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小学百草枯

第八百二十一章 小学百草枯

    江洋的土鳖战友实在影响东瓯市首富的气质,林淼想都不想,就把这群货全都赶了回去,只留下黄清清陪他进了屋。
    几个月不见,进门后林淼细细打量小洛漓,几个月不见,小媳妇儿不仅个头又高了几公分,而且貌似长相也略微有所变化,貌似是进入了“尴尬期”,就是不漂亮但是也不难看。淼爷心头有点发慌,暗暗想要是莉莉长残了该如何是好,难道要换一个?妈的早知道不该这么高调的,现在完了,骑虎难下,全中国都知道他和洛漓已经是娃娃亲,贸然分手绝对要被打上负心汉的标签,果然秀恩爱是高风险操作,后人诚不我欺……
    林淼这么默默想着,小萝莉仿佛是察觉出了什么异常状况,紧紧握着林淼的手,打死不愿松开,林淼没办法,只能任由她拉着,然后一边跟秦晚秋聊一些小建钢的情况。
    产后发福的秦晚秋,身子已经养得很不错了,红光满脸地说道:“建钢……不对!芷柔还好,比她姐姐老实多了,不吵不闹的,肚子饿的时候哼两声,拉屎拉尿了哼两声,其他时候都安安静静的。以前带莉莉才叫辛苦,一天要吃五六顿,不给吃就哭,吃得多拉得也多,我一晚上要起好几次,搞得她爸都睡不好,她爸那时候夜班又多,难得有个休息天也要被她搅黄了,唉,算了,不说了……”
    一不小心说起洛漓的亲爹,秦晚秋又是轻声一叹。这两年她都没去给洛漓的爸爸上坟了,改嫁给徐毅光后,洛漓的祖父和祖母,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肯定也不舒服。说起来徐毅光还是洛漓她爸的领导,这里头滋味,也就当事人才能深刻体会。
    林淼和秦晚秋聊了没一会儿,小建钢就醒了。
    逗了会儿小姨子,撸了会儿猫,等到晚饭过后,林淼回到自己房间,找小保姆聊了聊,了解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确认小萝莉和秦晚秋过得不错,就让黄清清给小保姆一次结清了奖金。把小保姆高兴得对淼爷千恩万谢,过年前拿到五千块钱,这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小保姆和黄清清离开后,林淼先打了个电话,请冯导明天晚上出来吃个饭,冯导自然一口答应,然后又和魏军聊了两句,表示自己已经到京城了,不如明天中午吃个饭。
    魏军却说明早要出差,被公派去美国考察了,因为他那篇怒斥中国股市吸人血的文章,某些人决定让魏军去资本主义世界观察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吸人血,回来后务必要写一篇拨乱反正的文章,证明帝国主义的吸血程度远高于国内,我国已经吸得很温和、很善良、很有底线,总之就是写不出来就暂时不要干他的副院长工作,制度优越性岂容抹黑?
    “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抹黑制度了?就事论事说股市的事情,就总有人特么的上纲上线扣帽子!”魏军也是动了火气,在电话里就跟林淼抱怨起来。
    林淼淡淡道:“师兄,淡定,这种还算好的了,扣帽子好歹还有个本文前提,目前人都能看得出来是有意针对。就恶心还是有些直接断章取义的傻逼,这个老妪不是人,七个字刚说完他们就直接一通王八拳把你打死了,哪儿给你说下半句的机会?就算你说了,他们也当没听见,就指着你前半句往你身上泼脏水。咱们这回的对手,私德上还算正人君子,也没什么斗争经验,不然我们早就完蛋了,哪儿还能像现在这么悠哉?再过几天就到97年了,再咬咬牙吧,等大会开完,接下来一两年就能天下暂时太平了。”魏军一把年纪,反倒被林淼安慰了一通,又跟林淼说了几句明年夏天出国访问的事情,就挂了电话。
    办完正事后,小萝莉就偷偷摸摸溜进了林淼的房间,把房门一锁。两个人不到打码程度地腻歪一阵,悄悄话说到9点来钟,便关灯脱衣服上床,俨然老夫老妻的做派,搞得发现洛漓不在自己房间里而且林淼房间的房门紧锁的秦晚秋,站在门口无话可说。
    早上7点出头醒来,林淼拉着睡了一晚上后就看着习惯了许多的小萝莉,早早地出了门。
    王斌从车行里租了两辆红旗,一行人直奔央视大楼。
    到地方后,坐在车里等了片刻,等到梁艳红带着她的秘书出现,林淼才拉着洛漓,带着黄清清和王斌,几个人一起进了大楼。
    央视的工作人员见到淼爷又特么出现了,各个又激动又慌张。
    “拆胎机出现了……”
    “哪个频道请的他?疯了吗?”
    “来领奖的。”
    “什么奖?”
    “好像是优秀少先队员,戴着红领巾过来的。”
    “他不是初中都毕业了吗?”
    “不是还没到退队年龄嘛,才九岁……”
    “我草!怎么才九岁?!我总觉得他已经在我的人生中晃荡了好多年了!”
    林淼一进楼就引起了强势围观。
    片刻后来到颁奖礼的演播大厅,林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在正对主席台的最前排,上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坐在右侧中间位置,跟曲江省的小朋友们混坐在一起的。果然名气不能当饭吃,唯有二十个亿才是真真正正能解决阶层问题的强力工具。强力到甚至连他带了小媳妇儿、秘书和保镖进来,央视的工作人员都没阻拦一下。
    8点半过后,演播室里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
    第一排不是随便坐的地方,小萝莉跟着王斌和黄清清,和梁艳红一起坐到了曲江省代表队的位置上。等到8点50分,现场的工作人员就位,之后还是按照上回的流程,先请领导入席,然后奏队歌,各种讲话,讲话结束,便是颁奖。
    林淼先理所当然地拿了个“1996年度全国优秀少先队员”的奖,然后又是延续去年的奖项,拿下“1996年度全国十大少年先锋”,不过比较意外的是,最后的时候,还拿了个“1996年全国少年先锋模范”的大奖,是唯一奖项。
    林淼拿到这个奖的时候,梁艳红隐隐感觉自己五年后升官有望,激动得热泪盈眶。
    从大佬的手里接过奖杯和奖状后,林淼站在台上,对着镜头谦虚地用中文说道:“少年强则国强,我很高兴在我才刚刚上高中的今天,就能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同学紧跟在我的身后,努力地追赶我,努力地想要超越我。我也是由衷地希望,大家能尽快、尽早、尽最大程度地做到这一点。因为三十年后,我们就将成为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
    我希望比我厉害的同学越多越好,我希望我们之间能互相帮助、互相鼓励、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只有形成一个这样的集体,我们的国家才能一直强大下去。不要觉得今天自己只是一个少先队员,只是一个小学生,国家大事就离你们很遥远。你们要知道,我们是代表全国数百万小学生坐在这里的,我们就是民族和国家的未来。
    感谢领导们对我所取得的成绩的肯定鼓励,我会继续努力奋斗,也请所有今天到领奖的同学不要满足这点小小的成绩,等今天下午三点,我继续在这个地方参加今年的全国优秀中学生表彰大会的时候,这番话我还会再说一遍,谢谢大家。”
    林淼把话筒递回给哭笑不得的主持人。
    伴随着满场我日的喊声,演播厅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主席台上几个颁奖的大佬面面相觑,纷纷嘀咕,要不要修改一下少先队的退队规则,不然林淼接下来至少还能再拿三次奖,精神上对祖国花朵的杀伤实在有点大。
    这个早上之后,淼爷又获得一个外号。
    江湖人称“小学百草枯”,专灭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