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十修 > 第七十五章 杀手
    黑龙木枪是刚好从这棵大树旁边飞过,看得出来,刚才这个蒙面黑衣人就是在这里射完了这一箭后,就转身躲在了这棵大树之后,身法轻灵,若不是此人自己动了,独孤涅还真未必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蒙面黑衣人是往远离独孤涅的方向逃窜的,但刚跨出几步,这个蒙面黑衣人便又转了个身,却不是朝着独孤涅冲去,而是朝着太叔长乐所在的方向。
    独孤涅看到了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这个蒙面黑衣人的眼里仿佛没有独孤涅,只是死死地盯着独孤涅身后已经赤手空拳的太叔长乐。
    独孤涅连忙刹住脚步,从刚才蒙面黑衣人展示出的轻功来看,独孤涅断定这个黑衣人至少在轻功上是不如自己的。
    但对方毕竟是一个成年人,而且从对方的手段上,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个杀手,独孤涅也不确定,自己的攻击是否能制服这个成年人。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独孤涅一面追击,一面施展出了“六合伏”的棍法。运劲之时,独孤涅仿佛滑翔在铺满了各色落叶的松软土地上,而那蒙面黑衣人的也感受到了正前方,一道异常凌厉的棍劲正砸向自己。
    更准确地说,独孤涅是以战劲远远地往蒙面黑衣人朝太叔长乐疾驰的必经之路上,敲出了一棍。
    蒙面黑衣人猛然刹住,抬起弓箭一撩,抵挡住了这道棍劲,随即转过身,恶狠狠地看着独孤涅,道了一句:“看来,得先收拾你了。”
    独孤涅也停下了脚步,紧紧握着黑蟒纹木棍,刚才蒙面黑衣人抵挡“六合伏”的招式,显得是异常轻松,但此时独孤涅却心里更有底了,流露出自信的样子。
    独孤涅的用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大喊道:“长乐快去叫人,我能拖住他!小心埋伏!”
    蒙面黑衣人或许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头也不回地冲向了独孤涅。
    而太叔长乐倒也没有废话,立刻施展起了“云起龙骧”的步法往后跑去。没有黑龙木枪在背上,太叔长乐奔跑的速度似乎还快了不少。
    眨眼间,蒙面黑衣人已经冲到了独孤涅身前,双手握着弓箭的弓梢处,用弓臂拦腰横扫,弓箭上附着的气劲极其内敛,但是却比一般剑气还要锋利得多。
    独孤涅似乎是来不及反应,蒙面黑衣人那弓臂直接穿过了独孤涅的身体,将独孤涅的身体斩成了两半。
    头也没回的太叔长乐,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应该会被吓傻。
    被斩成两半的独孤涅脸上还带着微笑,然后整个身体渐渐消散。
    蒙面黑衣人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惊慌,左顾右盼地大喝道:“在哪?玩什么把戏?”
    那消散的“独孤涅”,原来只是幻影。
    无人回应,蒙面黑衣人也不迟疑,径直追向太叔长乐,同时从后背的箭筒中拔出一支箭搭上,拉开了弓。
    还未对准太叔长乐,蒙面黑衣人猛然回头,只见独孤涅已经持棍冲向了自己,看架势,应该是要自左往右扫出一棍。
    蒙面黑衣人一边后撤,一边将这一箭射向了独孤涅。
    眨眼间,利箭又穿透了“独孤涅”的眉心,却又丝毫不见停滞地继续飞出去。
    还是幻影。
    蒙面黑衣人在箭离弦后,又已经拔出了一箭,动作行云流水,一转身,往自己左方射出了一箭,利箭又穿透了另一个“独孤涅”的眉心。
    “你是三生阁的人?”蒙面黑衣人再次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放弃了追太叔长乐,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开口问道。
    独孤涅眼见蒙面黑衣人不再追太叔长乐,便也大大方方地停下了脚步,现了身形。
    独孤涅方才所用的,正是天武诀第三层的轻功——“八荒幻”。
    以变幻莫测的身法,辅以气劲,形成残影。
    虚虚实实,真真幻幻,变化多端,八荒惑乱。
    独孤涅也并不打算老老实实地告诉这个黑衣人,自己并非使用的身外化身的手段,只是轻功而已,反而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太叔长乐?”
    蒙面黑衣人淡淡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想到被三生阁的人碍了我的事,但无论如何,你也是死定了。”
    独孤涅也不打算辩驳,问道:“多少钱可以买你罢手?”
    蒙面黑衣人冷笑道:“不用多想了,他是死定了,刚才对你没下杀手,是因为没人花钱买你的命。但现在,我也只能将你解决了。”
    独孤涅阴沉着脸,道:“我只是不想杀人而已,如果我真要杀你,你以为你能接下我一招么?”
    蒙面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乳臭未干,口气倒是不小。你不就想拖延时间么?那我接你一招又如何?”
    独孤涅仿佛是被气到了一般,浑身颤抖,怒道:“你要是能接下我一招,我就放过你!”
    蒙面黑衣人怒极反笑,道:“哈哈哈哈,臭小子,你也太不自量力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放过我了?”眼珠子一转,看着独孤涅那盛怒滔天的样子,心里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黑衣人不是没想过先发制人,但自己的手段,似乎真的拿这个泥鳅一样的小孩子没办法,倒不如让他先露出破绽。
    打定主意,黑衣人也并未将独孤涅所说的话当作装腔作势,而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地应对。
    等了两三息的时间,还未见独孤涅出手,蒙面黑衣人怒道:“你还在等……”
    话没说完,只见独孤涅手中的短棍开始了疯狂的挥舞,整个人似乎是抽疯了一般,又像是在跳着什么怪异的舞蹈。
    而蒙面黑衣人的头顶上方,却出现了无数的棍形虚影,覆盖了数丈的范围,这些棍形虚影中所蕴含的气劲,异常地雄厚磅礴。
    蒙面黑衣人无法想象,这竟然是一个看上去也就八九岁的小孩子能用出的招式。
    这些棍形虚影出现之后,却并非一股脑儿砸了下去,而是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其中一道棍形虚影如风车一般舞起,像是要砸向蒙面黑衣人的脑袋。另一道棍形虚影如利剑一般,刺向了蒙面黑衣人的胸口。还有一道棍形虚影,直接砸向了蒙面黑衣人持着弓箭的左手。
    蒙面黑衣人完全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同时控制气劲以不同方式和不同的角度来做出攻击,论内力控制的细致精妙,称得上世所罕见了!
    此时此刻,蒙面黑衣人也不敢犹疑,双手握住了弓梢,将弓箭全力一撩,磅礴的气劲声势惊人地迎击上了独孤涅的三道棍劲,打算是要以力破巧。
    始料未及的是,蒙面黑衣人这一击,仿佛打在了空气上一般,而那三道棍劲,在自己的力道还未触碰到的时候,竟然就毫无声息地消失了。
    而蒙面黑衣人这一击又并非直接攻击向独孤涅,一道气劲如匹练般扫向了天空。
    “不好!”蒙面黑衣人心道,“是虚招!”
    只是这虚招也太过真实了,蒙面黑衣人料定,对面小孩儿这虚招必然消耗了不小的内力,而虚招过后,引出了自己的全力应对,自己在收招之际露出的破绽,对方必然不会放过。
    但这蒙面黑衣人能当杀手,自然也是有些水准的,发现了不对,脚下生力,飞身后撤,果然,刚才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一道棍劲砸了一个坑出来。
    不等蒙面黑衣人站定,一道棍形虚影仿佛抓到了蒙面黑衣人的落脚点,又已经砸了下来,预判地极为准确。蒙面黑衣人闪躲不及,但却在刚才后撤之时,完成了收招,已经又做好了准备接招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蒙面黑衣人留了几分气力,只是以右拳轰向了这一道棍劲。
    果然,右拳一出,这道棍劲又已消失无踪。蒙面黑衣人又感觉到左方刮起了一阵劲风,立刻抬起了弓箭拦截,正当蒙面黑衣人小心应对时,又看到头顶一道棍形虚影似乎准备要砸下来了。
    眼看这棍劲还离自己还有三尺左右的距离时,蒙面黑衣人却只觉得头顶一阵剧痛传来,那道棍劲仿佛是突然加速了一般,诡异又迅猛地砸到了自己的头上。
    蒙面黑衣人顿时感觉到一阵晕眩,心中也存了极大的困惑——明明招式还没落下来,怎么就已经挨上了?
    霎时间,蒙面黑衣人只觉得双膝一阵剧痛传来,随即双膝一软,已经跪倒在地。蒙面黑衣人本能地抓紧了弓箭,同时用双手将头部护住。
    立时,蒙面黑衣人的双肘和腕部又挨了重击,连弓箭都已经脱了手。
    再下一瞬,蒙面黑衣人全身各处都传来了剧痛和麻木感,独孤涅的棍劲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出,使的都是“六合伏”的招式。
    连出了几十棍的样子,蒙面黑衣人已经是俯卧在了地上,浑身是血,一动不动。
    而独孤涅也开始了大喘气,不是不想继续打,而是全身的战劲已经消耗殆尽了。
    独孤涅在蓄力使用第八层的持武劲的情况下,先是用了天武诀第三层的棍法“八荒破”,破掉了蒙面黑衣人的防御过后,又不遗余力地使出了第二层的棍法“六合伏”,直到用尽了所有的战劲。
    这一次,独孤涅都不确定自己是否透支了战劲,只觉得使用“八荒破”的时候,全身的疼痛时而让自己异常清醒,又时而让自己有一瞬间的麻木,但随着自己疯狂地发动攻势,这瞬间的麻木感又被更剧烈的疼痛感给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