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泰阿剑魂 > 第三四六章 如此秘密
    见嬴政如此神态,雨依公主就笑了:“大王,萱儿妹妹,你们是不是应该率先敬咱们老叔一杯啊?萱儿,嬴将军是我们大秦的主将,又是秦军的中坚力量,所以,这杯酒不能省的哦!”说完,已早中踢了嬴政一脚。
    嬴政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立刻牵了萱公主的手,与她一齐敬酒了:“老叔,寡人和萱公主先敬老叔一杯!”说完,已和萱公主一饮而尽了。
    “谢大王!”嬴齐大乐,没想到竟有如此待遇,马上就开心地笑了。
    嬴齐并不敢多待,只饮了三杯,就赶紧告辞而去,却是心情爽得不得了。
    嬴政叹息了:“唉,这老叔很会做人啊,似乎他还是坚决地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哈哈,只是碍于形势,看来,要老祖宗们早点出面才行!”
    “老叔在大秦的威望很高,只要老祖宗说服了他,一切就ok了!不过,大王的出生还是越少知道越好!咱们的丫头们也不必个个都知道!”雨依王后见心月公主、萱公主都一脸惊讶,就笑了:“你们最好别问,问了,咱们也不会说,因为,本王后什么也不知道,哈哈!”
    萱公主闻言,就知道其中有玄机了,却不说破,只温柔地笑了:“既然如此,咱们就当没听见,哈哈!大王,按臣妾的预计,我们老祖宗已经到逍遥居了!”
    “是吗?奇怪,为什么这么肯定?”嬴政奇怪地问。
    事实上他虽然知道他们必来秦国咸阳,但,会这么快吗?
    萱公主笑了:“感觉,纯粹是感觉!因为老祖宗舍不得我嘛,真公主要回秦国,我们老祖宗就一定会跟过来的!”
    嬴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看来,齐国人还要到大秦来看看,主要是看他待这丫头如何,看来,这萱儿也是他的重点了!不过,这丫头确实很好的,至少,不多事,这一点,最好,似乎比心月丫头还让他省心!
    他正胡思乱想时,逍遥居已来传话了:“大王,老祖宗她们已回来了,大王如果有空,可以随时去逍遥居!至于嬴老将军那边,老祖宗晚间就会召见他了,大王今晚不必过去!”
    “啊!”闻言,嬴政先是一惊,随后大喜,笑了:“这么快?奇怪,我们才刚回来,他们就来了?哈哈,知道了,明晚我们会去逍遥居请安!”
    随后将萱公主抱在怀里,亲了几下,才乐了:“哈哈,女人的感觉还真是灵啊,爽快,我喜欢!”
    嬴齐刚从王宫出来,就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在等他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笑了:“奇怪,不是说老祖宗去齐国了?怎么,她回来了?难道,老祖宗要召见我?”
    “是的,老将军,小的奉命请老将军去逍遥居!老祖宗已将酒宴准备好了,只等老将军去饮宴了,请勿推辞!”
    嬴齐哈哈一笑:“是,知道了,那,烦请驱车引路!”说完,他想都不想就上了车!
    脑子却一直在转:奇怪,老祖宗才回来就召见自己?为什么?莫非是为了咸阳城的谣言?可是,这消息似乎是从王太后那里传出来的,应该不会有假!
    他正胡思乱想时,车夫的声音响起来了:“老将军,咱们到了,不过,马车不能入巷口中的,你知道的,所以,只有请老将军担待!”
    嬴齐哈哈一笑,下了车,立刻就往逍遥居而去!
    他当然知道,这里别说马车,就是马,宝马,都不准进,所有来人,必须徒步而行,以示对老祖宗的尊敬,连大王也不例外!
    这是从秦哀公时代就形成的规矩,秦国从上而下,无一人不遵从!
    他到逍遥居时,眼睛就亮了:只见真公主、小寒、太平公主等全来了,当然,还有他们的绝对保镖,林氏姐妹!
    “老将军请坐,哈哈,我们知道这段时间老将军辛苦得很,所以,咱们一回来,就必须宴请老将军!在政儿那里你不敢痛快,在我们这儿,可以随便,痛痛快快喝酒、说话就行了!”真公主的声音已响起来了。
    的确,这里太奇怪了,连平民,甚至奴隶都可以来,而且,请安之后,可以随便吃喝,但必须有目的,否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会被轰走!
    嬴齐赶紧请安,随后,就直截了当了:“老祖宗一定知道最近关于大王身世的谣言了,虽然,说得不明不白,但煞有其事,听说是王太后那里传出来的!当然,操作的人是长信侯嫪毐,似乎真有惹事啊!当然,嫪毐的目的是什么,老祖宗应该明白吧?
    “嗯,老将军说得是啊,哈哈,我们回到咸阳,丫头们就把这事情告诉我们了!不过,这其中的波澜无所谓了,长信侯嫪毐的事儿肯定由大王自己解决!至于王太后那里,只有本公主出面了,这事儿老将军就不要管了!至于政儿的身世,告诉你也无妨,太平姐姐,由你来说吧!哈哈,没想到,最终还是由说出来了!”真公主我长大了
    太平公主妩媚一笑,亲了小寒一下,才乐了:“老将军,这事儿嘛是本公主亲自操办的!不过,政儿的确是嬴氏的子孙,他的母亲是我们真儿,至于父亲嘛,是谁,就不用本公主多说了吧?哈哈!”
    “啊!”此语一入耳,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嬴齐瞪大了眼睛,下巴几乎要落到地上去了,嘴可以塞几头牛了!
    原来如此,果然,并非空穴来风,事出有因,而且,竟是如此惊天大秘密,只不过,比传说中好了何止千万倍!
    如此说来,嫪毐的真实目的,无非是想做秦国的太上王,甚至,想取嬴政而代之了!
    理清了思路,弄明了原因,嬴齐尴尬一笑,苦笑道:“的确是惊天大秘密,王太后、嫪毐此时故意扭曲,目的很阴险!只怕,非用雷霆之手段处理不可了!老祖宗要将此事公告天下吗?”
    他当然知道,她们此时说出来的原因,就是想让他保守秘密,同时,又想让他安抚好嬴氏众人!
    “嘿嘿,这种事情嘛,其实我们无所谓,不过,于先王面上不好看,况且,他们说得那么隐讳,目的还是挑动你们惹事生非,对不对?所以,只好请你最好守口如瓶了,明白吗?”太平公主眼睛已像剑了。
    嬴齐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苦笑道:“是,可是,当时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要替换先王之子呢?他又在哪儿?”
    他指的,当然是嬴异人之子!
    “嘿嘿,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当时,嬴异人被吊在赵国邯郸的城墙之上,生死难卜,而赵姬刚生出来的小孩子却死了,所以,我们只得用真公主与我哥哥的孩子代替了,一方面安慰赵姬,最主要的是拯救嬴异人,懂了吗?哈哈,老将军要怪我们吗?”太平公主开心地笑了,似乎根本没将嬴齐当回事儿了。
    这时候她甚至有了顺我者昌、逆我者王的心思,只要嬴齐不听话,想搞乱大局,立刻诛杀,毫不容情!
    哪知嬴齐却哈哈一笑,乐了:“难怪嬴政,啊,不,大王如此出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哈哈,老祖宗,我们大秦想不统一天下都不可能了!多谢老祖宗,多谢小寒王子!”
    见他如此开心,太平公主才满意了,笑了:“很好,总算你这老家伙脑子正常,否则,本公主都要考虑要不要灭你这个活口了!哈哈,记住了,好好办差,办不好,提头来见!”说完,脸上又是一阵杀气。
    嬴齐一呆,吓得几乎魂飞魄散:“是,是,是,老祖宗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心里早就美成一锅粥了:如此好事,当然妙了,嘿嘿,这血统太高贵了吧,比大秦的还要高啊!
    秦国人早就知道小寒、太平公主的来历,哪敢有半点不爽快?更何况,又是老祖宗的亲儿子?
    “好了,正事谈完,咱们是不是该开怀畅饮了?老将军,本王子知道你在政儿那里没喝好,所以,这会儿咱们正好尽兴!哈哈,来,我们先敬嬴老老将军一杯!”小寒得意地笑了。
    像没事儿发生过似的,一切都那么自然,令嬴齐不得不佩服:“这小寒王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潇洒,佩服,佩服,哈哈!嬴齐敬王子、各位老祖宗!”
    刚才,他的确被太平公主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对自己不满意!
    这下,所有人都开心了,一个个都愉快地饮酒了,气氛也好得不得了了!
    果然,嬴齐放下了包袱,喝起酒来就爽快了,大笑道:“老祖宗放心,嬴齐稍后会与嬴迈等处理好咱们内部的事情的,只是,王后那里,只怕大王出面也不好办啊,不知道老祖宗以为如何?”
    闻言,太平公主笑了:“这是秦国的事儿,虽然麻烦一些,但,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真儿公主会与我一起处理这件事情的!不过,大王那里,你明早还是先进宫,让他先吃一颗定心丸,否则,如果政儿给你们记一笔,那,你们几个老家伙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是,老臣明白,老臣明白!哈哈,这是我们大秦最重要的时刻,我们不敢多事的!先前只不过一点点小误会而已!”嬴齐已头上冒汗了。
    真公主叹气了:“王太后那里你们就别管了,咱们会让她颐养天年的,否则,政儿也算不教了!她毕竟是政儿的养母有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嘛,哈哈!说起来我这个母亲反而有点不称职,幸好,我们寒哥哥、太平姐姐将嬴政教导得非常不错!”
    “嗯,这事儿目前就这么处理了!至于那个长信侯嫪毐的事儿,嬴老将军也不必掺和,目前,他住在封地,似乎想玩把戏了,交给政儿处理吧,那小子应该会应付得很好的,咱们都不用担心!”小寒自信地道。
    自从嬴政他们成功地铲除了吕不韦及其党羽,手段激烈,他们早就觉得嬴政必是一代明君了,所以,他们早就主动地撤退了!
    只有在当嬴政面临不好解决的问题,比如王太后这类棘手的事情,他们才出面,免得那小子的声望受损。
    嬴齐已是一脸甜蜜了,比喝了蜂蜜还要甜美,笑了:“哈哈,原来我们还有点担心,没想到,事情的结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我们还以为又是吕不韦式的计划,没想到,大王竟有如此高贵的血统,哈哈,痛快!来,嬴齐敬几位老祖宗!”
    “老将军,这事儿最好到此为止!嬴迈他们那里,你就说那不过是长信侯嫪毐在给你们开玩笑!至于处理嫪毐一事,目前看来,的确宜速,不能拖了!太平姐姐以为如何?”真公主赶紧再度提醒嬴齐了。
    太平公主冷眼看了他几下,才笑道:“处理这种事情嬴政最有经验了,放心吧,他明天会来的,哈哈,咱们明天再议,今晚只喝酒,不准再提这件事情了!嘿嘿,谁提,罚酒!”
    嬴齐再喝一阵,就自去了,正所谓来时惴惴不安,去时已满心欢喜了。
    见他去了,真公主才叹息道:“唉,我们大秦这帮老臣就这帮老臣最忠心,也,最让人难受,是不是,寒哥哥、太平姐姐?”
    “哈哈,没有啊,他们跟我们大唐那么老家伙比起来差远了!嘿嘿,说句不好听的,我们大唐的那些老家伙,本公主有时恨不得宰他百十人才开心呢!哈哈,可一想到他们的功勋,又总有点不忍!至于王公贵族,嗯,有时真是不忍啊!”太平公主叹息了。
    的确,大唐的那帮所谓“忠臣”、“老臣”,她们早就见识过了,有的还会死谏之类,搞得她们都无所适从,幸好,每一次都玩得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狼狈不堪!
    所以,她太明白真公主此时的想法了,笑了:“嘿嘿,丫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好了,他们也不算太迂腐!这一关其实不算什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