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21
    化作一张纸。’说得就是,你要挂了。”

    “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你伤心至极,从此浑浑噩噩。这里,依然有一句诗。‘观身话往事,如梦游青天’。”

    “什么什么……?”

    科学派掌门投来了蔑视的目光:“你们这些世家子弟,就是不喜读书,连这么有名的诗都不知道。可叹、可叹!”

    武功低知道科学派之所有被称为科学派,就是因为爱读书,因此沉默不语。

    其实武功低觉得自己念得也不少,只是不能和科学派的掌门相比,后者起点实在太高。

    “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你的爹娘看你这样可怜,也找上那个女人,双双送命。这里自然也有一句诗,‘不知苍梧处,气尽呼青天。’”

    “不知苍梧处,气尽呼青天……”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经过这一次,你为了死去的父母终于又振作起来。这里雷打不动地有一句诗,‘不知眼界阔多少,白鸟飞尽青天回。’”

    武功低挣扎着道:“等……等一下……”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遇到了一位叫做归雁的姑娘,她很喜欢你。这里海枯石烂地有一句诗,狎鸥轻白浪,归雁喜青天。”

    “……”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她总是盼着你去和她相好。这里天长地久地有一句诗,‘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她询问过你的过去,你也如实告诉了她,但她却并不在意。这里地老天荒地有一句诗,‘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那个……”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你们非常非常恩爱。这里生生世世地有一句诗,‘指望蓬莱,仰卧摸青天。’”

    “咦……?”

    仰卧摸青天……

    好像……有点限制级……

    “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再然后,最后就此结为夫妇,这里永垂不朽地有一句诗,‘偃蹇月中桂,结根依青天。’”

    “……”

    “怎么样?”科学派掌门很得意地说道:“只要记住这诗,便不会忘了故事。这些诗连起来,便是这样——”

    说着,科学派掌门又背诵了出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天涯芳草有归路,碧海青天更艰难。忆君迢迢隔青天,刺破青天锷未残。有底春风能好事?解持刀尺翦青天。肠断青天望明月,别来三十六回圆。眼见长江趋大海,青天却似向西飞。吟诗作赋北窗里,安得青天化作一张纸。观身话往事,如梦游青天。不知苍梧处,气尽呼青天。不知眼界阔多少,白鸟飞尽青天回。狎鸥轻白浪,归雁喜青天。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指望蓬莱,仰卧摸青天。偃蹇月中桂,结、根、依、青、天!”

    说完,又道:“怎么样?非常容易是不是?这样一来,关于身世的问题,就变得很简单很简单了。”

    “……”

    “……”这个是严同朔。

    “……”这个是丐中丐。

    “……”这个是少林方丈。

    “……”这个是武当道长。

    “……”这个是闲杂人等。

    “根据这些诗句呢,就可以浮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武青天的第一个妻子就叫做碧海,夫妇两个生活非常艰难困苦,吃也难、住也难。后来,碧海背弃了武青天,说太穷,与另一个男人离开了家。武青天追上门去,却被对方刺了个透明窟窿,肠子都破掉了,然后对方又是一刀,划破了皮肤,你差点被砍成两半,眼看就要不行了。武青天的前妻以为武青天很快就要死去,竟然也没有伸出援手。武青天伤心至极,从此浑浑噩噩。武青天的爹娘看儿子这样可怜,也找上那个女人,却双双送命。经过这一次,武青天为了死去的父母终于又振作起来。遇到了一位叫做归雁的姑娘,归雁很喜欢武青天,总是盼着武青天去和她相好。她询问过武青天的过去,武青天也如实告诉了她,但她却并不在意,两个人非常非常相爱,最后就此结为夫妇。”

    ——这比那什么幺蛾子记忆窍门容易记多了。

    现场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今天就到这儿吧。”严同朔站起身,看了看武功低:“明天华山派的掌门会教你一套功夫。”

    “功夫……?!”武功低的眼睛亮了。

    “是轻功。”严同朔又道:“这样,如果被魔教发现了底细,也好全身而退。”

    “哦……”原来,不是杀敌的法子么——

    “这可是华山派的掌门从不外传的高深武学。”

    “谢……”武功低道:“谢谢……”

    “武功低,”科学派掌门突然语重心长地道:“武林工会关心你。”

    “……”

    “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有坚定克服一切的决心,再加上以盟主为首的各级领导无私的关爱和帮助,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

    “要心存感激!”

    一瞬间,武功低好像有点明白了……那次严同朔评论科学派掌门时说的“马屁精”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明明读了那么多书……

    ……

    ——当天晚上,武功低正缩在被窝里,第第一百遍地念叨自己假身世的时候,严同朔突然推开门进来。

    武功低钻了出来,站起了身:“那个……有什么事吗?”

    “嗯。”严同朔进来环视了一下房间:“你那个归雁,我已经找好了。”

    “归……归雁?!”

    武功低呼吸有点急促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男女之事上大概是个老大难。

    家里除了五弟,剩下的手足全都已经成家,武功低看着看着,有些羡慕。

    自己同样也到了这个年纪,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

    可是——唔——武功低却感到无从入手。

    爹娘肯定是不会管的,江湖中人也不讲究父母媒妁之言。

    那靠他自己呢?

    武功低觉得前路比较灰暗。

    江湖中人,自然也要迎娶江湖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