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79
    下,还眼睁睁坐陪了几个钟头。

    4,快考试了,不过也快完了,后面润色一下,最后揭示一下杀人凶手→_→然后写一写夫夫和包子的幸福生活就完了

    这不是一篇中规中矩的文,大家说受恶心攻讨厌什么的实属正常。好比上两篇写小人物,心思单纯干净过生活就很好,从来没人说过恶心什么的。但我既然作死了,就作死到底吧,编编说不能坑啊→_→

    bsp;50

    第五十章

    胖仔百日前一个星期,李牧重新回港大读研,胖花教授很是欢迎,师兄师姐毕业了一届,当然还有新的一届上来,李牧重新读研一,依旧是大家的小师弟。

    四五月份天气常常淫雨霏霏,稍不注意犄角旮旯里就长蘑菇发霉。这样天气,屋子里常常开着除湿器,李牧刚回去就被花伯伯捉去做课题,每日图书馆食堂家里忙到三点一线不可开交,连胖仔有时候都照应不到。毕竟他是研一这一届最好用的人,有经验,而且又是小师弟,自然常常被人分配干着干那。

    李牧近两天有点生病,大概红港流感爆发,李牧稍稍赶上了个尾巴。头天晚上喝了顾嫂煲的祛湿茶窝在被窝里捱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发病必然,只是不太严重。

    他捱着鼻腔堵塞感觉风雨无阻去港大上课,走之前连每日必然对小胖仔的一个吻都不敢做,生怕感冒病毒见缝插针,就缠上这小小软软的心肝宝贝。

    一整日头昏脑胀,以致于李牧晚上回家时候根本辨不清方向,刚进门就兜头扑进温如雪怀里,闭上眼睛就睡,清清楚楚感受到接住他的宽广臂弯。

    “怎么回事?”李牧迷糊前朦胧听到温如雪声音,他穿着烟灰色家居棉t恤,看起来年纪和实际很不相符。背后不伦不类绑着个粉红色袋子,小胖仔在里面挣手挣脚咿咿呀呀。

    李牧想,哦,我看错了么?温如雪这个形象真难得。

    李牧发了个梦,这个梦有点光怪陆离,他梦到自己在教堂和牧师忏悔,口口声声请求佛祖保佑。谁何曾见过上帝庇佑佛教中人?而牧师却恍然未觉,略带薄茧的手指抚摸他额头,表情慈爱,他说,真神阿拉会保佑你。

    李牧实在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大面子,佛祖耶稣和真神阿拉,居然同时出现在梦境里,或者是他真有什么不可饶恕需要忏悔甚至打入地狱的恶行?不论哪种信仰大概都讲求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们教人向善,可惜谁也无法一生毫无愧疚从未行恶。

    好比你的爱人为了你和别人争风吃醋,不小心打掉了情敌一颗牙,或许就会报应在你身上。

    李牧低下头,恍然间发现自己满手鲜血。

    醒来时候已经深夜,李牧大概已经被喂了药,出一身潮乎乎的汗,脑袋和身体都轻盈起来。他整个人都被塞在暖烘烘被窝里,后背贴在温如雪胸前,两个人呼吸此起彼伏。

    落地窗被关得紧紧,窗帘只拉上里面一层乳白色薄纱,本来有些昏黄的月光一层一层铺进来,透过窗帘变成一系乳白色,像流曳在羊绒地毯上的牛乳。

    温如雪将人揽在怀里,两人盖同一张被,都捂出一身细细密密的汗。大概察觉到李牧已经醒了,温如雪动了动,在他赤/裸的颈项边轻吻了一下。李牧略略回过头去看他,两个人唇舌很快胶着在一起。

    “温先生,你不怕感冒病毒?”接吻间隙李牧含含糊糊说,却一伸手捉住温如雪睡衣领口,并没让他退出的意思。

    温如雪没说话,伸手探到李牧胸前,沿着薄衫领口一颗一颗扣子解下来,剥出一副赤/裸裸鲜嫩身躯。

    两个人深深浅浅吻了一会,唇舌胸膛都像泼了蜜一样黏在一起厮磨,心跳鼓点一样越敲越快。

    温如雪直起身,摸出床头润滑剂,俯下/身去仔仔细细扩张。李牧看着他一双眼,喘息不休。

    他说:“温先生,要是将来……嗯,你发现……我是个十足十恶人,所犯下恶性十恶不赦……连最心慈善人都容忍不了,唔!”

    还没说完就一声低吟,温如雪已经缓慢而坚定地插/进来。

    温如雪一边动一边说:“你总是爱想很多。”他轻轻拨开李牧额发,露出他一张因为胖仔出生而愈发温润细腻的脸。李牧大概被他弄到无法发声,苦苦压抑口里呻/吟,两只眼睛被逼的通红,湿漉漉沾着泪,好像一碰就碎的玻璃球。

    温如雪突然笑了笑,脑中想起第一次见他模样,李牧在他眼里还只是个小孩子,和温薇雅一般大小,适合做晚辈,而不是个情人。不过就算时光倒流,在一切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概温如雪还会选择把人留在身边,慢慢让自己变得缱绻多情,不可救药。

    李牧将食指放进嘴里狠狠咬一口,好像仅仅是想要忍住到口的呻/吟,又好像是要将自己从沉沦的情/欲里挖出来。他皎洁的肌肤上被汗水密密实实附了个透,又无处不在的留下温如雪粗糙手掌心带来的战栗触感。

    “唔……温,温先生,我刚刚……发了个怪梦。”李牧的身体被顶到前前后后耸动,一路两个软枕都被他拨下床去。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纠缠,他却不死心非要分心说话。

    “什么?”温如雪不易察觉地缓缓加力,李牧还浑然不觉自己此时是砧板上一挂肥肉,篱圈里待宰羔羊。

    “梦到我有罪。”无法否定的罪,叫人挣扎凄苦,一点点迷途深陷寝食难安,陷入泥沼不能自拔不得往生。

    “哦?什么罪?杀人分尸还是绑架勒索,或者贩/毒走/私?”

    “不知道……”

    李牧歪着头,似乎有点不堪承受,他攀着温如雪肩膀,终于没心思去想别的事,猫咪一样蜷在温如雪怀里。

    月光照进来,月亮不晓得走过多久……

    “嗯……你还不结束……”李牧成日里被修剪的光秃秃的指尖情不自禁在温如雪赤/裸的肩背上抓挠,今天老人家有些亢奋,太过持久。

    李牧已经泄过一次,这时候下面已经被顶到松松软软,温如雪伸手下去摸,那地方被磨蹭到火热粘腻,水声潺潺,似乎立刻要化开一样。

    “快点结束……我很困……”李牧在温如雪吻下来的时候柔顺地迎上去,软软的舌头被叼走吸住,热情过头。

    李牧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勉力睁开一点眼睛,立刻被老人家从被窝里抱起来,放在腿上自下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