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46
    。

    “这回是什么?”武功低问。

    “三唑伦!”东风使答道:“是镇静催眠药物,可用于临床,没有问题的。”

    武功低伸手接过了仔细看。

    “但是效果却很显著。”东风使又道:“有强烈的的镇静、催眠作用,比普通安定烈上四十五到一百倍!这也是一种麻醉药,有着很强的使肌肉松弛的效果。因此口服后可以使人昏迷晕倒、全身无力,俗称迷药、药。”

    “这样……”

    “但是,”东风使又道:“只能使用一次。因为其成瘾性极强,已被列为几朝朝廷精神药品一类管制。”

    “原来如此……”武功低又问:“那,真的好用吗?”

    “当然。”东风使道:“很多无法进入梦乡的患者都用这个。你听说过前几年逝世的伶人饭岛爱吗?她死后,就在她家中发现了这种药物。”

    “……?”

    武功低琢磨了一会儿,最后终于将它收进兜里。

    ……

    ——武惊云还是像从前一样,经常会来武功低的房间。

    “二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武惊云压迫感给人的压迫感极强:“你知道么,狸猫已经有二百五十年没有启动过教主的弹劾程序,我这一任,竟然出了这一档事。”

    “哦……”

    武功低心想,你被弹劾了才好呢。

    “你和严同朔的事情,我不想说,于是众人议论纷纷,有了各种坊间传闻。”

    “唔……”

    “有些猜测甚至难以入耳。”

    “是……是什么……”

    武惊云没有回答,却又道:“我的威信降低不少,难以服人。教中已有不少人感到疑虑重重。”

    “这…… ”

    “二哥。”末了,武惊云突然直盯着武功低:“你要对我负责。”

    “唔?”武功低结结巴巴地问:“怎么……怎么负责?”

    “以后我会告诉你。”武惊云道:“先等你习惯了这个地方以后。”

    “……”武功心里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犹豫了一下,武功低终于鼓起勇气,道:“惊云。”

    “嗯?”

    “再过几天……”武功低说:“是爹的寿辰。”

    “嗯。”

    “我们回去给爹庆生好吗?”

    “嗯?”武惊云问:“二哥想家了?”

    “对……”

    武惊云对着武功低看了片刻,才点了点头:“行。”

    “咦?”武功低倒是没想到武惊云会这么干脆地答应。

    “这样也好。”武惊云又说:“回了武家,你就不会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

    武功低知道武惊云指的是什么,他不觉得那些是莫名其妙的话,但是在这时候,武功低不想与武惊云争论些什么,早点出了这个魔教才是最重要的。

    ……

    ——就像武功低预料到的那样,在回家的路上,武惊云盯得很紧。

    武惊云想到武功低可能要逃,因此非常谨慎。

    武功低本想找到个空隙,将“三唑伦”倒在武惊云的水杯中,但是就连这点,都根本没有可能做到。

    武惊云太小心了。只要武功低有一点点动作,武惊云的眼神就会飘过来。

    如果武惊云有必须处理的事情,出门之前也会把武功低给随手绑住。

    武功低无法倒药,心里着急,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硬闯肯定是不行……武惊云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就连“嗖嗖嗖嗖”,都可以被他看破,因为武惊云对这些奇门八卦也是了如指掌。

    但是,这机会千载难逢,错过了,估计就再也没有了。

    就一辈子……都回不去“攻无不克”山庄了。

    ——这一天晚上,武功低躺在床上,旁边还有武惊云。

    “二哥。”武惊云说:“我们又睡在一起了。”

    “是……是吧……”

    武惊云心不在焉地应着。

    武功低记得之前只有过一次这种同床共枕的情况,就是武惊云十八岁的那一天。

    到底要怎么才能逃出去——

    这时武功低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爹娘曾经说过,以前有一个叫楚留香的人,和那个水母阴姬打斗的时候,用身子紧紧缠住了对方,然后,口对口,鼻子压住鼻子,令其不能呼吸,最后终于打败了这个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水母阴姬。

    唔……

    这样啊……

    武功低背对着武惊云,面朝着墙,偷偷地将怀里的“三唑伦”拿了出来。

    小心地倒在手中,看了一看之后,便张口服下,将药物藏在舌头底下。

    “……”武功低准备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突然一个大海豚式的翻身,“咚”地一声砸在床板上,正面对着武惊云。

    “……?”

    武功低一言不发,扑上前去,伸手死死搂住住武惊云,连两条腿都用上了,牢牢地压住。

    一定要拼了老命去,让武惊云动弹不得……

    “……”武惊云好像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然后,武功低眼睛一闭,小鸡啄米似的一低头,便贴上了武惊云的嘴唇。

    “……”

    还要将东西送进去……唔……

    武惊云竟然很乖地没有动。

    武功低有点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继续趴了一会儿,想着那麻醉药应该已经开始效用了,才观察着,慢慢地爬起身。

    “二哥。”武惊云问:“你这是干什么?”

    “咦?!”

    武功低赶紧又趴回去。

    “真没想到——”

    “呃……”为了不让武惊云发觉异常,武功低极力岔开话题:“爹的生日,我们送些什么寿礼好呢?”

    “我想想……”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并没过多一会儿,武惊云慢慢合起眼:“二哥,我突然觉得很困。”

    顿了一下,又道:“而且全身没有力气。”

    “这……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