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N②qq.Com难抑(出轨H) > 坠下山崖
    比赛正式开始,五个人快步迈上台阶。
    这座山确实是有点陡峭,每一段阶梯的高度相差都很大。
    男生步子比较大,两个女生要小跑才能跟得上,没走几段已经气喘吁吁。
    程邺建议保持匀速快走,不要过急,太早把体力消耗完,后半程会很难走。
    于是他们放慢了点速度,两个女生也尽力跟上。
    路边的树木很多,而且都是枝繁叶茂的大树,遮挡了大部分阳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晒和热。
    其实山上的风景真的很美,他们刚刚经过了一条小溪,溪水从峡谷中间涓涓流下,清澈得能看见水中的鹅卵石。
    可惜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停驻观赏。
    两个男生顿时想吐槽这该死的策划,大家一起好好的爬山看风景不好吗,非要搞什么比赛,这样跑来跑去的有什么意义,而后突然反应过来程邺就在旁边,想吐槽的嘴又默默闭上了。
    走了约有十几段路程,出现了两个分岔口,他们停下,商量对策。
    薛斌提议:“要不程总你跟林曼儿走这条,我们叁个走那条,如果谁发现自己走的是正确的,就联系另一方。这样风险小一点,如果我们五个人都选了错的一边,那就会耽误很多时间。”
    程邺思索片刻,同意他的办法。
    两队分头行动。
    刚才程邺和林曼儿一路上都没说过话,现在突然单独相处,气氛又变得很怪异。
    两人默不作声往前走,林曼儿已经走的有点疲累,步子越来越慢。
    程邺回头注意到,对她说:“还能走吗?要不休息会儿?”
    前面刚好有个廊子,两个人走过去坐在长椅上休息。
    林曼儿灌了几口水,又用力抖了两下腿,感觉好多了。
    她不想耽误团体的进度,站起来说:“程总,我可以了,我们继续走吧。”
    两个人又继续爬台阶,走了二十多分钟,发现前方没路了,他们这条是错的。
    程邺道:“我发个信息给他们,然后我们就原路返回走另一条。”
    林曼儿点头,“好”。
    她在一旁随意走动,等着程邺发完短信,走近路沿时,一脚踏在被昨日大雨浸湿的软泥上,一下打滑,重心失衡,整个人往前栽去。
    “啊!”
    程邺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林曼儿整个人倒下山坡。他下意识扑上去欲抓住她,结果踩到软泥,也跟着跌下去。
    两个人抱着滚下山坡,背后被碎石残枝硌到,隐隐作痛,滚了不知道多少圈,才撞到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程邺被滚得晕头转向,一时意识不清,几分钟后眩晕感减轻,才慢慢撑着手肘起来。
    怀里的林曼儿已经晕了过去,他轻拍她的脸,唤她名字。
    她皱着眉头,迷糊睁眼,看到程邺的大脸就在她上方,一脸担忧看着她。
    程邺将她扶起靠着背后的树,打量四周,他们好像掉到一个偏僻的山谷里,周围全是树,罕见人迹,应该还没有被开发。
    他欲掏出手机,发现口袋是空的,陡然想起手机在他掉下来时,不知道甩到哪个角落去了。他问林曼儿手机在身上吗,她摸了摸口袋,拿出来。在是在,只是屏幕全碎了,也开不了机……
    程邺头疼,麻烦了。
    看来只能碰运气瞎走,运气好也许就能走回大路或者是碰上人。
    他站起身,伸手拉起林曼儿,她痛呼一声,又跌坐下去。
    “怎么了?”程邺蹲下问她。
    她嘶气,表情难看,手指着右脚,“脚好像崴了,好痛。”
    程邺轻轻脱去她的鞋袜,看见红肿的脚踝。
    真是什么倒霉事儿都堆一起了……
    程邺一只手提起她的鞋,背对林曼儿蹲着,“上来吧,我背你”。
    林曼儿不知道在扭捏什么,迟迟没有动作。
    程邺本来就心烦意乱,这时也有些不耐烦了,蹙眉道:“快点上来,别浪费时间了,运气好也许还能在天黑前走出去。”
    林曼儿被他黑脸吓到,不敢再故作矜持,起身趴在他的背上,双手松松搂住他的脖子。
    程邺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只好凭感觉挑了一个方向,就这么漫漫地往前踱步。
    太阳已经偏到西边去了,程邺猜现在应该有六点这样,他们还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走了约半个小时,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也没发现有能出去的路。
    其实程邺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天气干燥,他滴水未进,已走得头晕目眩,唇焦舌燥。
    刚想着,就看到约五百米的前方隐隐有条小溪流,他掂了掂背上的林曼儿,一鼓作气往前走去。
    还真是一条小溪,水很干净。
    程邺将林曼儿慢慢放下在一旁,双手捧起溪水,大口吞咽,尽管他平时有些洁癖,这时候也完全顾不上了。
    林曼儿也有些渴了,学着他的样子,捧起水小口小口的喝。
    天色渐暗,程邺想今天是出不去了,只能先找个地方度过今晚,明天早上再做打算。
    他们要尽快在天黑之前找到歇脚的地方,他也不敢保证这里晚上没有毒蛇猛兽出没,那样别说走出去了,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走了一圈,几乎都是平地,没看见个山洞什么的。
    突然,一路沉默的林曼儿指着一个方向,惊喜道:“那里有个洞!”
    程邺看过去,的确是有个洞,可是这个洞口面积好像有点小啊,不知道里面是怎么样的。
    他走过去,将林曼儿放下,附身往洞内看去。
    好家伙,真是深藏不露,洞口这么窄,洞内却大的多了,程邺估计里面可以容纳叁到四个人。
    他试着趴下,从洞口一点一点往里蠕动,竟然真的顺利进入到洞内了。
    “来,照着我刚刚的方式爬进来。”程邺隔着厚壁对着洞外的林曼儿说。
    林曼儿如法炮制,进到一半,程邺提着她的腋下将她拽了进来。
    洞内高度应有一米五,两个人只能坐着,没法站起来。里面光线昏暗,依稀能看到对方的模样,如果天再黑一点,就完全看不见了。
    孤男寡女就这样相对坐在逼仄的洞里。
    “程总,你说我们能走得出去吗?”林曼儿神色凝重,语气低落不安。
    程邺柔声安慰:“我们一定能走出去,而且外面的人也会来找我们,不用太担心。”
    林曼儿像憋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似的,头埋进膝盖里小声抽噎。
    其实程邺能理解她,一个女孩子一连串经历了掉下山坡,露宿野外的糟心事,估计都被吓坏了。
    他轻拍她的头表示安慰,“我们现在没水喝,你再哭就要把水分消耗完了。”
    ……
    黑夜笼罩,洞内一片漆黑,用那句很经典的话来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长夜漫漫,要如何度过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