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50
    。但是,大家普遍认为,任志鸿的《优化设计》不及王后雄。这一个是一个传说,经过了一代又一代,已经被说得神乎其神。难道现在,王后雄的秘笈,又重现天日了吗——

    “这部秘笈——”严同朔道:“分为初一、初二、初三、高一、高二、高三一共六本,难度依次递增。现在,这六本分散在外,因此——”

    “我明白了。”武功低点了点头,原来武惊云要的是这个……

    之后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那个,严同朔。”

    “嗯?”

    “你就不怕……你就不怕……我真的是叛徒吗?”

    严同朔低头看着武功低:“我相信你。”

    “盟……盟主……”

    “就算真是,我也还是要救你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熊猫上一周病倒了...病倒了...午睡时开着电热毯,又因为热而把被子被踢掉了,冰火两重天= =

    于是只把学术新星的完结章给更掉了!

    33、秘笈

    武功低想了一想,又问:“那么……王后雄的这部秘笈……在苹果派手中是吗?”

    “苹果派只得到了其中一本,是最为基本的‘初一’。”

    “哦……”武功低总算明白被魔教盯上的原因了。

    爹娘说,王后雄的这部秘笈每次现世,都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据说,它分三层完全解读了古往今来的多套经典武学,其中第一层是知识?能力聚焦,第二层是方法?技巧平台,第三层是创新?思维拓展,融会贯通并全面升华。

    江湖中人总是如此迷恋这类窍门一样的东西。

    前些年,带有“黄冈”二字的秘笈特别流行,比如《黄冈密卷》、《黄冈兵法》等等,因为,黄冈一直人才辈出,所以社会上普遍认为他们有一套自己独特的秘诀。《黄冈密卷》上就写着:“由黄冈市一批久经沙场、长期战斗的状元师父亲自执笔完成……”等字样。但是,后来,调查发现,这却只是借机炒作而已。黄冈的师父们说,已经被弄得哭笑不得,不仅自己没有编写,整个黄冈也没有人编写,几十个作者的名字,一个都不认识。

    幻想顷刻成为泡影,江湖中人再次寻找那王后雄。

    看来,已经有了眉目——

    “武功低。”严同朔扳起武功低的脸:“饿吗。”

    “唔,唔。”武功低道:“是的。”

    在那思过崖,武功低经常会受到虐待,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等我一下。”严同朔道:“待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拿些吃的,很快便会回来。”

    “好……”

    于是严同朔闪身出去。

    前脚刚一离开,武功低便听见门外有人说道:“哎哟!盟主!”

    武功低心里咯噔一下。

    那小子看了看紧闭着的房间大门:“是在商议要事?”

    严同朔一开始没说话,过了几秒才道:“没有。”

    “咦?”对方又问:“那,里面是谁?”

    严同朔道:“不是武林中人。”

    “……嗯?”

    “别的朋友。”

    “……哈?”

    严同朔咳嗽了一下:“女的。”

    “哦——!!!”那人恍然大悟:“盟主你在偷人!!!”

    严同朔没说话,等于默认:“别乱吵吵。”

    “知道!知道!”对方嘿嘿笑道:“我肯定不会说!”

    “别让我听见什么闲言碎语。”

    “当然!当然!”那人拍着胸脯道:“这事儿!男人都能理解!”

    接着便没有了声音。

    严同朔似乎已经走远。

    武功低仔细琢磨了一下刚才那二人的对话,不甚明白。

    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武功低才又看见了严同朔。

    严同朔端了一个食盘,里面有些饭菜。

    武功低风卷残云,吃得一粒不剩。

    这个过程中,严同朔一直在旁边看着。

    “那个,”武功低问:“刚才遇到了谁?”

    “武林联盟的人。”

    “哦。”武功低说:“是不是很危险?”

    “嗯。”

    “他会不会猜到是我?”

    严同朔摇了摇头:“应该没往那想,被我误导到了别处。”

    武功低回忆了一下。

    严同朔说“不是武林中人”、“别的朋友。”、“女的”,对方就明白了。

    可是明白了什么呢——

    他说偷人——

    于是武功低问:“什么是‘偷人’?”

    “……”

    武功低锲而不舍地问:“到底什么是‘偷人’?”

    “就是——”严同朔斟酌了一下措辞:“就是两人待在一起非常亲密,但却不愿让人知晓。”

    “哦——”武功低想了想,自己与盟主,就是待在一起非常亲密,但却不愿让人知晓。

    于是武功低道:“所以,我就是你偷人的对象了。”

    “……”

    “不对吗?”

    “当然不对。”严同朔道:“我们不是。”

    “有什么不一样?”

    “偷人……”严同朔道:“当事双方希望外人永远不要知道。而你……”

    严同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才又继续:“将来是要公布于众。”

    “哦……”

    “明白了吗。”严同朔道:“偷人,并非出于真心,与你和我大不相同。”

    “哦……”武功低道:“我想也是。都已经走进了新时代,想与哪个兄弟朋友待在一起非常亲密完全无需忌讳,有什么不能让人知晓的?”

    武功低一向主张光明磊落。

    这一点,是从豪爽的大姐那里学到的。

    小的时候,有那么一次,全家去听伶人唱歌。

    当时,那一男一女唱到:“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我的心是六月的情,沥沥下着细雨。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