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活着的传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活着的传奇

    淼爷在早上的颁奖典礼上无差别杀伤了全场,连王斌和黄清清这些都已经小学毕业好多年的人听了都有点想吐血,满大厅七八百号人,估计也就只有小萝莉不需要理由地哇哇喊帅。
    强势怒刷一波存在感后,梁艳红先拿着早上的三个全国大奖,回东瓯市驻京办的指定招待所待着,林淼则待着小媳妇儿和众马仔,浩浩荡荡直奔遭雷劈过的上鲜阁去。
    到了酒店,帅波和刘凰淑已经先一步落座,见到淼爷的阵仗,两个人立马肃然起敬。
    这就是身怀二十亿资产的大人物啊!
    帅波不由万分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早早地就给淼爷跪了,而原本今天中午过来,是想跟淼爷商量帅波和天源文化解约事宜的刘凰淑,则不由自主地默默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但咽得并不完全。
    毕竟帅波一年到头走穴赚到500来万,一半都被天源文化拿走,起先由老林陪着帅波到处走动还稍微好些,因为老林总会故意多放点油水给她,虽然从目的上看,好像这油水放得并不单纯,但她刘凰淑好歹也是皇城根长大,见过世面的,所以完全不存在被老林占便宜的可能性。可谁成想林淼那么孝顺,并不给老林过度操劳的机会,于是天源文化的负责人说换就换,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变成郭凤祥之后,关于钱的问题,那就丝毫没问题了。
    刘凰淑背地里暗骂沪城男人没胸怀,就起了想让帅波自立门户的心思,这样帅波工作起来自由,她自己一年到头也能多挣个几十上百万。吃过见过是一回事,能落到手的真金白银有多少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能多吃一口,刘凰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一开始她心想着这事儿其实不难办,毕竟帅波现在已经是国内一线歌星,能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有四五首,尤其是最近一首《从头再来》,简直不要太受上面欢迎,已经被提上了今年春晚的日程,所以有这样的知名度打底,哪怕林淼再强势,她也照样不虚。
    直到林淼带着乌泱泱一群制服小哥,左清清、右王斌,还牵着小萝莉的手,排场跟前朝鞑官似的走进来,刘凰淑才突然间意识到,不管现在她手里拿着什么样的筹码,都是没资格跟林淼叫板的。硬实力差得太远,帅波离了淼爷,天晓得将来会不会“意外栽跟头”。
    “林总,上菜吗?”上鲜阁的老板亲自前来跑堂。
    淼爷第一次来他店里,他以为淼爷是个蹭葛大爷热度的小孩;淼爷第二次来的时候,他意识到淼爷是个挺厉害的神童;今天淼爷第三次来,老板恨不能抽前两次的自己一嘴巴子。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愚昧无知还傲慢!自己这双狗眼就该挖出来剁碎了!
    都说了淼爷淼爷了,淼爷当然就是爷啊!
    “上吧。”林淼淡淡点了下头。
    老板立马朝站在楼梯口的伙计喊:“快快!上菜!”
    林淼见老板这讨好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左右看了看,说道:“老板,你这店里的古董,基本都是工艺品吧?”
    “也有两件真的,不过也不贵,都是三五万就淘来的。”老板面对二十亿男知无不言。
    林淼突然问道:“你这家店值多少?”
    满桌子的人顿时全都心头一震。
    不带这样的!随便出门吃顿饭,一言不合就要买下人家一栋楼!
    这种操作简直是犯规!
    店老板脸色都变了,反问林淼道:“您觉得值多少?”
    林淼才懒得猜,直接扯蛋道:“十块。”
    “林总您真会开玩笑……”店老板面对强权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苦笑着自己报数道,“我这店连楼带地,带我这块招牌,少说三百万总是值的……”
    “高了。”林淼很淡然道,有了钱之后,仿佛身上所有的关窍都被打开,看事情的思路都通畅了许多,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而且说得非常自然,“你这边占地面积撑死两百个平方,三层楼加起来建筑面积600平方左右,按每个平方4000块来算,这间楼最多也就值个250万,你这块招牌呢,一分钱都不值,外地人不知道,本地人不稀罕,随便换块别的招牌照样做生意,不开酒店开个歌厅、舞厅一样赚钱,技术专利就更谈不上。
    要是哪天着急出手,每平方4000块也不见得能卖得掉,说不定人家买楼的人看上的根本不是你这间楼而是你这块地,那600平方的建筑面积就无所谓,也就剩个200平方的地,三分之一亩都不到,京城市区现在一亩地才多少钱啊?找地方、找产权所有方买地,一亩地算三百万,简直是天价了,你这个才三分之一,撑到吐血也就值个百来万,店里的东西你全拿走,一件都不剩,人家就只要一块地,所以这么算下来,你这家店,实际也就只值100万。”
    店老板被林淼侃得眼睛发直,愣了半天才问道:“爷,您到底想说什么?”
    林淼问道:“我给你100万,入股你的店,咱们一起开个全国连锁餐饮公司怎么样?老板,您贵姓?”幸福来得太特么突然,店老板颤抖道:“免……免朱,姓贵……”
    “朱老板。”林淼淡淡仰起头,望向其实还很年轻的小朱同志。
    朱老板立马双膝蹲下来,尽可能让自己比林淼还显得矮一点,只差屁股后面再长条尾巴出来,激动难抑问道:“淼爷,您说!”
    林淼悠悠问道:“朱老板,你听说过什么叫超饱和服务吗?”
    朱老板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林淼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先不要着急,等我过年的时候过来,我再慢慢跟你说这件事,这会是一件改变中国餐饮行业历史的大事情,以后就交给你和我同学他妈去做了,我看好你们。好了,你先下去吧。”
    “好,好……”半毛钱都还没从淼爷手里拿到的朱老板,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淼爷的走狗,赶紧屁颠颠跑了下去。就这么会儿功夫,他居然已经不把自己当这家酒店的所有者了。不能说朱老板太嫩,怪只怪人的名、树的影,淼爷的名字,现在可是能挂进那啥海里去的。
    老板一走,林淼又让服务员重新开了一桌,只留下黄清清陪着,把斌哥几个保镖全都打发去了旁边。刘凰淑半天没从淼爷一言不合就买酒店的震惊情绪中缓过来,这一顿饭,从头到尾被林淼主导着饭局的话题,聊天就只能聊淼爷想聊的,其他淼爷不喜欢的话题,只要爷一动嘴,帅波和黄清清立马把话题带偏。
    林淼一顿午饭吃得舒心惬意,直到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才跟帅波说,今后要慢慢把他培养成一个演员,而不是到处卖唱挣辛苦钱的小明星。逼格一定要有,早晚要让帅波拍一部电影就能挣三五千万的片酬,一年拍个两部,就一辈子都不用再为钱愁。往后安静下来,细细雕琢自己的灵魂,让自己变成一个对事业有信仰、对生命有感悟、对天地有话要说的高级存在。
    “要让钱来找你,而不是你去找钱。钱呢,当然要挣,但是如果张嘴就谈钱,那就俗了。想在演艺圈里吃得开,你得先让自己这个人有质感,懂不懂?”淼爷问帅波道。
    帅波很茫然地皱着眉头:“林总,您水平太高了,我一时半会儿还达不到您的境界。”
    “没事,回去慢慢想,这两个月就先别走穴了。安安心心准备春晚的演出,闲下来就看看书,找一找内心想要的东西。”林淼交代道。
    帅波问道:“林总,您要我看什么书?”
    林淼道:“看什么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看出自己的东西来。”
    “哦……”帅波若有所思。可惜直到林淼走了,他都没思出个毛线来。
    帅波和刘凰淑站在马路旁目送林淼的两辆车远去,帅波问刘凰淑道:“老刘,你有听懂林总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刘凰淑摇摇头,说道:“我就知道刚才那一个多小时,我刚想说要增加你走穴分成的事情,他就把话题扯远了,还越扯越远,扯都扯不回来。他刚才是不是叫你暂时不要去走穴了?”
    帅波点点头。
    刘凰淑又问:“他刚才是不是说让你别谈钱,说谈钱影响做人的质感?”
    帅波继续点头。
    刘凰淑道:“那看来我是听懂他的意思了,你现在懂了吗?”
    帅波陷入了沉默。
    他好像,被老板坑了……
    林淼午饭过后回羊皮胡同休息片刻,下午三点,又准时出现在了央视的演播大厅。
    还是同一个地方,还是同一群工作人员,只是颁奖者的档次又比早上稍微高了一丁点,早上可能是某部位五把手或者四把手来主持的,下午就换成了三把手,规格高了不少。还有主席台上方横幅上的字也换了,变成了1996年度全国中学生工作成果汇报总结大会。
    林淼待遇不变,依然坐在和主席台面对面的台下第一排靠中间的位置。
    梁艳红带着秘书姗姗来迟几分钟,等她落座后,没过一会儿,主持人便宣布大会开始。各种事先彩排好的仪式花四十来分钟走完后,满屋子终于熬到排排坐、分果果的环节。
    林淼先后上台三次,拿回来“1996年度全国优秀初中生”、“1996年度全国初中生十佳先进模范”、“1996年度全国初中生标兵奖”,最后一个和早上的“1996年度全国少年先锋模范”一样,是单独授予的奖项,全国独一份。用安西教练的话来说就是,林淼已经是官方认定的本年度“中国第一少先队员”和“中国第一初中生”,含金量相当生猛。
    相当于以后林淼可以拿着这两座奖杯,指着所有在78到87年这个时间段出生的人说,在1996年这一年,你们这几千万人在我面前,全都是渣渣!!
    而事实上,他从主持人手里接过“1996年度全国初中生标兵奖”的奖杯时,确实也差不多是这么说的:“我今天早上在这里拿奖的时候,跟我们国家今年表现最优秀的少先队员们说,我要把鼓励他们的话,再在下午这个时候重新说一次。但是现在一看,现在坐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跟我一样,已经上高中了。有一大半还都是高三的师兄师姐,高三的师兄师姐里头,连党员都有好几个,所以以大家的思想觉悟,有些话不用我说,你们肯定也懂。
    其实我真挺羡慕大家才上高中就能向自己的信仰靠拢,我就没办法,因为我小学只读了一年,初中也只读了一年,因为跑得太快太急,就导致我和你们相比,显得太年轻、太幼小,实在没办法肩负起那份巨大的责任,哪怕今天我拿到了这座绝无仅有的奖杯。等过两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你们很多人可以在政治面貌那一栏上能填自己是团员、预备党员和党员,但我依然只能填少先队员,我内心好惆怅啊……”
    高中不比早上那些上小学六年级或者初一的孩子。
    林淼变着花样炫,台底下抵抗起来也是山呼海啸:“咦~”
    “大家淡定,明年我还会来的,一部分跟我一样优秀,能经常在自己市里头连庄的同学,你们慢慢学会习惯就好!”淼爷八风不动。
    底下京城代表队里,去年就被林淼恶心过一次的徐朝辉愤愤地呸了一口。
    沪城代表队里,越长越漂亮的汪启明则关注角度异于常人,对身旁的人说道:“林淼好像一年都没怎么长个啊!”边上的人黑着脸回答道:“可能是某种报应吧……”
    下午的颁奖礼,在闹哄哄的气氛下结束,各家各有收获。
    林淼和部分追星的孩子合了半个小时的影,见时间不早,才在兵哥哥们的护送下挤出人群,出了央视大楼。20分钟后,林淼来到某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酒店,见到了早就恭候多时的冯大导和《甲方乙方》的全体主创人员,刘凰淑也在。
    晚上一顿庆功酒,吃得比中午热闹不少。
    直到宴会尾声的时候,林淼突然掏出支票簿,一声不吭就开始填数字发奖金,一口气发出去1200多万,看得四面八方的人全都特么倒吸冷气。
    冯大导拿了200万,其余从灯光摄影美术到几个演员,少的10万,多的像葛大爷和刘凰淑这对男女主角,林淼直接就给了100万。冯大导原本就已经喝高,拿到钱后情绪更加不受控制,喜悦的热泪滚滚而下,拉着林淼的手泪流满脸:“淼爷,什么话都不说了,今后我老冯就给你卖命了。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等哪天死在你前头,去了下面我也给您开路!”
    “不至于,不至于。”林淼摆手道,“大家都是淳朴的工作关系,新中国都成立这么多年了,封建人身依附关系要不得。清清你去买单,大家就不要送了,让寡人自己回去。”
    后头一群人根本不听,哗啦啦把林淼送到酒店门口。
    一直目送林淼的车子远去,才纷纷感慨。
    “淼爷太仗义了,居然主动给我们分钱,亏我还以小人之心度淼爷之腹……”
    有人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刘凰淑拿着手里的支票,想起自己中午的想法,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葛大爷把支票折好,放进外套的内兜里,拉好拉链,眼神复杂地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出一句:“淼爷,就是这个时代活着的传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