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你就不要想起我(1v1) > 曾经(六)
    “走开,走开,不要碰我。”温暖呓语着惊醒了过来,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顿时感觉眼花缭乱,全身都痛到了骨子里,每吸一口气,肋骨痛的差点让温暖背过气去,小脸惨白,背上冒出一片的冷汗,嘴唇干裂的起皮。
    温暖试图冷静的深呼吸,双眼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眼前是医院的标配,这个房子明显是vip病房,皱着眉头努力回想起最后自己快晕厥过去的时候有人抱住了自己。
    掀开被子,自己已经换了医院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温暖从大开的衣服处往里看去,自己胸口被固定了了弹力胸带,难怪自己呼吸不过来,下意识的准备用手去解开。这个时候有人推了进来,吓得温暖赶紧虚掩了衣服,躺了回去。
    护士拿着记录本走了过来,看向床上的温暖已经醒了,开心的说着“哎呀,你醒了哎。”
    温暖看着眼前这个年级不大的小护士,试着想跟她说话,喉咙干的发不出声音,她不好意思的舔了舔起皮的嘴唇。
    “你都睡了好久了,任然刚刚离开,他留了一个电话给你,说让你有事call他。”小护士提起任然脸颊微红的低了头,从夹着的记录本后面撕下一张便利贴,递给了温暖,然后拿出体温计递给温暖量体温。
    “你的肋骨断了一根,还有几根裂开了,这几天你都要穿着这个弹力胸带,如果你感觉哪里呼吸不畅或者疼的话一定要及时跟我们说,我们会给你及时给你调整的。不然胸骨移位戳到肺部就完蛋了。”小护士刚要伸手去哪温度计,温暖一阵恐惧,对着她摇了摇头,自己伸到腋窝拿出体温计递给了护士。
    “你刚来的时候我们都吓一跳,那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到处都是伤。”小护士惋惜道,从柜子里拿出热水壶给温暖倒了一杯开水递给了她。。
    “任然是?”温暖感谢的接过开水问。
    “你居然不认识任然!这个世界还有不认识任然的!”小护士不敢相信的看着温暖。
    温暖歪着头在脑子里搜索自己的所见所闻,但是并没有任然这号人物。
    “任然阿!就是中国唯一一个17岁就进入全国电子竞技top榜前十的选手,他可红了,光是微博的粉丝就有几千万。前天看他抱着你紧张的样子我都以为你是他女朋友!”小护士花痴的说着。
    温暖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认识也不知道他。
    “那个,你的手机能不能给我用下,我的包丢了似乎,我想打个电话。”
    “那你等会,我早班下了就去拿来给你,我们上班不随身带着的。”小护士记录好温暖的体温,然后跟她说了注意事项,不要做剧烈运动,建议大部分时间躺着,不然刚接好的肋骨可能会移位。
    “好的,谢谢你!”温暖赤着脚踩在地上,一阵寒冷,然后哆嗦着穿上拖鞋,扶着病床的栏杆站起来。一阵胸闷的窒息感,她想上厕所,没办法必须要熬着。
    温暖扶着墙边的栏杆,本想直起身子过去,还没伸直就胸口就痛的温暖龇牙咧嘴,吞了吞口中的口水,压着喉咙里弥漫着血腥味。弯下腰到舒服的位置,慢慢的挪着脚向厕所走过去。
    关上厕所门,脱下自己的裤子坐在马桶上,如雪的大腿根部还残留着青紫的手掌印,腰线上全是乌紫的掐痕,温暖看了看天花板,颤抖着站起来穿上裤子向洗手台走去,她想看看自己狼狈成什么样。温暖双手撑着洗手台,射灯照在脸上,两颊红肿的一塌糊涂,额头上被包上了纱布。
    温暖缓缓脱掉自己的病号服丢在地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胸前绑着医疗胸带,双乳露出来的部分红的紫的混在一起,手臂上也是青紫,肚子跟背部更是惨不忍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试图笑了笑,喉咙里的血腥味浓重的让温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任然刚拿着粥跟水果来到了病房,打开门就听到厕所里传来不真切的哭的的声音,他看向病床,没有人,着急的冲向了厕所,打门就看到温暖裸着上身,把头低低的埋在膝盖中,那么小小的一团,紧紧的贴着墙壁,缩在洗手台的角落里哭的撕心裂肺。
    任然赶紧抱起温暖把她放到床上,温暖一接触到床,就伸手把被子遮的严严实实的,整个人躲在被子哭个不停。
    “你在干嘛阿,你在这样感冒发烧会引起伤口发炎的。”任然心疼的拍了拍鼓起的被窝。
    温暖没听到任然说话,只感觉自己渐渐的呼吸不上来,所有气血倒流回了脸上,整个脸涨红,她试着努力呼吸,只有一点点微弱的气息,渐渐的被窝停止了抖动。
    任然听不到温暖的哭泣声时,发现不对劲,掀开被窝,就看到原本脸色惨白的脸上紫的一片,窒息的前兆。任然赶紧摁下紧急铃,接着冲进来一大堆医生跟护士。
    “麻烦您在门口等。”护士长推开任然,拉开了帘子。
    任然着急的在门口来回走着,没到10分钟医生陆陆续续的出来,任然赶紧跑上去问。
    “病人情绪太激动了,下次如果没有人在,处理不及时,很有可以导致窒息死亡的。你们做家属的要劝下他们保持下情绪,现在用了氧气辅助呼吸了。”医生严肃的说道。
    任然点了点头,向医生道了谢,推着门走了进去。
    温暖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氧气面罩大大的罩着小脸。任然在她边上坐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连她叫什么,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任然,谢谢你。”温暖突然说道。
    任然看了眼温暖,没有说话。大手伸进温暖的被子抓住了她的手给她鼓励。
    “我叫温暖,能不能求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他。”温暖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任然拿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帮她拿着放在耳边,铃声响了很久,没人接听。温暖闭上了眼睛,让他在拨一遍,任然耐心的再次拨了出去。
    “喂,哪位?”是叶深低沉的声音。
    温暖哽咽了“叶深,是我,对不起,我好像不能陪一起去读大学了。”
    那边很久没人说话,就听到了熟悉的呼吸声。
    “温暖,你玩弄我的感情有意思么,好玩么?既然你都跟人家出去约会了,你还在跟我在这里装什么可怜。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男的满足不了你,你就来找我了?”叶深冷笑着啧的一声,感觉像在唾弃一个垃圾。
    贴着耳边的手机传来冰冷的嘟嘟嘟的忙音。
    任然看着温暖的脸抽搐了一下,睁着无神的双眼开始不对焦的流着泪。
    床上的人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拿掉自己的氧气面罩,就要往床下走去。
    “哎哎哎,你干嘛。你都这样了你还要去哪?”任然拦住温暖。
    温暖哭的梨花带雨的看着眼前刚认识几天的男孩子,双手抓住他的手臂,好像他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他好像误解了什么。我求求你,能不能帮帮我。”
    任然皱着眉看着温暖“你伤成这样,你怎么出去阿。我怕你还没见到他你就没命了。”
    “可是我现在只有他了。我求求你了任然,或者,你帮我喊个车,我自己去,我现在没有钱,但是等我找到我的包,我就把钱还给你,好不好,好不好。”温暖用力的擦掉自己的眼泪,也不管脸上的的伤痛不痛。
    “好了好了,我陪你去我陪你去,你答应我别激动,我抱着你去你会舒服一点。”
    任然帮温暖扣收拾好衣服,拧了毛巾给她擦掉了鼻涕眼泪。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安排好车辆在私人电梯楼下,自己带好口罩墨镜,双手拦腰抱起温暖大步的走了出去。
    “哎,哎,哎你要带病人去哪里。”护士长追了过来,任然手长脚长的走到了vip电梯,也没管护士长的叫喊就按了关门。
    温暖趴在任然的身上给司机指路,到了地点之后,温暖执意要自己一个人下车,任然把她放在叶深家门口,然后坐回车上关上了门。
    拿着任然的手机给叶深拨了一个电话,第一个没接,温暖安静的再次拨了出去,还是没接。虽然是夏天,这个小城夏天的夜晚依旧还是有点冷嗖嗖的,温暖穿着病号服执拗的拿着手机一个个的拨着,直到任然的手机电量从98%到了自动关机。
    房间里的叶深躺在床上,自己的手机亮了又暗亮了又暗,黑漆漆的房间里手机光把叶深的脸照的忽明忽暗,却始终看不清表情。
    分配高考班级的第一天,叶深跟温暖温婉是同一个考场,本想在考前跟温暖说让她别紧张,就算她考的不好,他也愿意陪她去其他大学的。站在考场门口等来等去没等到温暖,叶深兴致缺缺的进入了考场备考。
    空着卷子什么都都没写的叶深一直在等温暖,直到监考官宣布考试只剩下15分钟的时候,温暖还没来,叶深严肃的脸上阴郁一片,这才拿起笔开始填写起试卷。
    考完当天的科目,温婉过来找叶深对答案,就看到叶深的脸色比以往还要冷。她走过去问:“这次考的不好么?”
    “温暖去哪里了?”叶深没理会温婉。
    温婉愣了一下,感觉心里不是滋味,以往她在别人的眼前都是焦点一般的存在,现在每天跟自己在一起的叶深张口就是问温暖。
    “我也不清楚她去哪里了,我听我妈说昨晚她去跟王x的儿子出去参加酒宴了,本来我们两家都打算联姻的,趁这机会让他们两培养下感情。”
    “她考不考大学都无所谓的,反正他们家会养着她的,今天早上起来吃早餐我也没见到她,估计是在他们家休息了把。”温婉随即又补充道。
    叶深突然站了起来,椅子在地面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吓得温婉也跟着叶深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说完叶深就走了出去。
    回到家的叶深直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甩的巨响,吓得叶家各各面面相觑。
    倒在了床上,郁闷烦躁的翻来覆去,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潜意识里对温暖俨然已经动了真感情,甚至一度想过自己真的想跟她一起上大学,入社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顿时觉的自己他妈的搞笑。
    叶深想完之后神经质的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人家当他按摩棒而已,哈哈哈真他妈的搞笑。
    第二天第三天,叶深跟往常一般参加了考试,除了第一场交了空白卷,后面的考试叶深认真的回答了题目。最后一场考完,温婉跟在叶深后面回家。
    “叶深你准备考什么大学?”
    “xx大学。”这跟当时和温暖说的大学不一样,叶深想,离这里远些,最起码不用看到她。
    温婉不懂叶深的心思,暗暗的记在了心里,她想不就是男人么,抢过来再说,何况叶深的条件样样都好。满意的带着自己的小心思回到了温家。
    温家还是一片的安宁,温国安回到家,把温婉和黎乔开心的,一家人乐乐呵呵的出去吃了一顿晚饭。温国安说发小帮他说了几句话,后来又查到是对方资料库校对方面出了差错,就放了他出来了。
    在问温暖去哪里了,黎乔说了事情的经过,温国安觉得自己发小教育出来的儿子应该靠谱,在想着这样卖女儿总有点不舒服,等温暖回来好好作为父亲对她补偿下。
    任然看了下手表已经凌晨了,他下车抱起了还在灯光下站着的温暖,四周安安静静的。温暖的长发遮住小脸,任然却知道到她又哭了,手中拿着的手机早就已经自动关机了。温暖把手机拿着紧紧的,乖乖的被抱到了车上。
    两人回到医院谁都没说话,温暖缩在床上感觉全身好痛,即使身体已经累极了,但眼睛依旧大大的看着窗外,怎么都睡不着。
    一旁的任然躺在陪护床上,这几天忙着参加比赛的事情,加上中途碰到了温暖这个事情,已经累的睡着了,还没形象的打起了呼噜。
    ps:不好意思  剧情有点长  这几天的几张都保持在3500-4000+
    不知道你们看的开心么
    我觉得都是必要的一些交代
    我把开头的书籍简介删了  因为我发现我写的人设有点崩塌了
    但是大致方向不会变的    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