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N②qq.Com难抑(出轨H) >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天的开始还可以这么美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天的开始还可以这么美

    徐茵茵和周泽恋爱的事儿已经被她爸妈知道了,具体过程她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尴尬得脚趾蜷缩。
    那天周泽和往常一样送她回家,在她家门口他把她压在墙上无赖讨要晚安吻,这段时间都是如此,也从没出现过什么意外。
    结果,在他们刚亲上的时候,她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徐爸拿着垃圾走出来,和墙边的一对年轻人大眼瞪小眼。
    空气顿时凝固了。
    徐爸脑子转的快,眼神快速移开,掩饰的咳嗽了两声,装作啥都没看见,下楼丢垃圾去。
    徐茵茵又羞又恼,用拳头锤他的胸膛,埋怨说道:“啊啊啊啊啊啊都怪你!非要亲!现在被我爸看到了,你说怎么办?好尴尬啊……”
    周泽倒一点也不觉羞,他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笑说:“我们又不是早恋,你怕什么?还是说你不想让你爸妈知道我们谈恋爱?”
    徐茵茵双手环住他的腰,窝进他怀里,知道他不是真的介意,但还是想跟他解释。
    她摇摇头,认真道:“不是,我是想等我们感情再稳定一些再跟他们说,没有不想让他们知道。”
    周泽顺了顺她的长发,温柔地在她光洁额头上烙下一吻。
    当天晚上,还没等她爸妈屈打成招,徐茵茵就自己坦白从宽了。
    老两口倒是难得的没说啥,反正是支持她的态度,让她好好谈恋爱,不要有心理负担。
    徐妈一脸嘚瑟劲,感慨当初她决定买星星回来是对的,没想到还给附送了一段姻缘。徐茵茵忍俊不禁,说:“是是是,你是媒人,功劳最大。”
    于是他们俩就开始了光明正大的恋爱,她每天不厌其烦往周泽家跑,直到深夜才回来,徐妈朝她眨眨眼说其实不回来也是可以的,她窘。
    两个人在一起总是黏糊糊的。他做饭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看着,时不时傻乐,觉得会做饭的男人怎么这么帅。她洗碗的时候,他就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上,像只黏人的大金毛。
    他们会一起看电视聊些琐事,虽然总是没聊几句嘴巴又贴一块儿去了,像两块互相吸引的磁铁,只要靠近在一定范围以内,最终都会粘在一起。
    有时候他忙工作,她就在旁边做别的事,默默陪着他,这样也别有一番温情。其实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们的心就会很安定很满足。
    周五晚上,徐茵茵照常跑到周泽家来,晚饭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靠在他怀里,后知后觉想到一件事,抬头问他:“诶?为什么你会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穿的是什么衣服?你不会对我一见钟情吧?”
    周泽轻笑,揽着她的手轻轻挠了挠她的下巴,揶揄道:“因为当时某个人一直色眯眯地看着我家狗,被我注意到了。”
    徐茵茵一下坐起来,抬起小脸,理不直气不壮地反驳:“我哪里色眯眯了?!”
    周泽将她抱起放在腿上,让她转过来面对他,他双手掐她的粉颊,逗她:“还不承认,你当时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还让我给你摸小白,忘了吗?说实话,你是不是惦记我家狗才跟我在一起的?”
    徐茵茵哈哈笑,捧着他的脸说:“没有,虽然我喜欢小白,但我更喜欢你。”
    周泽满意的点头,继续逗她:“那我和小白同时掉进水里,你救谁?”
    看着他一本正经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她竟觉可爱,趴在他肩头笑个不停,“你好幼稚噢……”
    他握着她的肩头,将她拉开一点距离,硬是要她回答,“快说,不然我就亲你了。”
    徐茵茵揪出他的逻辑漏洞,机灵道:“我谁都不救,你们俩都会游泳,我一个旱鸭子下去不是找死吗?”
    她的答案令他无比开怀,他眉宇舒畅,笑声朗润,重重地在她脸上啵了一口,喜爱姿态尽显。
    两人闹着闹着又吻在一起,周泽紧扣她的后脑勺,含住她的樱唇,轻舔慢舐,耐心地勾勒她的唇线。她用唇去抿含他的舌,湿滑的舌头顺势探进她的口腔,四处搅动她的蜜津,润润的好舒服。她伸出半截粉舌,跟着他的节奏乖乖缠着,彼此羁绊,融为一体。
    他们的鼻息交缠着,温柔的吻渐渐变得火热,他吻得很深,推勾着她的舌头,霸道地攫取她的呼吸。两个人越吻越用力,热烈的吸吮着、啃咬着对方的唇,像要把彼此吞入腹中,唇舌摩擦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听得一清二楚。
    徐茵茵感觉到下面有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她,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勃起了。
    她忽然起了顽劣之心,用小手捏了捏那鼓鼓的一团。
    周泽不禁闷哼一声,捉住她不乖的小手,放在嘴边轻咬了一下,以示惩罚。
    她趴在他肩头,咯咯咯的笑起来,没有丝毫做了坏事的愧疚。
    这段时间,他也不是第一次起反应,可每次无论多难受他都忍着,想等她卸下心防后再要。可方才她的一个小小的举动,便轻而易举点燃了他的欲火,并且愈烧愈旺。
    这次他不想忍了,她挑起的火,她必须给他灭了。
    他擒住她的细腕,强硬将她带到他蓄势待发的欲望之上,他挺胯,肿胀撞向她的掌心,她杏眼瞪大,下意识把手缩回,却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
    他凑近她的耳边,用染上情欲的声音低哑道:“你害我这么难受……你要负责……”
    他的声音深沉磁性,耳畔还有他呼出的热气,像在魅惑她。
    她身体不由激灵了一下,心跳如鼓声擂动,小脸倏地涨起一层红晕。
    她无辜的望着他,呢喃软语:“那你想怎么样……”
    他眼神炙热直白,说出的话也让人脸红心跳:“想要你……”
    徐茵茵浑身酥软,对他这个样子毫无抵抗力,她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落下一吻,默许他的求欢。
    周泽登时倾身封住她的唇,宽厚的手掌从衣摆探入,准确的覆上她的一团高耸,有规律地揉捏。
    他眼神牢牢地锁住她,一下一下地啄吻她的唇,手下力度逐渐增大。随着他的动作,她时不时溢出一声轻哼,似舒服又似难受。
    他揉了一会儿,不满足隔着衣物的手感。他停下密吻,手抓起她的衣摆,往上一掀,女人玲珑曼妙的身姿尽收眼底,他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徐茵茵第一次在他面前裸体,还是在客厅,心里别扭得紧,身子不由颤缩着。
    周泽安抚地亲了她一口,双手绕到她背后,轻松解开了扣子,文胸松松垮垮的挂在胸前,深邃乳沟隐约可见,他用手指挑起两根细带,轻轻地从她纤臂上扯落。
    两只白嫩丰腴的浑圆正微微晃动着,他喉头微滚,目不转睛,看得痴迷,喃喃:“好漂亮……”
    徐茵茵听不得他说这种话,害羞得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了。
    周泽轻笑一声,温柔地把她的手拿下来,深情吻她掌心,像盖上他的印章,她的心也随之颤了颤。
    为了减少她的羞耻感,他抓着自己的衣领用力往上拽起,露出精壮的身材,而后将衣服随意丢到一边。
    她视线往下移,盯着他腰腹处的肌肉线条,色女本质上线,她玉指抚上他的结实,轻轻一摁,唔,好硬。
    周泽看得头脑发热,两手从她腋下穿过,覆在她的削背上,往自己身上按压,他的坚硬与她的柔软顿时紧紧贴合。两具赤裸身躯不禁拥着摩擦起来,接触到的皮肤都变得燥热。
    他将她稍微拉开一些,手掌继续在她身上各处游走,他爱惨了这种滑腻的触感,心想原来竟真的有凝脂之肤。
    他的手最终停在她饱满的乳球上。
    他先是用两根手指捻住顶端那颗红尖尖,轻柔地搓挲、扭扯,没一会儿它就变硬,直直挺立起来。
    徐茵茵手掌撑在他肩膀上,被他弄得难受,哼哼媚叫:“嗯……别弄那里……”
    可她嘴上说着别弄,手却乖乖地不动,当真是口是心非。
    周泽看她隐忍的样子,轻佻发问:“那要弄哪里?”他两只大掌分别包住两颗圆乳,肆意的揉弄挤压,柔软弹性的乳肉被他捏成各种形状,“是弄这吗?嗯?”
    徐茵茵没想到在性事上的周泽是这样的,荤话张口就来,与平时儒雅的模样大相庭径,可这样的他却令她觉得性感又撩人。
    她的身子被他揉得不停晃动,眼神迷离,娇喘不绝,像个清纯的女妖精。
    他再也克制不住,张嘴将眼前那颗诱人的樱桃衔入口中,她娇呼一声,手紧紧揪住他的头发,他时而吸吮时而舔逗,抬眼观察她的反应。
    她轻咬着唇,垂眼注视着他吃她奶的过程,偶尔从喉头发出一声难耐的吟哦,体内深处涌出一股暖流。
    他嘬完一边又换另一边,两只乳头都被舔得湿淋淋,泛着水光。
    周泽又仰头堵上她微张的小嘴,辗转厮磨,双手也没闲着,自如地将他们下身的布料褪尽。
    两个人的生殖器早已反应激烈,男人的狰狞巨龙从束缚中解放出来,耀武扬威打在她的小腹上,而她春水潺潺,从蜜洞漫出,浸湿了繁密卷曲的阴毛。
    画面淫乱放荡,给他们带来强烈的视觉刺激。
    他覆上她的手背,让她握住自己的性器,他的尺寸骇人,她的纤纤小手根本包不住,一想到一会儿这根硕大硬物要进入自己的身体,她下面的小嘴不由分泌出更多汁液。
    他引导着她,上下撸动阴茎,感受到她的主动之后,他便放开她的手让她自由发挥。
    她像捏住了他的命脉,怎么处置全由她来决定,她一边富有技巧地提拉阴茎,一边玩弄着他的睾丸,他被她弄得七荤八素,呼吸越来越粗。
    他揉了几下她的阴户,拨开密林找到她的入口,将修长手指送进她的幽深花径,一边转动一边深入,里面又湿又热,手指被软肉包裹。
    小穴被灵活的手指戳得麻痒不已,她“嗯啊~”媚叫了一声,不安分的扭动起来,手中动作停了下来。
    周泽将手指尽根推入,用指腹刮擦着四周穴壁,感受着穴肉的颤抖,他开始在穴里抽抽插插,肆意搅动着一池春水。
    她身子软塌塌的靠在他身上,承受着他的侵犯,他另一只手覆上她虚虚握着阴茎的手,带着她重新动作,低哑道:“茵茵,别停……”
    两个人互相用手取悦对方,她套弄着他的阴茎,他抽戳着她的阴道,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嘤咛交织在一起,一室暧昧旖旎。
    在即将迸发之前,周泽吻住她不停轻哼的小嘴,将她的酥媚娇音吞入口中,变成含糊的唔唔声。
    他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个人的手也加快速度,撸得越来越快,插得越来越快,吻得越来越深入……
    是徐茵茵先败下阵来,已到达临界值的快感在周泽的一次深入探索中,彻底爆发出来。她体内冒出大量淫水,浇在他的大腿上,她伏在他的肩头,全身绷得紧直,手掌本能地收紧,男人的欲根被捏的又疼又爽,刺激万分,他咬牙嘶气一声,粘稠的精液瞬间从马眼喷薄而出,全射在她的雪丘之上,顺着身体往下流……
    没想到他们的第一次,竟然会这么和谐快活,况且这还不是真正的插入。
    两个人抱着平复喘息,周泽倾身拿过纸巾,将他们身上沾满的对方的爱液擦干净。
    他细心地帮她擦拭额头和鼻尖上的汗珠,两个人四目相对,眼里对彼此的浓浓爱意一览无遗。
    他手掌摩挲着她的脸颊,宠惜地亲了亲她的唇,心软的要命。
    明明刚刚才释放过一次,可体内却好像更空虚了,徐茵茵难耐地扭动臀部,多一会都等不了了,她凑近他耳朵诱惑细语:“还,想,要……”
    周泽感觉自己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全身血液往脑袋上涌,胯下欲望又快速充血肿胀,昂扬勃发。
    他重重地在她粉颊上嘬一口,就着这个姿势将她抱起往卧室走去。
    他把她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打开昏暗的床头灯,他膝盖跪在她身体两旁,细细地打量身下女人姣好的酮体。
    他口中干涩,不禁抿了一下嘴唇,而后俯身,在她的脸蛋、细颈、锁骨、酥胸、腰腹、甚至是她的娇嫩花瓣都烙下细细密密的吻,全身每一处都被他的唇盖上了印记。
    她的身子在他绵密的亲吻下微微发颤,不仅是因为她身体敏感,更是因为她能强烈感受到身上男人对她的珍视和喜爱。
    周泽精赤的身子压上来,一只手撑在她的头旁边,倾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盒子拆封,抽出一片小包装。
    徐茵茵侧头看他的动作,发现了他的心思,心里窃笑,明知故问:“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干这事儿了?”
    本以为他会不好意思,谁知他面不改色的大方承认:“嗯,想很久了。”
    没想到他答得这么干脆,反倒变成她羞赧了,可心里又像浸了蜜一样甜。
    他撕开包装,将东西叁下两下戴上,重新压住她,将她的双腿用腿移开,身下的粗硕硬物直接抵住她嫩穴。
    她从穴口的触感都依稀能感受到他那物的狰狞巨大,她有些紧张,手撑着他的胸膛。
    他随意在花唇处戳弄几下,似有似无的往里试探,小嘴好几次翕张着要将他吞入,他却又无情撤离。
    徐茵茵难受得哼哼唧唧,觉得他就是故意的,用力掐他的胳膊,撒娇道:“快点进来……”
    话未说完,他突然发力,龟头顶开她的花唇,从细缝缓缓挤入,尽管里面已经很湿了,可他刚挤进一个头就卡住了。
    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他蹙眉极力忍耐着快要爆炸的欲望,肉根忍得胀痛,可他怕强行来会弄疼她。她朱唇微启,连连吸气,想要立刻被他填满的心情强烈无比,她娇媚出声:“没关系呃…你用力点,我不怕疼……”
    他俯身亲她一口,点点头,紫红色的肉棒退出腿间些许,又沉沉推入,硬物坚定地破开层层阻碍,碾平穴壁的无数皱褶,直戳花心后还要再深入一些,又长又粗的肉棒就这样被她的花穴尽数吞没。
    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融为一体了,没有丝毫缝隙的。
    徐茵茵忍不住发出难忍的低吟,指甲陷进他的肉里。嗯……实在是太胀了……小穴被他撑得满满的,感觉快要被撑爆了。
    她小脸皱着,抱怨道:“呜呜呜你太大了……”
    他顿时哭笑不得,亲亲她的眼睛,安抚她:“不怕,一会儿动一下就好了,乖……”
    他安静埋在她体内,等她适应了片刻,他开始慢慢的在她身上律动,阴茎退出半截又缓缓送进去,四周的软肉密密包裹住他,好热……
    他一边动作一边喘着粗气哑声道:“茵茵,你里面好温暖……”
    徐茵茵轻咬着唇,被他顶的一颤一颤的,忽的听到他纯情的荤话,她羞涩得撇过头去,穴内湿意渐重,棒身被她的汁水打湿,他在她体内出入越来越顺畅。
    看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尺寸,他浅浅的戳弄几下后,退出小穴,只剩龟头在里边。
    她正被入的很舒服,他猝不及防的撤离让她的空虚感爆棚,她不解地望着他,抬起臀部示意他插进来。
    他蓦然重重地长驱直入,肉棒齐根捅入,直达她的最深处,空虚被他完全填满,她发出舒服的喟叹。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身下九浅一深的有节奏的入她,他含糊问她:“喜欢这样吗?”
    她勾住他的脖子,唇舌与他纠缠,说出话都被他吃掉:“唔……喜欢……”
    他们实在是太契合,像是一对配对的锁匙,只有他这把钥匙才能打开她的锁。
    他抓起旁边的枕头,垫在她的腰下,这样让他可以入得更深,让他们的结合更加彻底。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她头顶上,十指紧扣,身躯不停向前耸动,肉棒一次比一次更重地贯穿她。
    她小脸潮红,眼神迷离,娇躯随着他激烈的动作不停晃动,嘴里吐出细碎的呻吟。
    周泽胸腔里的饱胀爱意快要漫出来,仿佛只有对她说千句万句我爱你才能宣泄,可是她不让他说爱,她说这叁个字的意义重大,不能随便说出口。
    他垂头含住她可爱的耳垂,轻柔舔舐,低沉好听的嗓音响起,似乎蕴含了万般情意:“好喜欢你……”
    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上面有多温柔,下面就有多凶狠。
    她看着在她身上勇猛驰骋的男人,突然有种成就感,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都如此沉着温和的他,只有在她面前才会失控,只有她才能看到他为她疯狂的模样。
    她双手攀上他的肩头,亲他英俊的眉眼,挺腰迎合他撞击的节奏,与他共起伏同荡漾。
    周泽加快插捣的速度,每一次的撞击都那么确凿,直直往花心撞去,被他撞出来的快感汹涌澎湃,她指甲掐着他的紧绷的手臂肌肉,娇喘连连。
    他不停快进快出,龟头大力的挺进她的娇嫩花房,那块敏感的软肉被顶的酥麻酸软。她是在尖叫中迎来了她的快感如潮,她哆嗦着收缩甬道,大量春水倾泻而出,冲击着她正在颤抖的小穴。
    周泽被她的小穴缠得无法动弹,等她的一波波情潮过去后,他接连挺动几十下,闷吼一声,精关失守,他俯身深深吻她,身下一阵一阵的激射精液,隔着那层乳胶她都能感受到他的滚烫汹涌……
    情欲散去,他们赤裸在床上面对面躺着,徐茵茵枕着他的手臂,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画,他把玩着她的秀发。
    她抬头在他的下巴处快速吻了一下,又低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他嘴角微翘,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垂头封住她的唇。
    唇齿相依,肌肤相贴,两心相印,气氛一触即燃。
    他抱着她坐在床上,又酣畅淋漓地做了一次。
    在快要攀上顶峰之前,周泽粗粗喘息着,声音里斥满情欲:“茵茵,叫我名字,叫我……”
    她听话的断断续续地唤着周泽,声音娇媚无比,听在他耳里是强烈的催情剂。
    他挺腰疯狂地往上顶她,每次都要顶到最深,霸道地填满她、侵占她。
    她被他顶的颠簸不停,出口的呻吟都是破碎的,她的小穴被撑得满满的,心也被撑得满满的,全都是他的形状。
    他们在对方身上体会到了灵肉合一的销魂蚀骨的灭顶快感,那是一种抵死缠绵的快乐,只有和相爱的人一起才会有。
    这次做完以后,周泽抱她去卫生间洗澡,她两脚发软,挂在他身上,任由他帮她清洗。
    她那不安分的小手又开始乱动,捞起他的阴茎,这个尺寸是真的很傲人,疲软的状态下都这么粗,怪不得第一次进入她的时候感觉那么胀。
    他将她身上的沐浴露全搓揉开,打开花洒帮她冲洗,好心提醒她:“你确定要撩我吗,一会儿硬了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今晚包括用手那次,他们统共已经做了叁次,徐茵茵才不相信他的话呢,对手中的物体狂妄地又揉又捏,公然挑衅他。
    周泽被她逗笑,他迅速关上花洒,把她推到墙边压着,一只手攥住她的两只手腕放在头顶,两只腿卡住她的腿,另一只手扶着性器抵住她,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快得她来不及反抗就变成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她惊慌讨饶,求他放过:“我错了……”
    他轻笑一声,语气痞坏:“晚了……”
    ……
    周泽把徐茵茵从卫生间抱出来,她骨头跟散架了一样,眼皮重的抬不起来,一沾床就沉沉睡下了,
    他坐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很久,心满满涨涨的,是无法言喻的情绪。
    他关了灯,钻进被子里,轻轻将她的头抬起,手臂从下面穿过。他用唇碰了一下她的嘴角,道了一句晚安,便搂着她安然入睡。
    ……
    翌日上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周泽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意识逐渐回笼。
    身旁的女人脸埋进他胸膛里,手脚并用缠着他,睡态娇憨。
    他嘴角挂着淡笑,用手将散在她脸上的乱发拨好,她皱着眉,迷糊地咕哝两声。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天的开始还可以这么美好。
    ————————
    写了两天两夜,明天起床再修一下,然后正文到这就完结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