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玄幻 >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 > 第313章 大道守缺
    “轰——”
    一声巨响,一头山峦般大小的黑色鳄龟抬起前足,重重踏下。
    天虹老祖狼狈的遁逃,头发蓬乱,衣衫也凌乱不堪。
    他不得不逃,面前这巨大的鳄龟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
    此时,他那出窍境界的已经不见,只有筑基巅峰状态。
    而他面前的巨龟,却是不下于金丹巅峰。
    好在这家伙还没有渡过雷劫化形,身躯庞大,对付天虹这样的小不点,有些有力使不出。
    “嘭!”
    追逃许久,巨龟已经很是不耐,整个身躯跃起,狠狠往下一压,扑在海水之中。
    海水卷起万丈波澜,将天虹老祖裹在其中,一下子挤入海底。
    巨龟在水中扑腾几下,找不到天虹老祖的痕迹,恨恨的长嘶几声,转身离去。
    水面恢复平静,却不见了天虹老祖的身影。
    “我在哪?”
    当天虹老祖的意识恢复,已经在一个小渔村中。
    “先生可算是醒了,你已经昏迷半个月了。”一位老者走进茅屋,乐呵呵说道。
    小渔村只有七八户人家,救起天虹老祖的是一位老渔翁,他还有个孙女,十七八岁,每日为伤重未愈的天虹熬药、煮汤。
    半年之后,天虹老祖修为尽复,而且还有精进,离金丹只差一步。
    “先生要走?”
    当天虹老祖向老渔翁告辞时,老渔翁也不意外。
    “先生,老朽就蓉儿这一个后辈了,不知先生可能带她一起离去?”
    老渔翁提出这个要求,天虹老祖并不意外。海边时常有风浪,还有妖族出没。若是跟天虹老祖离开,就可以不受这些苦难。
    天虹老祖沉默一会,摇摇头。
    老渔翁的孙女根本没有修行天赋,这半年,天虹老祖也教了她一些吐纳打坐之法,还有一些术法原理也有提点,可惜,这丫头根本学不会。
    这样的人,带着,完全是累赘。
    见天虹摇头,老渔翁低叹一声,站在一旁的女孩低首垂泪。
    那一晚,女孩含羞走入天虹的茅屋。不过天虹并没有留下她。
    修行之人,克己制欲。
    天虹一心修行,并无儿女情长之念。
    三百年后,天虹在金丹巅峰徘徊数年不得寸进,偶然想起这个小渔村,便御风而来。
    三百年不见,这里已经是一个颇为繁华的小镇。
    化身凡人的天虹在小镇上游走,听到这个小镇的传说。
    三百年前,此地有仙人出没,留下传承而去。
    继承仙人衣钵的玉蓉仙子法术强大,在海边救人无数。
    于是,许多人都聚集到这里,把这里建成一座小镇。
    这位玉蓉仙子一直坐镇小镇,直到三十年前,与海上来侵犯小镇的妖兽一场大战,伤重而亡。
    玉蓉仙子亡故后,小镇上的居民建了一座小庙,其中塑了玉蓉仙子的像,日夜香火不断。
    听到这个故事,天虹微微愣神。
    依照他的记忆,玉蓉这丫头根本无法修行,又怎么能踏上修行之路,直到活了近三百年?
    他走到小庙,见小庙前香火果然鼎盛。
    踏入小庙中,抬头,就看到一尊穿着淡金色甲胄的女修塑像在那。
    只是这塑像的面容,并不是玉蓉的样子。
    天虹老祖凝神探查,神魂中能感知到那些香火,有些许流入一处莫名空间。
    只是任他如何寻找,都不明其中所以然。
    不管这玉蓉是不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天虹都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出手一次,将那曾侵犯小镇的妖兽斩杀。
    天虹御剑而走,直入大海千里,落在一座小岛之上。
    这岛的中央,一块巨大的龟壳,碎裂成数瓣,其下散落着骸骨。
    是这头鳄龟!
    天虹一眼认出这头曾经追杀过他的鳄龟。
    只是这鳄龟,已经神魂消散,肉身早化为尘土,只留下残破龟壳。
    天虹仔细探查,发现这鳄龟是被一击而杀。
    看来,是有哪位大能路过此地,斩杀此兽。
    天虹转身正要离开,忽然眼睛扫到一块石碑上,然后愣住。
    “我为你斩它,了此尘缘。”
    几个大字深深刻在石碑上。
    那尘缘的缘字,最后一笔拉长,如长剑消逝。
    当初,天虹教玉蓉写字的时候,问她为什么把缘字的最后一笔写这么长。玉蓉说,这一笔写的越长,缘分就越长远。
    “轰——”
    一道闪雷落下,天虹头顶一个三寸小人成型。
    元婴境界。
    “喂,老祖你还想一辈子活在幻境中不成?”
    刚成元婴的天虹眨巴着眼睛,好一会才清醒。看着面前的赵阳,苦笑一声。
    四周,其他修行者早已从幻境中醒来,在那盘坐,消化刚才所得。
    “说说,老祖你觉得什么是仙?”
    赵阳看着天虹老祖,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
    什么是仙?
    天虹老祖脑海中不觉浮现出那一晚,那含羞带泪的脸庞。
    如果再来一次,自己会拒绝吗?
    “咳咳,”赵阳轻咳一声,低声道:“老祖,你陷进去了。”
    天虹老祖张口,却没有说反驳之语,只是微微摇头道:“仙是缘,尘也是缘,错过的是仙,抓不住的,也是仙。”
    这么颓废?
    赵阳眉头一皱,沉声道:“我辈修行,追寻良多,最终求一个成仙得道,不就是为了不错过、不落下?”
    听到赵阳的话,天虹老祖喃喃道:“成仙了,便能不错过?”
    “成仙不成,那就成圣,成圣不成,那就成魔,若无此念,谈何成仙?”赵阳低吼一声,似乎是说给天虹老祖听,又似乎是说给自己听。
    他声音不小,道场安静,所有人若是想听,都能听清楚。
    上首的高座上,那些蜕凡大能听到赵阳的话,有人露出奇异之色,有人微笑颔首。
    赵阳面上无表情,心中却是轻叹。他与别人不同,别人是沉入幻境,他是在外面观赏幻境。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天虹陷入幻境中难以自拔,他却看的清楚。
    不管那玉蓉是人是仙,尘缘尽了就是尽了。若是执着于过去,那必将永无成仙的机会。
    其实不止是天虹老祖,其他的修行者在幻境中所遇,大多类似。
    这就是浩然道人所阐述的“仙”。
    仙是求而不得,仙是得而不知。
    赵阳刚才故意出声,就是说出自己的观点。“仙”在那,争,总有成仙之日。
    这就是论道。
    “多谢浩然道友演化,那贫道就献丑,论一论这仙字。”道玄世尊站起身,大袖一挥,天地之间立时繁星点点。
    随着道玄世尊挥手,整个天地变暗。
    这暗,不只是天地颜色的暗,还是让人窒息的黯淡。
    哪怕是那些合道大尊,都惊恐的发现,自己的道,不见了。
    每一位修行者,不断提升修为,终有一日寻到自己所追寻的大道。
    寻到自己所持大道,并与之相合,便为合道境界。
    可以说,合道,才是成为大修士的开始,才有了成仙的资格。
    可是就在这瞬间,这些合道修士感受不到自己的大道了。
    “轰——”
    数千修士站起身来。
    赵阳也有些诧异。
    之前的浩然道人并不比道玄世尊修为差,他也就影响一下所有人的神魂。可道玄世尊却能一下让这么多人的大道消失,实在太可怕。
    修行一世,最终的执念不就是大道,一下子消失不见,谁也受不了。
    赵阳凝神观望,终于有所发现。
    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受不到大道存在。
    那些从游戏世界来的合道修士就不受影响,妖族修行者受到的影响有,却不大。
    真正受到冲击的,是那些出身中州的修行者们。
    看来,天玄道宫是天玄道门正统传承这一点,不是假的。
    起码,天玄道宫对天玄世界的天道有一些执掌的权柄。
    这样的势力,在一方界域之中,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存在。
    这是一位有道统传承的世尊,对于仙的理解就是传承有序,不断积累,等有朝一日掌控此方天地,就是成仙之日。
    高座之上的蜕凡大能相互看一眼,又有人站起身来。
    十二位大能不断展示自己对“仙”的理解,让下面那些修行者痛并快乐着。
    这一场论道持续月余,才在漫天飞花中结束。
    之后赵阳回到北域,在剑冢中闭关,借助领悟一举突破金丹,直接渡过雷劫,成为元婴真人。
    在雷劫降临之后,剑冢压制冰眼的力量越发不足,北海龙王敖烈炼化真龙之躯,脱困而出。
    在危急时刻,赵阳背后剑匣三百六十柄长剑齐出,爆发所有力量,并且借助之前游戏世界积累的力量,一击击杀北海龙王,一剑斩破北海,剑锋十万里,直投西洲无尽海海域。
    之后赵阳携北域修行者跨过北滨海,降临西洲,以战神之名,一战击溃妖族。
    就在妖族准备大举反攻之时,东海龙王一张手书,妖族退兵。
    赵阳之名,传遍天玄世界。
    不过他隐居青云宗不出,平日化身天下阁阁主,掌握中州商脉,不断积累,直到百年后,与左灵儿双双成就合道境界。
    在成为合道修士之后,赵阳以海量世界之力塑造小世界,千年后,他塑造的小世界成为一方强大势力。
    他的目标,在灵界。
    (大结局)
    对不起,我实在没有能力将后面庞大的故事在现在给出一个完美的结局。
    本来准备细细收尾,可是一个大的故事才开始,现在收尾,怎么也不可能完美。
    有些事情,真的到来,不可抗,只能残缺。
    从写这个故事以来,感谢ivanyau兄弟的一直支持,这种支持,让我现在羞愧难当。
    还有帮主大佬的解封、打赏。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其他兄弟们的帮助,我也非常感谢。这里的模式很特别,每一个提前解封、打赏的读者,都是真金白银拿出来,这种实实在在的支持,心里很暖。
    对于,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我写故事,虽然努力想写的白一点,但还是不自觉的加入太多自己的感情。
    写修行,写战场,总是容易写嗨,然后不管不顾的往下写。
    如果有机会,我再写一个好故事。
    对不起,让我好好收尾,可我真的做不到。
    故事就让它在这里,戛然而止。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