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20
    和一盒墨,准备好了之后,便开始动笔作画,片刻之后便呈现出了一幅图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一……”武功低说:“一团毛线……”

    科学派掌门摇了摇头,又重新画了一遍:“这回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还……还是一团毛线……”

    ——科学派掌门气得摔了笔。

    严同朔轻抬手腕,拿起了笔:“魔教的人……我倒是也会过几个。”

    说着便沾了写墨,寥寥数笔,一人跃然纸上:“这便是魔教的左护法,眼角有痣。”

    “……”

    “这是右护法,六根手指。”

    “……”

    学会辨识众人之后,科学派掌门又拿着那些画像详细地进行了一番考试,确认武功低已经全部了然于心。

    “接着……”科学派掌门又说:“关于身世,要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说你是武家人,肯定是不行的。”

    “哦……”

    “想要加入魔教……”科学派掌门沉吟了一下:“想要加入魔教,一定心理变态,因此需要一个凄惨身世……”

    作者有话要说:科学派掌门画的图...大概...是这样吧:

    例1:

    例2:

    今天早上呢...梦见自己做数学题...一共有四张卷子要做呢。熊猫拼死拼活,终于完成了,最后发现,嘤嘤,有两张弄错掉了...作业应该是另外的两张...于是就又做,一共在梦里写了六张卷子...到底为什么...不仅在现实中,就连在梦里也这么笨啊...

    然后呢,就想起了大二时的一件事。那个期末很疯狂,几门连在一起,范围超广。倒数第二门考完之后同学们都很焦虑地问我:你准备明天的那科了吗,有好多要看...当时没有一个人已经开始复习了呢。熊猫很得意地说:嘻嘻,我已经看完一些啦,是xx这一部分哟!所有人都奇怪地看着我,说:这不在考试范围里啊...

    ☆、培训

    “你呢,”科学派掌门又道:“就用‘武青天’这个名字。”

    “武青天……”

    武功低觉得很满意。

    其实这也并不能说是好名字,可是,武功低名叫武功低,与原来的一相比,不管什么,都显得很动听。

    “对。”科学派掌门说:“你的第一个妻子呢,就叫做碧海。”

    “碧海……”武功低用心地记着。

    “你们夫妇两个,生活非常艰难困苦。吃也难、住也难。”

    “哦……”

    “可是有一天,碧海背弃了你,说你太穷,离开了家,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呃……”

    “你追上门去,却被对方刺了个透明窟窿。”

    “……”

    “肠子都破掉了。”

    “……”

    “对方又是一刀,划破了皮肤,你差点被砍成两半。”

    “咦……”

    “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

    “你的前妻以为你很快就要死去,竟然也没有伸出援手。”

    “……”

    “你伤心至极,从此浑浑噩噩。”

    “……”

    “你的爹娘看你这样可怜,也找上那个女人,双双送命。”

    武功低看了一眼自己的爹娘,爹娘听见这话似乎也不是很爽。

    “经过这一次,你为了死去的父母终于又振作起来。”

    “然……然后呢?”

    “遇到了一位叫做归雁的姑娘,她很喜欢你。”

    “哦……”

    “她总是盼着你去和她相好。”

    “咦……?!”

    “她询问过你的过去,你也如实告诉了她,但她却并不在意。”

    “……”

    “你们非常非常相爱。”

    “这样……这样还好……”

    “最后就此结为夫妇。”

    “嗯……”

    武功低想回忆一下,可是却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

    科学派掌门看出武功低并没有记住,倒是不生气,只是笑了笑:“我这有记忆的窍门。你只要背熟,即使被问起,也保证不会露馅。”

    武功低眼睛顿时亮了:“请告诉我!”

    “首先呢,”科学派掌门道:“你的第一个妻子就叫做碧海。这里有一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可作为辅助。”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然后,夫妇两个生活非常艰难困苦,吃也难、住也难。这里也有一句诗,‘天涯芳草有归路,碧海青天更艰难。’”

    “唔……”武功低跟着重复道:“天涯芳草有归路,碧海青天更艰难……”

    “再然后,碧海背弃了你,说你太穷,离开了家,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这里还是有一句诗,‘忆君迢迢隔青天’,说的就是他们两个奸-夫-淫-妇,背着你互相思念。”

    “咦……咦?”武功低已经有点晕了。

    “再再然后,你追上门去,却被对方刺了个透明窟窿。这里还有一句诗,‘刺破青天锷未残。’记住了吗?”

    “……”武功低这时已经完全跟不上进度了。

    “再再再然后,对方又是一刀,划破了皮肤,你差点被砍成两半。则是‘有底春风能好事?解持刀尺翦青天。’”

    “……”

    “再再再再然后,肠子都破掉了。这里……”

    这时武功低已经知道下文了,道:“有一句诗……”

    “不错。”科学派掌门投来了赞许的眼神:“再再再然后,就是‘肠断青天望明月,别来三十六回圆。’”

    武功低默默念道:“肠断青天望明月,别来三十六回圆……”

    “再再再再再然后,眼看就要不行了。这里照例也有一句诗,‘眼见长江趋大海,青天却似向西飞。’”

    “……”

    “再再再再再再然后,你的前妻以为你很快就要死去,竟然也没有伸出援手。这里,仍旧有一句诗,‘吟诗作赋北窗里,安得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