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N②qq.Com难抑(出轨H) > 浴室play
    林曼儿进程邺房间的时候,听到卧室里传来他的声音。
    “那你要早点睡,别看那么晚……嗯,我知道……我也爱你……晚安老婆……”
    语气是和她说话时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她知道,这是那个女人的特权。
    等程邺挂了电话之后,林曼儿走进他的卧室。
    他察觉到有人,从屏幕里抬起头,看到她,略微一挑眉,“洗澡了吗?”
    她心咯噔一下,瞬间懂得他话下的含义,她看着他摇头。
    程邺无所谓的点点头,不甚在意的开口:“那一起洗吧。”
    他随意的一句话,却像在她脑中放了一簇烟花,让她不知所措。
    一起洗澡,应该是亲密无间的情侣才会做的事,对吗……
    林曼儿的胸口像揣了一只兔子,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她不想过于自作多情,不停地给自己浇冷水:他连你的身体都不知道进出过几次,一起洗个澡又能代表什么,你只不过是他的玩物而已,别想太多……
    程邺已经走进厕所,回头看她还在发呆,没什么温度的说:“愣着干嘛,进来啊。”
    林曼儿回过神,亦步亦趋跟上去。
    卫生间很大,目测有10平米左右,淋浴房是单独隔开的。
    程邺快速脱去全身的衣物,攥着林曼儿的手腕将她扯过来,叁两下把她剥干净。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瞬时紧密相贴,程邺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掌住她的翘臀用力一捏,在她欲张嘴惊呼时,毫不犹豫堵住她的唇,舌头趁机溜进她的口腔,贪婪地掠夺她的呼吸。林曼儿也不甘示弱,两条小舌你追我赶,火热纠缠,像是要把对方吞噬下去。
    气氛在一瞬之间点燃。
    林曼儿踮起脚尖勾着程邺的脖子,将自己的私处对准男人的半软之物,不停地摩擦,以慰藉自己空虚的心和身体。
    程邺也微蹲下来配合她的高度,挺臀往娇嫩敏感的阴户发起疯狂的撞击。“啪啪啪”……性器相撞声回荡在两人的耳朵里。
    林曼儿被撞得没心思再接吻,“额额~啊啊~”叫个不停,她努力踮着脚尖,保持身体平衡,迎接男人的冲撞。阴蒂偶尔被撞到,刺激得小穴春水横流,溢出穴口,打湿粗黑阴毛。
    程邺的性器在一次次撞击下,变得越来越粗胀硬挺,昂扬待发。
    他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捏住林曼儿的肩把她压下去,紫红色的狰狞硬物打在她白皙的脸蛋上。
    她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最近在做之前总会让她先帮他口一次,他似乎很喜欢被口。
    程邺被口过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他不喜欢,相反,他非常喜欢,只是徐茵茵不习惯那股奇怪的腥味,每次还没口几下就要呕出来,他心疼老婆,后来就没再让她尝试过了。
    自从上次林曼儿主动帮他口了一次,他便对这事乐此不疲,每次操她的逼之前都要先操一遍她的小嘴。
    林曼儿张开嘴,握着肉棒一点一点的纳入口中,才吞了一半就吞不下去了,实在是太长了……
    肉棒将她的嘴塞的满满的,她想象着自己在吃一根棒棒糖。先用舌头把糖果的表面全舔过一遍,让整根糖都沾满她的唾液,然后小口小口的吮吸,品尝着糖果的甜美,嗯……还不够甜,再大力一点,她吸得渍渍作响,表情享受,仿佛真的在吃什么美味的东西。顶端是最甜的,她嘴巴稍微退出一些,伸出小舌舔了舔那个冒出些许白液的小眼,又在那处用力的吮吸起来,像是不够吃,想再多吸出一些甜甜的汁液……
    敏感的马眼被女人又吸又舔,程邺被激得浑身一抖,再也忍不住,抓住她的头发,挺身往前,肉棒深深的插入女人的喉中,而后他模拟性交的样子,不停地在她的小嘴里做抽插运动。
    林曼儿被迫吞下这根大东西,硬物深入喉咙的异样感使她分泌出生理泪水,再加上她唔唔的求饶声令她看起来可怜兮兮,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更加刺激了程邺施虐的冲动。
    他双手固定住林曼儿的头,看着自己的紫红肉棒在她小嘴里进进出出,他越来越亢奋,一下一下又快又重地插着她的小嘴,次次入喉。就在插得女人快要委屈得大哭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出来,腥咸的液体尽数喷进她的喉头里,被男人强迫着吞咽下去。
    程邺的兴头刚起,他扛起蹲在地上还没缓过来的林曼儿,快步走进淋浴间。
    他将女人放下,关上门,打开水。
    一股冷水忽的喷洒下来,浇在两人身上。
    这水温对程邺而言习以为常,可对林曼儿来说,却是冰冷刺骨。
    她娇呼一声,下意识往身体火热的男人怀里钻,试图从他身上索取温暖。
    程邺将她往后一推压在玻璃上,随后覆盖上去。
    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都没操这小紧逼,可把他想坏了,今天下午要不是得去见客户,他中午就已经把她给上了。
    程邺已经迫不及待,他微蹲下来,将阴茎对准缝隙,拨开花瓣一寸一寸的挤入,层层娇嫩立即围裹住他,小穴被撑出他的形状,饱满胀大。
    林曼儿努力踮脚迎合他的侵入,嘴里不时发出娇吟一声。
    程邺进了一半,实在是没耐心再慢慢来了,他双手箍着她的臀,窄腰发力往前一挺,肉棒强硬破开层层阻碍直达最深处……
    一下子被填满,小穴一时适应不了如此强烈的异物感,林曼儿娇声娇气道:“太胀了,太深了……”
    程邺捞起她一只玉腿,开始动作,嘴里说着荤话助兴:“不大不深怎么喂饱你这个贪吃的小逼……小嫩逼一个星期没吃大肉棒了,想不想大肉棒……”
    林曼儿一条腿被抬起,重心不稳,她紧紧攀着男人的肩头,回应他:“想啊……小逼每天都想被程总的大肉棒……狠狠地干呃啊……”
    程邺被她的淫言荡语刺激的脑热,压着她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骚货……今天就把你的小逼插松捣烂,让小逼只认我这根大肉棒,以后只能被我干……”
    冰凉的水把两人全身打湿,身上的冰冷和身体里的火热形成鲜明对比,刺激得两人干的更加激烈,像两只野兽在交媾。
    男人疯狂的不管不顾的冲刺,娇嫩的花心被粗硬狠狠地戳弄。女人的小穴像个嫩舂,里面装满了鲜嫩多汁的花瓣,被肉杵一下一下用力的插捣,捣得汁水四溢,沾得整根肉杵都湿淋淋的……
    程邺已经完全失了理智,眼神被情欲斥满,嘴里发狠的说着污言秽语,失控了一般操干身下的女人……
    林曼儿看着男人为她的身体发狂着魔,心里的成就感倍增,她坏心眼的夹紧小穴,把男人夹得嘶气抽抽……
    但很快,她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骚货……居然敢夹我……看我不弄死你……”程邺调整角度,令龟头对准她的敏感点,开始大力的戳刺,次次中的……
    林曼儿尖叫着承受一波波快感,情欲汹涌澎湃将她淹没,那处软肉被插得又酸又麻,她爽的眼泪都出来了,在男人的快速挺动下,她终于受不住哆嗦着泄了出来……
    然后程邺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他感受着小穴的颤栗,依然对着那处用力的插捣,龟头一次次刮擦着软肉,令正在高潮的敏感不已的小穴像过电般又整个抽搐起来……
    “啊!不要了呜呜呜……”林曼儿被动承受接连而至的第二次高潮,腿软的站不住,低泣讨饶。
    肉棒被又湿又热的小穴绞的动弹不得,程邺粗喘着气,额头直跳,感受着这直通天灵盖的舒爽。终于,在穴内一波波春潮的冲击下,他也坚持不住,精关失守,浓稠滚烫的液体一阵阵喷射进女人体内……
    ——————————
    这两天和bf吵架,集中不了精神,卡文卡的厉害,先放一部分解解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