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N②qq.Com难抑(出轨H) > VǐρyΖщ.℃ΘM不育
    徐茵茵这两天暂时住在酒店里,她去询问一个当律师的同学,关于诉讼离婚的手续,如果程邺一直不同意离婚,那么她就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她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过两天大概就能批下来了。她打算解决了所有事情之后就回家,不想在这座伤心的城市待下去。
    程邺这两天颓到不行,也不去上班,就待在家里喝酒睡觉,只有这两样事情才能暂时麻痹他心里的痛苦。
    白天或黑夜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醒来就喝,困了就在沙发上睡。
    他不敢进卧室,那个曾经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私密空间,现在已经没了她的痕迹。她把她的东西全带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原本温馨的爱窝现在变得冷冰冰的,提醒着他,她已经不会再回来。
    第叁天早上,日上叁竿,程邺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一阵刺耳的闹铃突然响起,他蹙了蹙眉,一脸不悦,不满睡眠被打断。
    他接起电话,不耐的“喂”了一声,听到对面是医院的护士后,他意识清醒了不少。护士说上上个星期他们夫妻做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好几天都没看见人来取,怕他们忘记,所以打电话提醒一下。
    程邺完全忘了这件事,挂断电话后,他在考虑要不要去拿。
    徐茵茵正在和他闹离婚,这东西拿回来估计也没什么用了。想一想真挺讽刺的,当时还是因为她想要孩子而提议去做的检查,谁能想得到等取结果时已物是人非。
    程邺思索片刻,还是决定跑医院一趟。
    他起身,因昨晚宿醉现在头疼得厉害,他晃了一下脑袋,踢开脚下堆积的啤酒罐,走进卫生间。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跟英俊这个词一点边都沾不上。
    他快速收拾好之后,出门打车去医院,取了报告后又立刻打车回家,来回花了一个多小时。
    一进门就看到他妈在给他打扫卫生,满地的啤酒罐被装进了好几个垃圾袋。
    赵女士一看到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回来,刚刚堆积的怒火终于有地方发泄,忍不住开骂:“你这个臭小子!你是想把我气死你!你是想喝死自己吗?把你自己喝成酒罐子,那被你气跑的媳妇儿,她就能回来吗?现在才来装深情有什么用?一早干嘛去啦?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当初呢?!”
    程邺也不恼,把手里的东西丢在桌上,又往沙发上倒,语气疲惫:“妈,你给我做点吃的吧,我还没吃早餐呢。”
    赵女士嘴里骂骂咧咧,可心里还是很心疼儿子,看到他这副消沉的模样,自己也是十分难受。
    她叹了一声气,停下手里的活,转身去厨房给他弄吃的。
    程邺这几天是真没怎么好好吃东西,所以当他妈端上一碗很普通的面时,他迫不及待动起筷子,狼吞虎咽,没几下就吃完了,连汤汁也不剩。
    赵女士一脸复杂的看着他,刚刚的怒气已经逐渐消散,她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你别再折磨自己了,该吃饭就好好吃饭,该上班就好好上班,该生活就好好生活。你自己犯的错,你要去反省,去改过,光靠这样折腾自己,没用的。除了父母,没有人会心疼你……”
    程邺沉默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
    赵女士继续说:“茵茵那孩子,你趁早放开人家,别再耽误她了,有些东西是挽回不了的,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程邺不语,推开椅子起身,走进卧室,关门。
    赵女士看着紧闭的门,无奈叹气,又继续给他收拾屋子。
    程邺在床上躺了好久好久,久到他以为时间停止了。
    他突然想到什么,从床上蹦地起身,两叁步走到桌子前,拉开某个抽屉,他翻开面上的东西拿出压在底下的相册。
    他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婚纱照还在,她的心还没狠到要把他俩的婚纱照拿去扔掉。
    他拿到床上去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男俊女靓,两个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里是满满的爱意,脸上也是藏不住的幸福笑容,那时候,是奔着一辈子去的……
    一滴液体忽的落在相册上,而后越来越多,一滴接着一滴,在塑封的相片上凝成一滩水渍……
    赵女士把晚餐做好后,敲了敲卧室的门,“儿子,妈把晚饭给你做好了,快出来吃吧,妈现在要回家了。”
    大门“啪”的一声关上,程邺下床走出房间,他去厕所洗了把脸,把干了的黏在脸上的泪痕全洗掉。
    随便扒了两口饭后,又没胃口吃了,他走去沙发上坐着,发呆。
    少了徐茵茵后,他的生活就好像变得很空,时间突然多了起来,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什么都不想做。
    目光触及到桌面上的一样东西,是今天领回来的检查报告,他倾身拿过来,随手翻开。这份是徐茵茵的,他大致翻看了几眼,诊断上写着没什么问题。他又翻开另一份,前边的术语和数据密密麻麻,他看得头晕,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诊断。
    目光掠过一处时,他瞬间愣住,上面的两个字眼完全霸占了他的视线,他整个人都懵掉了,甚至忘记了呼吸,死死的盯着那两个字——“不育”。
    这是什么意思……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他……没有生育能力?他居然没有生育能力??
    这简直是惊天霹雳,把他整个人都劈裂了,他疯了,他不能相信,这……怎么会?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种可能。
    所以,他和徐茵茵这么多年没有孩子的原因,不是因为缘分没到,而是因为他的问题,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孩子……
    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消息彻底把程邺击垮。
    他第一次相信因果报应,他绝望的想,这大概就是他的报应,背叛了婚姻的报应,永远没有孩子,永远都不会有徐茵茵的孩子。
    现在连最后一点执念都被打碎了,他没有脸再挽留她,他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人,他没法给她一个孩子,她肯定不会再要他了……
    他的心在短短几天已经被摧残得千疮百孔,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完全坠入地狱,再也爬不上来……
    他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