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 > 武林盟主的命门(肉) > 分卷阅读11
    是什么。”严同朔道:“虽然,魔教这西西黄三字因为实在太过莫名其妙而流传甚广,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至今无人能解,大多数人认为,大概真的是毫无意义。”

    “……?”

    “上一代的丐帮帮主曾经生擒过魔教上一代的发财使。但是,在武林大会过后,发财使对丐帮帮主说,只要你让我多活三天,我便告诉你什么是西西黄。其实此事根本没有商量余地,因为武林大会已经决定了立即处死上一代发财使。可是那丐帮帮主实在太想知道到底什么是西西黄,硬是偷偷地留了那人三天。”

    “然后呢?”

    “那人跑了。”

    “……啊?”

    “上一代丐帮帮主无比悔恨,此后终生都用泥巴堵住自己的一只耳朵,用来警示自己。”

    “哦……”果然,英雄就是英雄……纵然犯了过错,也不会寻找借口,而且敢作敢当……

    武功低想着,不仅心驰神往。

    严同朔看着下面,因为洗脑歌的缘故,正道人士已有一多半把持不住。于是严同朔便不再按着武功低的颈子,却改用双手手掌堵住武功低的耳朵,从悬崖上方发出一声长啸。

    山下正派之中也有几个功力颇为高深的人物,听见这长啸声,立刻也和着,发出了尖利的嗓音,宛如巫峡猿啼、子夜鬼哭,与那洗脑歌的气势磅礴正好相克。

    魔教中后排伴唱的那些功力毕竟大不如白板使,被这么一打断,立即走音,甚至不能发挥出这洗脑歌三成的效果。

    那些一开始丢掉兵刃的正派人士也渐渐回复了清明。

    而崖下的白板使,将手中的玉箫缓缓地从唇边移开,眼神向悬崖上方飘了过来。

    ☆、结盟

    作者有话要说:熊猫不素日更熊猫了...以后请叫我模范熊猫...

    那白板使的眼神向悬崖上飘过来的时候,武功低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

    虽然看不清,但就是能感觉得到对方绝无善意。

    严同朔看着下面:“武功低,下去吧。”

    “什么?”

    “下去吧。”

    “去救人吗?”武功低答道:“那当然好。”

    严同朔刚听见回答就窜了出去,武功低看见严同朔在那峭壁上找到一个一个可以承接的地方,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武功低的视线当中了。

    武功低也开始慢慢地爬下去,一边有些怕,一遍哼唧道:“等等我……”

    可是严同朔早已经不见了。

    武功低越是着急,动作越慢,只能一点一点向下移动着,同时还不断地叨叨:“等等我……等等我……”

    ——最后花了不少时间,终于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武功低看见严同朔正站在魔教白板使的对面,一言不发,却剑拔弩张,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武功低不知道双方已经暗暗地开始了较量,有些纳闷,张口问道:“白板使……你们……为什么要对中原不利?”

    “……”

    “……为什么要危害武林、扰乱江湖?”

    还没等那白板使说话,一旁的东风使突然很感慨地叹道:“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

    他又继续很哀伤地说:“身为魔教,危害武林、扰乱江湖是己任啊!”

    “……”

    “本来,我也可以是正义之士的。”东风使说:“可是,既然随着白板使一起加入了狸猫教,就必须要为非作歹……”

    “……”

    “我们的教派形象就是这样的,第一任教主将教派定位成邪道,并且对内对外宣传都是如此。如果不从,就得不到升迁。得不到升迁,就没有前途……”

    “……”

    “可以说呢,”东风使又道:“是入教,毁了我做好人的机会。”

    “东风使……”白板使将其打断,阴森森地说了一句:“闭嘴。”

    那东风使看起来好像很怕白板使,缩了缩颈子:“哦……”

    “那……”武功低又问东风使:“真的是这样吗?”

    白板使那张很妖媚的脸上绽出一个艳丽的笑容:“就不告诉你。”

    “……”

    “走吧。”白板使看向最开始站在对面的那群人,又开了口:“今天先饶了你们的命。”

    “……”

    说着将目光落在严同朔脸上:“因为来了一个高手。”

    然后又用眼角扫了一下武功低:“还有一个低手。”

    “……”

    武功低心理受挫。

    那白板使,好像一直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偶尔这么扫了一眼,竟然,就已经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低手……

    说着,白板使就转身离开,东风使也赶紧跟上,魔教其余的人其余的人也都跟着离开。

    虽然,走的时候每个人都撂下了一句狠话:

    “走着瞧!”

    “有你好看!”

    “洗洗脖子等着吧!”

    武功低听着不服,也喊回去了一句:“把你们都卖到怡红院去!”

    “……”

    其实武功低一直到现在也不是很知道怡红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只是那天听一个姑娘说,这里的人,最初都是被卖来的,并非自愿,于是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不管是谁,都可以被卖到怡红院里面去。

    魔教走了之后,严同朔转身看了看与魔教对峙的那群人,得知,他们都是苹果派的人。

    “盟主出手相救,苹果派非常感激。”

    严同朔脸上看不出表情:“魔教到底为什么盯上你们?”

    苹果派为首那人好像有点犹豫,衡量了一下,最后却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严同朔没再说什么。

    武功低在一旁看着,一直等着,对方却始终没有问武功低的名字。

    武功低很想说自己是武功低,可是显然没有人对此感兴趣。

    他心里有那么点失落。

    可是武功低也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做,没有资格留下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