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纹龙快婿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

第二百八十一章 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

    这时候,忽然一阵晨风拂过,夏天的风却是带着一股凉意,众人抬眼望去,看着天边驾着晨光飘过来的那团雨云,眉间都是一皱,暑时天公常变脸,凉风过后便是雨,因为知道要下雨了,所以冯秀成也顾不得寻常礼数,踏进院内,隔着门在司徒允诺有些不爽的目光中催促了龙君尘一句g。
    其实龙君尘也没啥事情好耽搁的,主要是为了缓解缓解紧张的情绪,把司徒玲灵的闺房当成自己的临时避难所,听到冯秀成说天色有变,也不敢多加耽搁,略带紧张地牵起司徒玲灵的手,将妮子从闺房中接了出来,众人就浩浩荡荡地朝着婚礼的地点开车行驶了过去。
    一片白色的海洋。纯白的厚毛地毯,踩在脚上,就像是踩在棉花上那般柔软,奶白色的飘纱窗帘,伴着暑气难得的凉风,忽忽地跳着烈舞,从电梯厅延伸至小宴会厅门口的白玫瑰路标,高达七八米,上面写着,新郎:龙君尘,新娘:司徒玲灵,天花板上垂下来如同缀雪的轻纱,让人感觉颇为的温柔。
    婚礼布置的隆重,仪式却并没有太多的别出心裁,毕竟几百年流传下来的规矩,已经很完备,龙君尘想要在这方面推陈出新,连传统习俗伦理这关都过不了,也就没了这个念头,更何况后者也并不是个喜欢捣腾创新之人,能简单就简单。常规的仪式就用短短的这几个字来概括了,“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
    拜天地和夫妻对拜都好说,拜天地,敬畏鬼神,让天地庇佑,在夫妻对拜的时候,两人柔柔一拜,那般温情模样,不知让在场的多少少女哭红了眼,只是拜父母的时候,着实有些尴尬。因为龙君尘的父亲龙陵天尚且还在京城,他在这边也没什么亲人,再者说了,这个环节若是让其他人来充数也不合适。
    虽然其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终究还是将婚礼进行了下去,拜父母的环节,竟是龙君尘和司徒玲灵二人对着司徒允诺一个人,遥遥一拜,司徒允诺的表情并没有什么不自然,捋着胡须,噙着笑脸,整着衣襟,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在场的人虽然有些疑惑,但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大家都还是懂的,本来就是巴结龙君尘大会,没必要节外生枝,更没必要惹得那新郎官不高兴。
    接下来,就是喝酒了,司徒家的人来了很多,不过龙君尘大都不认识,而更让龙君尘忍俊不禁的是,就连司徒玲灵和司徒允诺两父女也不怎么认识,好多远方的伯伯叔叔,根本就连名字的叫不上,更不知道该如何称谓,不过还是厚着脸皮,舔着嘴脸来参加龙君尘的婚礼。
    司徒允诺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只能是逢场作戏般一遍遍说着,“哦,哦哦,原来是你啊,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什么什么,我们小的时候还怎么怎么怎么云云的话。”当然,这些人配合得也好,无中生有的大胡话,说来就来,有些人前脚还说自己小的时候身体不好,后脚就开始跟司徒允诺追忆往昔,小的时候竟是经常光着脚丫子在河里捉鱼,让人实在是有些啼笑皆非。
    除了司徒玲灵家的,还有龙家,龙家人自然就是龙君尘的五叔龙克武还有他的侄子,也就是代表龙家参加银海市书画展的龙小飞。只不过,龙克武他们倒确实不认识什么熟人,好在龙君尘安排他们和顾月琴以及几个顾家人坐在一起,顾月琴认识他们,这样好歹能说说话,倒也没那么尴尬。
    酒席开始,也是众人开始“争宠”的时候,龙君尘的确是猜到了这些人会借着自己的婚礼来巴结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把这台宫斗戏搬在明面上来演,一个接一个的贺礼,像是在示威一般,让龙君尘目瞪口呆的同时更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龙君尘刚刚换好衣服,司徒玲灵挽着他的手,两人刚准备开始给各位宾客一一敬酒,哪曾想刚刚走出门来,龙君尘的五叔龙克武就急火火地跑了过来,龙君尘一愣,再看他的身后,龙小飞以及其他的几个龙家的嫡系子孙竟是拉着几车金帛从外面款款走来,龙君尘面色一滞,连忙上前一步,龙克武也是一脸苦笑,此时,宴厅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龙君尘和龙克武这边望了过来。
    “君尘啊,这是你父亲给你的一些心意,他虽然一直很反对这个婚事,但你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所以,这是你的喜事,也是他的喜事,这些东西,就当是给你婚后生活的一点补贴吧,他说了,你只要想回去,随时可以回去的,至于和凤家的婚姻,他,倒是没有提及。”龙克武眯了眯眼睛,声音压得很低,龙君尘清了清嗓子,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礼节性地微微躬身,抱拳说道:“多谢五叔代劳。”
    这话说得很诡异,龙陵天派人送来礼物,这龙君尘不谢龙陵天,反倒是感谢送礼物的人,这不由得让龙克武是一阵苦笑,这孩子,还是对龙家颇有微词,对其父亲,颇有成见啊。
    龙克武像是宣读完圣旨一般环视了场中众人一眼,然后将几车金帛缓缓拉了下去,故意弄到场间不过是示威,示威完了继续放在这里还真是惹人眼红。
    不过,席间的人虽然不知道这龙克武是哪里来的人,但那几车金晃晃的东西可都是实打实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众人刚刚目送着几车金帛离开,还没等在那低气压下松一口气,又是一个人缓缓地从门外走了进来,而伴随着他的款款清步,一阵悠扬婉转的腔子便是从那大门外面的雨帘之中幽幽飘来。
    笛韵悠扬,歌声婉转,每一句话都是清清楚楚地吹到耳朵里面,明明白白一字不落道:“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