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65
    心里一直痒痒的,好像一直有一只小猫在挠似的。

    定神……定神……武功低默念着盟主教过自己的心法,深深地吸气、呼气……

    唔……还是不行……

    “盟主……”

    “……嗯?”

    武功低翻过身来。

    严同朔撤回了手:“你不舒服?”

    “不是……”武功低摇了摇头,然后一头扎进严同朔怀里,使劲儿地蹭了几下。

    “……”

    “……”

    严同朔把武功低的脑袋按在自己肩窝处,一下一下地摸着武功低的头发,最后在对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睡吧。.

    “嗯……”

    武功低紧紧抓着他最喜欢的盟主,终于开始觉得困了。

    ……

    ——第二天,科学派掌门偷偷摸摸地捉住武功低:“昨天我让你去问盟主的事情,你问了吗?”

    “唔?”武功低的脸有点红,“要不要人陪着睡觉的那个吗?”

    “当然咯。”

    “是……是的……”

    “那盟主怎么说?”

    “盟主说,好……”

    “哎呀呀……”科学派掌门说,“之后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科学派掌门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认识一个男人,都应该知道,在盟主答应了之后,需要做的就是去那些花月场所里面找一个有貌又有才的姑娘。

    “唔……”其实,也没做什么……

    “再然后呢再然后呢?”

    “再然后……”武功低说,“盟主告诉我,不能告诉你……”

    “……”

    “但是,盟主说,我找去的人,他非常满意……”

    “哎呀呀……”

    “说这件事你做的好。”

    科学派掌门顿时眉开眼笑。

    这回,马屁总算是拍对了地方。

    “武功低,”科学派掌门说,“少林派掌门的师叔就在前面的茶馆等我们,有些话要对大家说。”

    “少林派掌门的师叔?”

    “没错。”科学派掌门说,“少林派掌门的师叔参加了上一次对魔教的大战,但是已经归隐江湖很多年了。我知道他住在附近,于是请他出来,讲一讲他所知道的事情。”

    “这……”武功低问,“既然已经归隐江湖很多年了……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住在附近的呢?”

    科学派掌门傲然道:“我告诉过你的东西里面,有哪一样是错的?”

    “没……没有……”

    “既然这样,那你现在唯一可以做到而且需要做到的事情就是相信。”

    其实武功低觉得这话没有什么逻辑,但是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于是武功低等人就在茶馆里面见到了少林派掌门的师叔。

    是一个胡子全白的老头子,走起路来下盘轻浮,显然已经没有武功。

    “上一次对魔教的大战,已经是五十年前了。”

    众人都静静地听着那过去的事。

    “当时,我们连教主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七大护法拦在了外面。”

    “东西南北中发白七位护法全都在场的时候,可以摆出一个阵法,简直就像铜墙铁壁一般,很难攻破。”

    “……”

    “这个阵法,就叫做垒长城。”

    “垒长城……”

    就连武功低都不知道这一点。

    他在魔教那么久,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垒长城的阵法。

    “其实,当时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少林派掌门的师叔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阵法虽强,也会偶露破绽。”

    “……”

    “但是当时,我们并没有必胜的信心。我们想的就是,能打到哪就算哪吧,摧毁魔教,太艰难了,我们做了自己该做的事,也就问心无愧了。”

    “……”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少林派掌门的师叔又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们能够再多一些坚决,可能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

    “……”

    “这需要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盟主。”少林派掌门的师叔看着严同朔,道,“能够鼓舞所有人的精神领袖。在队伍焦躁的时候让他们冷静下来,在大家士气低迷的时候让他们进入状态,在局面不利的时候扭转部分场面、在心理上重新占据优势……这并不容易,当时我辜负了大家,但我觉得你可以做得到。”

    “我解释一下……”科学派掌门说,“上一次大战呢……师叔就是领袖来着……”

    47、第二次作战会议

    --------------------------------------------------------------------------------

    师叔又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无数次梦见自己又回到了狸猫神教总坛,和众人一起浴血奋战,可惜,醒来终究还是会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

    “这是师叔最大的遗憾。”科学派掌门又继续当着翻译,“那场大战之中,师叔本来的任务是从远处刺杀魔教教主。”

    “这……这不太好吧……?”有人质疑道。

    “对魔教还用得着讲江湖义气吗?除掉祸害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为了跟他们搞什么堂堂正正公公平平而牺牲更多正义凛然奋发向上的好青年,真的值得?”科学派掌门训斥道,“在这种关键性的大战当中,就不要再摆出那种理想主义的姿态出来。当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胜利的渴望超过了一切。大家谁都不想那么做,但是,为了歼灭魔教,我们的正道弟子们成为了自己平时最不屑的那种人,使用出了明知是很卑鄙下作的手段,咬着牙做下去。不过,这又有什么值得苛责的呢?”

    “唔……”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在场的人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扯远了。”科学派掌门又说,“那场大战之中,师叔本来的任务是从远处刺杀魔教教主。可是……喂了毒的暗器却从教主脸颊旁边擦过。不过是不是受了行动失败的影响,在之后对魔教的围剿中,师叔状态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