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80
    上顶弄,这姿势着力点不同,连下面两个囊袋几乎都要顶进去。

    “温如雪,你今天……喝了王八汤?……还是在外面受了刺激……要回来,折腾我……”李牧被揉到浑身通红,迫不得已伸手推拒,立刻被更紧地抱进怀里。他睫毛上挂出几大颗泪珠子,被逼到再忍不住高声呻/吟起来。

    李牧额头顶在温如雪肩膀上,没力气发声,下面又落尽老头子手里,指腹在溢满液体的小孔轻轻刮蹭,引出一阵战栗。

    疯了,老头子今天是要疯……

    最后一刻来临的时候李牧有些愣怔,虽有才涌上怒意。他一口叼住温如雪耳朵,用力到在上面留下深深牙印。

    “老不休!快带我去洗干净,你还想我进一次医院不成?”

    温如雪只是笑,下面也依旧埋在里面不出来,抱住李牧的动作就像抱一只大号布娃娃,前后左右撒娇一样晃。

    他细细密密亲吻李牧脸颊,挨挨蹭蹭之后下面又颤巍巍硬起来,这次真将李牧骇到头皮发麻。

    他捧住温如雪一张脸,嘴巴对着嘴巴亲了个响,谆谆善诱:“温先生,年纪大了要懂得养生,免得到老中风偏瘫痴呆症,百病缠身都因为曾经不晓得节制纵/欲/过度,说出去多丢人?”

    温如雪对李牧的话全然充耳不闻,将人往床头一按,又从背后深深浅浅抽/插起来。

    他说:“不,我不怕老年痴呆,哪怕变癫佬也赖住你。你不是说有罪要赎?其实所有罪孽都是未完成的爱恨,你一辈子跟着我,我给你足够时间赎罪。”

    李牧已经瘫在他怀里不会动,只当老人家床上一时情热,不预备理他太多。谁知他随即深深一顶,顶到李牧身体都打了个挺。随后说:“一个胖仔哪里够,好不容易找到你,多生几个好不好?”

    李牧听他话呼吸一窒就要拿脚踹人,谁知还未挨上温如雪皮毛就被捉住一只光滑圆润小腿,细细脚脖子被拉开,随即两腿大大分开搭在他胳膊上,面对面又被攻进来。

    到结束已经是凌晨,温如雪撒过火,体体贴贴细细致致将人抱去浴室清理,一具细白温软身子上全是暗红色暧昧痕迹。

    李牧勉勉强强在他怀里睁开一只眼,若不是此时老人家还有用,简直想张口骂人叫他滚蛋。不过今夜与以往不同,两人相处日久,李牧也渐渐懂得揣摩老头子心意,也或许是老头子故意暴露出自己让他揣摩。

    “温如雪,你现在可以说了?是温梁对不对,他出事了?”

    “嗯。”两个人说话全是气流音,空旷寂静浴室里却显得格外清晰:“昨天上午,是医疗事故,不关你的事。”

    洗浴的水声突然沉寂下来,李牧沉默了一会,重新闭上眼,然后说:“哦,是啊,不是我的错,是他罪有应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ziyeziye扔了一个地雷

    尼罗粉扔了一个地雷

    hzs墨瞳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投雷的小伙伴~ =333=

    杀人的不是温梁,写到这儿大家都看出来了吧→_→

    欠两更

    bsp;51

    第五十一章

    于是胖仔的百日宴和温梁的葬礼几乎赶在了一起,温如雪有心带李牧出国注册也要放一放。小东西成日里咿咿呀呀热闹的很,全然不晓得大人心情也不知人生疾苦,他不爱哭,反而很喜欢笑,而且声音清脆,用时下流行语来说,就是很治愈。

    小胖仔白天当日李牧特地向花伯伯告了假,上午时候刚刚从港大回到家,一进门,屋内顾嫂保姆厨师司机站一排,当然还有五六名特派员,虎背熊腰往那一站,不小的客厅几乎都被塞满。

    顾嫂说,温如雪临走前特地嘱咐,给李牧和小胖仔加势,还将自己坐骑那辆金闪闪的劳斯劳斯留下,连日常带在身边的老司机都放在李牧这栋屋。到时候一群温如雪心腹陪这位温家新上位的人物去赴宴,哪怕装腔作势狐假虎威,也很叫别人一翻大跌眼球。

    李牧笑了笑,刚刚从顾嫂手里接过胖仔,一转头,就看见天叔拿着温如雪的刮胡刀站在卫生间门口。果然,连梁天都在,他每次都要以从小穿一条开裆裤为名借用温如雪的刮胡刀,不晓得是不是老头子的东西特别好用。

    正午十二点整,小胖仔正式姓温,温新城大名被记入温氏族谱。温如雪说,红港对他来说是一座充满回忆古老却崭新的城池。李牧却恰恰知道,这是老头子老来得子,欢喜到像个小年轻,汉字实在博大精深,他一时间挑花了眼。于是顾嫂跑去庙里烧香拜福,求签求来的新城两个字。

    小胖仔一直被温如雪亲自抱在怀里,谁见了不管真心假意,都要上来夸赞几句。小孩子不懂事不认生,看每一张笑脸都是善意,咯咯咯咯对谁都笑,肥嘟嘟面颊上一只小小酒窝若隐若现。

    小孩子虽然胖,可饶是如此,白天时候眉眼也已经长开,简直同温如雪如出一辙。李牧托着下巴坐在一边无人理,女人家可以母凭子贵,可惜他却不行。

    李牧想,也许温家真是散财做哪些虚伪的慈善积了德,为何温如雪自ariel离开后就不再轻易留种,本来以为只有一个女儿给他送终,却偏偏在个男人身上喜得贵子。

    温如雪的世界,对李牧来说还是很遥远,生意场上暗流满布,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何况他还高高坐在许许多多境域顶端,稍有不慎就打入地狱,连轮回都没可能。

    这些东西李牧沾一点边就不敢再了解深入,仓库码头马仔帮,连阿sir都和他有私交。不过这对李牧来说似乎都不是大事,他只想读书,好好教育胖仔长大,然后依旧一辈子安生过活,温如雪介入了他的生活,他却不想介入温家的一切。

    李牧在宴会上吃吃喝喝耐心磨光,香槟酒喝了好几杯,对他的酒量也有点上头。海滨城市只有一点不好,海上潮湿咸涩空气经年不散。男士盥洗室一侧有一扇巨大的窗户,两扇窗户都大大向外推开,湿湿热热空气便毫无阻挡穿堂。

    李牧往脸上拍了点冷水,红润脸上的温度便稍稍降下去一点。他今天穿一套白色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修长挺拔,颇有些人五人六的精英风范,他本来长的较小,单看脸还像是个未出学校的学生仔。

    李牧本来弯下腰洗脸,真准备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