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85
    温扬简直风中凌乱,低头看自己指尖都觉得不真实。他又抬头看李牧,觉得自己声音简直能拉出丝儿一样。

    “你说真的,男人还能有这功能,你教教我,让我也体验体验。”

    李牧笑:“你这也要博人眼球?我说真的,胖仔真是从我肚子里拿出来的,有没有听说过人造胎盘,跟那个差不多,不过我的可以循环利用。”

    温扬嘴张到简直可以塞下自己一整个拳头,他看着李牧,好像长久以来第一次真正认识这个人,从前看到的都是虚伪假象,而如今才从他特意扒开的皮囊缝隙看到一点点内里,只能无言以对。

    “好了大少爷,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想不想给薇雅出气?我和你一起?”

    两个人像两个少年犯,一路飙车到袁氏集团楼下,然后打开车门大摇大摆进入金碧辉煌摩天大楼。

    只是李牧没想到,他这辈子大概都再见不到袁显,在袁氏坐镇的只有那个曾经简单到通透的小警/察。

    袁家举家移民?温薇雅说袁显看上了个洋妞,袁元却说是他哥哥在酒吧喝酒喝到半身不遂,不得已送出国紧急治疗。

    究竟谁是谁非?谁又说的清楚。

    李牧想,哦,温如雪,你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他站在摩天高楼的顶层,看着底下蚂蚁一般人群。好像时光突然静止,隔着时空屏障凝望别人游走的社会边缘,剩他一个人孤独在外。包括温如雪,都与他隔着千山万水,悬崖绝壁无法飞渡。

    “你觉得是我爸爸做的?”温扬站在他身后,两个人面无表情毫无交集,却又好像形影相吊。

    李牧想,其实他早就开始怀疑,只不过不愿承认罢了,温如雪,温柔轻吻浅浅笑,连名字都如同易化白雪,却原来如此捉摸不透。

    可怜巴巴能被人随意踩在脚下如同蛆虫的张易升,在医院意外死亡的温梁,被警署层层调查还是立为悬案的梁安,自杀成谜的温薇安,半身不遂的袁显,失落到脱了人形的温薇雅,甚至自从薇雅订婚宴之后就不见踪迹匆匆回法国的ariel。

    所有人背后都好像有一只手,任人搓圆揉扁无法反抗。每个人都成了温如雪手中的优伶,顶着他想看的皮囊招摇过市,没用或稍微忤逆就被随手丢弃。李牧看不清事实真相,可凭空臆想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温如雪说:任尔刀光剑影群狼环伺,挡路者挥手斩其头,这大路朝天腥风血雨,纵我一身独往,能替你杀将出一条血路。

    果然是一条血路,李牧甚至觉得连自己手里都占满鲜血。一个捉摸不透几乎年过半百老人家,前事不计,李牧只思量他知道的事。

    对于温如雪来说,最重要的人有两个,可他却不晓得如何对待,只能让他们都无风无浪待在身边保护起来毫无自由。哦,可能现在要加上第三个,温新城,一个什么都不懂小屁孩。

    “爸爸。”李牧正想着,却听见背后温梁一声刻意压低声音的惊呼。他猛地回头,看见温如雪一双笑眼,和冲着自己伸开的臂弯。

    他依旧带着那么温和笑意,低声浅笑,温柔溺死人地喊:“宝宝,过来。”

    宝宝,过来。多迷人话语。

    李牧突然一冲动,就想扭头逃离,那胖仔怎么办?二十三岁的生命,居然就如同网中鱼,夕阳一般随时间沉没,无法阻断,不可逆转。他踌躇许久,才在温扬目光里慢慢走向温如雪怀里,随后被他紧紧抱住。

    他实在有些累,却不是精疲力竭那种累,而是缓慢地被抽丝剥茧般耗光力气,眼睛自然而然要合上的那种疲惫。

    他跟温如雪回家,好像一切都被迫抛在脑后。

    晚饭时候依旧扒光两大碗米饭,然后晃晃悠悠给小胖仔喂奶。咕咚咕咚一大奶瓶子见底,小胖仔咂巴着嘴巴嘻嘻哈哈笑。温如雪看着李牧和小东西微微地笑,吻了李牧额头,再亲亲胖仔脸颊。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到晚间冲完澡又被剥光了衣,两个人面对面吻到如胶似漆。李牧将手指插/进温如雪发间,放松身体接纳他的进入,一如以往缱绻多情。

    事后他问:“温先生,既然一开始就不想薇雅和袁显在一起,何必答应他们订婚?既然一开始想要温梁死,何必送他进医院?张易升虽然是个社会渣滓,叫他立刻下地狱不是很好,何必叫他日日受苦楚?”

    虽然温如雪所有作为在许多人眼中也不过如此,比如日日街头有人西瓜刀砍人,黑/道大佬杀人越货,看谁不顺眼直接叫他死无全尸。在其位,谋其事,李牧没那种觉悟,一时间无法看透。所以,不接受就是不接受,从潜意识里就觉得这是荒谬的,无法理解的。

    温如雪抱紧他,悄悄在他耳边说大概无第三者知道的辛秘。

    他说:“宝宝,你晓得梁天么?晓得红港第一大帮洪兴帮么?你以为的那些都不是我做的,是梁天,他是洪兴帮第一话事人。”

    哦,果然,两个从小穿一条裤子生死交,合起来就翻手云覆手雨,睥睨众生蝼蚁。

    李牧笑了笑,在温如雪怀里翻了个身:“唔,别胡说温先生,他们和天叔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到这地步?”

    温如雪笑了笑不说话,温暖被窝佳人在怀,谁还去想太多太多无所谓的事。

    ***

    李牧四月初回归校门,四月末又办休学,几乎和曾经肚子里揣着胖仔时候一样,不见天日,多大屋走几圈也到了尽头。

    老人家每日晚出早归,夜夜似抱着宝贝睡觉,连顾嫂都看的到山雨欲来,只有小胖仔每日吃吃喝喝不晓得苦愁何物。

    李牧整个人如同一尊苍白的精致蜡像,被养在金丝笼里还不允许死亡。他被赋予生命,每日负责让温如雪看到,抱在怀里,装作其乐融融。

    四月到六月,流年一样转瞬即逝,直到七月流火。

    李牧趴在床上,和胖仔一起读一本花花绿绿漫画书,咸蛋超人光波打怪兽,小孩子看不懂,花花绿绿图个热闹。

    “啊……”胖仔腆着小胖脸和李牧说话,父子两个心有灵犀,沟通自然。

    李牧洗干净手,伸到胖仔嘴里去摸,小东西已经长出第一颗牙齿,捉住李牧一根手指往嘴里送,口水涂满他一掌心。

    “小胖子。”李牧笑眯眯将小儿子抱在怀里,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