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徐茵茵才答应了继续做朋友,可转眼间就开始各种躲着周泽。
    她这半个月遛狗都不再去那个小道,而是去了公园另一边的草地,面对周泽的询问,她找了个不走心的理由搪塞过去。
    他找她聊天,她半天才回一句,语气不咸不淡,他约她吃饭,她总是说没有空。
    几次之后,周泽大概感受到了她的冷漠,意识到她这是在有意躲着他,也不再继续给她发微信。
    徐茵茵把两个人的聊天记录翻了个遍,那天晚上就像一条分水岭,前面有多愉快,后面就有多僵化,完全是两个画风。
    她的内心很矛盾痛苦,一边对周泽愧疚不已,一边又对他的感情敬而远之。
    徐茵茵没办法像他说的那样,忽视他的倾慕,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着实不知如何面对他,唯有选择逃避。
    可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倘若她心里真的对周泽一丝一毫男女情愫也无,她又为何对他的表白有着如此强烈的反应,归根到底,她是排斥爱情,又怕自己沦陷罢了。
    下午吃完饭后,徐茵茵拿上飞盘玩具,牵着星星出门。
    她来到最近常来的这个草地,找了个人比较少的地方,把星星的牵引绳解开,和它玩起飞盘游戏。
    徐茵茵把飞盘抛出去,星星立马撒开小脚丫奔跑过去,把落在地上的飞盘叼回来给她。
    因为柯基地盘低,有时候跑的急了,重心会往前倒,上半身就塌在草地上,特别可爱。每次看到这幕,徐茵茵这后妈就笑得特别欢,只有这时候她才能把烦恼都抛在脑后。
    玩了一会儿,星星就累了,走到她的脚边趴下,她把牵引绳给它扣上,带到一旁的石凳上坐着。
    徐茵茵望着对面的路灯,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不知道周泽会不会觉得她这个人很坏,或者很矫情?无论怎么样,她都不该对他使用冷暴力的,他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想到这个,强烈的愧疚感又漫上心头,她真心希望周泽不要因为她而受伤。
    他现在大概不会再喜欢她了吧,或许还庆幸早早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她并不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
    徐茵茵满脑子的周泽,一会想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一会想到他们一起遛狗的日常,一会又想到他们一起去吃饭去看电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其实是很开心的。
    她最后想到了那天晚上,他小心翼翼地问她可不可以继续做朋友,还有他送她出门时,故作轻松的笑容也掩饰不住眼底的失落。
    徐茵茵觉得好难过,她一点也不希望周泽难过。
    徐茵茵呆坐了半个小时,旁边几个小孩的嬉闹声将她从杂乱思绪中拉了出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该回家了。
    她牵着星星走出去,刚走出公园门口,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摸了摸两边的大衣口袋,钱包不见了!里面有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还有几张现金。现金没了倒无所谓,但是另外两样,尤其是身份证很重要!
    大概是落在刚刚的草地那儿,她又牵着星星急忙往回走,刚走回那里,还没开始找,附近几个小孩子已经跑过来问她:“姐姐姐姐!!你是不是丢了钱包?”
    徐茵茵闻言瞪大眼睛,连连点头,“你们怎么知道?是一个粉红色的钱包,你们有看到吗?”
    其中一个小孩把别在背后的手伸出来,手里正是她的钱包。
    “我们刚刚在那个凳子上捡到的,还给你。”
    徐茵茵接过,郑重道了好几次谢,直夸他们是好孩子。
    几个小孩看着她走远之后,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那个叔叔好奇怪,为什么捡到了钱包不亲自还给人家呢?”
    “对啊,还让我们别说是他捡的。”
    “难道他是想拾金不昧?”
    ……
    一个隐在黑暗角落的男人走出来,神色黯然地望着女人远去的方向。
    程邺走到徐茵茵方才坐的石凳上,想起他在小孩子眼中的奇怪行为,不禁自哂。
    徐茵茵第一次离开后,他看到石凳上遗落了一个钱包,他打开确认,的确是她的。
    他怕放在这还没等她回来找就被别人拿走了,但是他又不能亲自上去归还。
    他注意到了在一旁玩耍的小孩子,心下一动,把钱包给他们,并嘱咐他们这是一个穿灰色大衣,牵着一只狗的漂亮姐姐丢的,她一会儿回来找的时候就给她,但是别说是他捡的,就说是他们自己在石凳上捡到的。
    小孩子比较热心肠,立即答应了他,但还是有些好奇的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能说是他捡的。
    程邺一时想不出什么借口,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过了十分钟之后徐茵茵就回来找了,他就藏在一棵大树后面,窥视着整个过程。
    程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躲在暗处偷窥她了,自从离婚之后,每个周末他都会飞过来,只为了偷偷摸摸的看她几眼。
    他看到她养了一只狗,他从不知徐茵茵喜欢狗,她看向狗的眼神还有抚摸狗的动作,都蕴着满满的喜爱。
    他猜,或许是因为他狗毛过敏,她不便再与他说,以免徒增他的自疚。
    他还看到,她总是和一个年轻男人一同遛狗,他们会一起散步,一起说笑,一起看风景。
    男人了解男人,他一眼就能看得出那个人爱慕着他的前妻。
    他想上去制止这一切,他想揍那个男人一顿,警告他别再肖想徐茵茵。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呢?
    程邺已经好久没看过徐茵茵的笑容,他每天一闭眼,就能想起她搬走那天对他毫不遮掩的厌恶神色。
    所以当他再一次看到她的笑颜时,仿佛是一缕阳光,渗透进他黑暗潮湿的心灵,激活了行尸走肉的他。
    可这明媚的笑颜却是对着别的男人绽放的,他心下一痛,她能对任何人笑,反正不再会是他。
    他像自虐一般,两个人在前边漫步,他在后头悄悄跟着。
    他一点也不想承认,那对男女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仿佛一对天生璧人。
    可那个位置原本是他的呀,他和徐茵茵才应该被称作佳偶天成,是他亲手毁掉了……
    程邺的心一钝一钝的疼,可他不敢上去,不敢让徐茵茵看到他,她一定会用那种憎恶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脏东西,那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现在整夜整夜的失眠,只能依靠安眠药和酒精入睡。
    他妈骂他再喝下去就要喝死了,他想,死了也挺好,总比过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煎熬日子要好,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