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玄幻 > 魔傀 > 第二三四章:魔王之秘

第二三四章:魔王之秘

    假如未来摆在面前,问人想不想知道,绝大多数人会回答:是。
    方笑云犹豫、确切地讲是忍了很长时间,最终没能压制住内心的好奇与渴望。
    “你看到什么?”
    这么问之前他想过很多,譬如苏小月可能中了暗招而不自知,所见只是幻觉或者魔王想让她看到的景象,此外,异世记忆关于时光的肤浅知识令方笑云产生更多猜想,如未来不确定,超光速才能超越时间等等之类的东西,当然还有精神方面,蝴蝶效应什么的。然而这一切没有什么效果,萌动的欲望一旦生成,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
    那可是未来,未来啊!
    “我看到圣人陨落,战火燎原,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还看到大地崩塌,江河倒流,风暴席卷神州,冰雪覆盖整个大陆。”
    苏小月的声音微微颤抖,精致的面孔苍白如纸,魔王面前还能掩饰的她,到此时才把内心恐惧尽情释放出来,身躯不由自主地朝方笑云靠拢。
    “我看到世界覆灭的画面,而这......起始于你的那个选择。若你拒绝它,这一切就会发生。”
    果然不是好事。
    方笑云暗暗叹口气,内心反倒平静下来。
    我的选择导致世界灭亡?好吧,若真是那样,我绝不会像电影主角那样通过抗争去拯救它,而是去验证。
    不是因为内心黑暗巴不得世界灭亡,而是因为这根本就是扯淡!
    无需讲道理,就是扯淡。
    这种话自然不能讲出来,体会着臂膀传来的温软,感受着轻微颤动所包含的莫大惊恐,方笑云拍拍苏小月紧抓自己手腕的那只手。
    道骨元胎,终究只是个小女孩儿,这种事情该由爷们儿来扛。
    “别怕,我没那么选,未来就不会是那样。嗯,阳光依然美好,春花照样灿烂,世界和平,安宁喜乐......三边人民团结一心,奋发向上,在英明神武的侯爷带领下建设美好家园......”
    “噗嗤!”
    编不下去的时候苏小月笑了,她一时忘形,如寻常女孩儿般在紧抱着的手臂上狠狠拧一把,接着把身体坐正。
    “胡说八道什么,不是你说的那样。”
    “啊?你又看到什么了?”方笑云吃了一惊,明明不信仍不禁为之惴惴,同时暗暗后悔。
    自己安慰人的能力过于出众,应该收敛些才对。
    “没有,你答应之后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我知道,世界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祥和宁静,三边......”苏小月临时换了说辞。“到你说的那样很遥远。”
    “只要皇帝老子没昏聩到相信我是杀死轩辕无忌的凶手,只要我还能做这个侯爷,最多半年时间,三边就会大变样,信不信?”提到三边,方笑云豪情万丈。
    “信你才有鬼。”
    苏小月真的变了,说话的时候竟然有了撇嘴、翻眼睛甚至做鬼脸之类的举动,而她分明意识到这点,赶紧收敛起来。
    “进入你身体的那个魔球怎样了?有何不妥之处?”
    “......没事,安稳的很。”
    方笑云暗想你这时候操心会不会太晚,脸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由苏小月的话能够听出来她依旧不知道那是怨魔所化,嗯,这样最好不过,方笑云省去很多解释。
    “回头安定下来仔细研究,实在不行找高人看看,会有办法。”
    “我也是这样想。”苏小月频频点头,“事后不管用什么办法,好过与魔王当面翻脸,它太强大了,哪怕只是投影,如今的我们也根本无力对抗。这就叫......”
    “好汉不吃眼前亏。”方校园内接一句,随即疑惑道:“话说回来,那家伙真的是魔王投影?居然那么容易死。”
    “谁说它死了?”苏小月睁大眼睛道。
    “......”
    方笑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理智与直觉都告诉他魔影已经死掉,也可能苏小月看错了,那家伙根本不是魔王。
    也对,魔王哪有那么容易死,即便死需要圣人出手才对,岂能以“自杀”的方式任由自己杀死。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望着方笑云疑惑的样子,苏小月知道他欠缺的不仅仅是修行知识,还有修行界的方方面面,趁着这个机会,决定给他补补课。
    “首先你要明白,魔族衰退,魔王降世是很困难的事情,哪怕只是投影。据我所知,自圣祖北伐摧毁聚魔塔,降临通道被彻底封死,魔王再也无法降临真身,即便只是投影、神念或者化身前来神州世界,也需要纯正的高阶魔族以鲜血与神魂献祭,才有机会在封界壁垒薄弱处寻找缝隙,再以接引之法使之前来。”
    “原因之前的那个魔物。”方笑云若有所思。
    “正是如此。”苏小月点头道:“他应该是远古人魔大战时期留下的残余,也可能是圣祖时期渗透到神州内部。单独献祭就能引动魔王投影,只可能是黑雪、命轮、影魔之一,最大可能是影魔。”
    黑雪,命轮,影魔。
    方笑云默念这几个名字,“这几种魔物很厉害?”
    “何止厉害!”苏小月幽幽叹息道:“黑雪将神通融于天象,覆盖可达千里,沾上便会灼烧灵魂;命轮更加诡异莫测,相传他甚至能侵入到任的命运轮回,到死都不知何故,至于影魔,最为人所知的就是速度与隐秘,快如闪电,堪比瞬移,能够藏身到影子里,完全不被察觉。”
    影魔的特点与之前的魔族青年相符,难怪苏小月如此猜测。
    “这三种魔物都在十大上位魔族当中,实力强悍,对人族强者威胁极大。所幸他们的数量极为稀少,圣祖北伐时,已是难得见其踪迹。”
    “也不见得有多厉害。”方笑云嘿嘿冷笑,想着之前战斗时的无奈与辛苦,又不禁咬牙切齿。
    “那是你运气好!”苏小月狠狠瞪他一眼,压低声音道:“相传圣祖就是被黑雪所伤,难以跟治且最终陨落,影魔与之齐名,你自己想想有多厉害。今天这只影魔不知在人类潜伏多少年,实力大损,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而且.....当时他显然不在状态,必定是你用了什么手段。”
    “哪有用手段,是他自己蠢罢了。”
    害怕苏小月刨根问底,方笑云敷衍过去,再把话题拉回来。
    “还说魔王,为什么说他没死。”
    “魔王当然没死,也不会死。远古道祖只能将其驱逐,圣祖北伐为的也只是隔断,你想杀死魔王?”苏小月没好气地道。
    “是投影。”方笑云再有勇气也不敢与道祖圣祖相提并论,只好默默强调一句。
    苏小月不再与之争论,解释道:“魔王不死,但不是不受任何限制,现如今的情况,魔王想来很艰难,当真来了,想走也不容易。今次因来的只是投影,召唤他来的影魔又不够强,周围既无法坛也没有阵法,甚至没有哪怕一只魔族可借用,想靠自己的力量回归本体,几乎不可能做到。”
    “你的意思是......”方笑云听出几分意思,眼睛渐渐瞪大。
    “魔王以真阳之火引动昊阳之力,唯有这种无所不在、与天地共鸣的力量,加上影魔残躯燃烧,才能帮助他穿梭虚空......别问我具体怎么做,握也不知道。”苏小月徐徐说道。
    “......”
    魔王需要自己帮忙才能离开?方笑云不知道应该得意还是后悔,懊恼之极。
    “早知道就......”
    “就怎样?”苏小月反问道:“不送他走?”
    唔?方笑云再次失语。
    魔王不灭,假如他走不掉会做什么?
    总不会是留下来帮助人族大兴,想必也不会帮助自己守护三边,建设美好家园。话说回来,假设魔王不杀人而且留下来,又当如何?
    想着这些,方笑云心情转好,悻悻然说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你说魔王穿梭虚空,穿梭虚空啊......一点迹象都没发现呢。”
    “投影无形无质,如何能够发现?嗯,也不是绝对发现不了,只是你我本事不够,若有圣人......”
    “算了别说了。”
    动不动就圣人,方笑云根本懒得去想,此时他忽然想起一事,忙问道:“魔王抢你的东西回来没有?”
    “被魔王抢走,哪有那么容易回来。”
    苏小月苦笑着示意方笑云不必为此担心。“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它,对我而言或许是好事。”
    故弄玄虚。
    方笑云心里嘀咕着,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道:“你小心点,别被魔王借物施法,弄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小月失笑道:“你把魔王想成什么了?他是人族之敌是没错,但这不影响地位格局,在其眼中,你我不过是稍具特色的蝼蚁,顶多有点好奇,哪会费心用手段?”
    想了想,她又道:“对你可能不一样,魔王放到你体内的那团事物必有用心,可能是......”
    “那东西没事。”
    方笑云将话题岔开,“他说道骨元胎是骗人的东西,何意?”
    提到这个,苏小月微微叹息道:“道骨元胎,道骨指修行,元胎天生与世界隐隐相连,如若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世界层面的大事即将发生,便能生出警兆,感应到某些迹象。这个说法,以往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如今想来,正是我能够看到那段世界毁灭的画面的原因。当时在我看到画面,魔王似乎也有感应,所以才那么问。我自不能告诉他真相,当时他已抢了我的......以他的身份,不好再次朝我出手逼迫,又不便毁诺收回给你的选择,所以他,大概是赌气才会那么讲。”
    赌气?
    方笑云愕然,内心坚决不信,暗中念了句“傻丫头太幼稚”,但在此时倒也不必说出来。
    此时忽听苏小月说道:“无所谓了,我已失去那种能力,今后想看也看不到了。”
    什么?
    方笑云大吃一惊道:“魔王抢走了你的元胎?”
    “胡说八道,那样的话我岂还能活着。”
    “你不是说元胎与世界相连,感应,警兆什么的?”
    “这个......另有因果。”苏小月的脸莫名泛红,索性凶巴巴的表情说道:“你不会懂的,总之不用管了。我已失去那种能力,但是我没事。”
    “......好吧。”
    方笑云无可奈何,纵然魔王当真抢走元胎,他也没本事遁入虚空找上门去再讨回来。思来想去,与魔王有关的部分便只剩下一件。
    “事情恐怕瞒不住,有什么好的建议?”
    “其它交给我处理,你只需要解决一个人。”苏小月早已考虑过此点,显得胸有成竹。
    “解决谁?”
    “就是他。”
    话音落时,一条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啪!的一声,手掌拍在胸前。
    “见过圣子殿下。”
    “......”
    方笑云愣愣地望着云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叫的是自己。
    升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