风与张扬同款震惊脸。
    柯乐也同样震惊,“文君这么厉害啊?!”
    蔡宇杰打趣他,“呦,八字都没一撇,就文君文君的喊上了,你也好意思。”
    林文君最近天天都来给柯乐讲题,蔡宇杰哪还能不知道柯乐的心思?不止是他知道,班上同样对林文君抱有幻想的男生也都知道,柯乐与隔壁班的学霸班花混得很熟了,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羡慕对象。
    柯乐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我就一时嘴快,你们别跟她说。”
    “那你打不打?”陈清风问。
    柯乐摆了摆手,“还是不了,不想在林文君面前丢人。”
    蔡宇杰一听,有些着急,“那我们是不是不够人?还打吗?”
    “诶,刚才我好像看到思逸跟你们一起上课来着,要不找他一起?”柯乐对陈清风说。
    “你记错了吧?二班的体育课跟我们不一样呀?”
    陈清风印象里,没和周思逸他们班一起上过体育课。
    柯乐坚信自己没看错,他甚至还和周思逸眼神对视了。他四处张望,终于在操场边上看见了正和人聊天的周思逸。
    “你们看!他在那,我去叫他。”
    陈清风一看,果真是他,他赶紧要把柯乐拽住,他可不想把情敌招过来膈应自己。
    可还不等陈清风开口拒绝,柯乐已经跑了过去。
    只见他跟周思逸说了句什么,周思逸便顺着柯乐的指向望了过来。
    随即勾出一抹笑容,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些什么,便跟着柯乐一起过来了。
    陈清风秉持着与人为善的处世之道,周思逸也没对他做过什么坏事,在没有撕破脸皮前,陈清风总会留一些颜面。再说了,两人的共同朋友都在这,他不能让场面尴尬,让朋友为难。
    所以即使心里已经臭骂了一百遍傻逼周思逸,陈清风面上还要维持着笑容与人打招呼。
    “好巧,我记得我们这节体育课没你们班的呀?”
    周思逸还是那副和蔼可亲的笑容,“科任老师有事,调课了。听说你们打篮球找不到人?”
    找不到人也没想着找你呀。
    陈清风皮笑肉不笑,“啊,对,不过你没空的话,我们已经找好了别人。”
    “有空,我也想玩,正好带我一个。”周思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