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67
    变。你既然接受他肯定调查过,他爸爸怎么死,你比我还清楚。”

    李妈喝了口茶,眼神放空,这段谈话预备很长,她似乎已经自动进入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里去。

    “他发达了,在外面养小女孩儿,果然夫妻两个应了那句话,可以同患难却不能同富贵。年轻时候也口口声声称爱到不能自拔,可惜到最后还不是一抹嘴就去偷吃?男人话几时可信过?我家乖仔智商一百八,你别当他呆瓜来骗。”

    温如雪点点头,他果然知道这段历史。李妈后来亲自毁掉两个人辛辛苦苦建起的事业,然后拴住她男人到三十岁,直到最后人死在她怀里。

    这些李牧未必不知道,人前人后当做不晓得,实际是异常平静,底下却波涛汹涌。他当时还小,有些种子已经种入心田,直到慢慢长大根深蒂固。

    “他看似不情愿,是因为害怕,实际跟定你,你若将来不爱他,就老老实实放过他,要叫他俯首帖耳臣服于你,我明明白白告诉你,透过我心头肉眼底痣来看,不可能。”

    温如雪沉默看着李妈,良久,直到李妈觉得他一双眼睛也看到了自己心底。他脸上一派温和,却被人看见深邃之后的波涛起伏。

    “我很喜欢他,我不可能放过他,我已经做过决定,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温如雪声音平静,举重若轻,好像李妈手里那杯茶,茶水已经过了最初烫口的阶段,开始变得容易下咽。

    “好吧。”李妈敲了敲桌上的刀:“他自己的决定就得自己承受,如果他真的倒霉到那个程度,也是他心甘情愿的,不怪别人。一个人一生总得砂锅这么一次,才能对得起日后聪明世故的自己。”

    “现在借我一根手指熬汤?他就这一条活路,你要不信也罢,我们一起看一尸两命。”

    温如雪听过她的话,微微笑了笑,竖起十只手指给她看,说:“你看看,中意哪一只?”

    李妈看他如此爽快,反而撇撇嘴,去厨房拿过一只白瓷碗啪一声放在温如雪面前:“喏,要你鲜血做药引,一日一滴,直到小孩子出生。人老成精,我比你年纪长,有时候也看不清你真面目,估计因为你太爽快。”

    顾嫂拿酒精棉过来,一根极细的针小心翼翼在温如雪食指上扎出伤口来,浓郁的血红顷刻间便涌出来,落在白瓷碗里好似一朵白底红花,凄艳到难以置信。

    “别再和乖仔说你喜欢他,物极必反,你要做给他看。”李妈端着瓷碗进厨房,走动间带起一股轻风。

    李牧迷迷糊糊被李妈轻声唤醒,似曾相识一碗黑乎乎药汤,灯光下黑中泛红,气味馨香而浓郁,深处似乎还有若有若无一丝腥甜,热乎乎一大碗勾人肠胃。

    许久未见的食欲突然间翻江倒海涌上头,李牧接过碗,未置一言咕咚咕咚大口喝掉,末了被李妈揩掉嘴角的药汁儿。

    药汤流进胃里再慢慢蔓延到四肢百骸,好像一句干枯的躯体重新注入生气。

    李妈摸摸他的脸,轻声笑:“乖宝,我以为你多能忍多不屑一顾,他日日在你面前晃,居然日日完好无损到现在。”后半句在嘴里打了个转没说出来,你何必自残一样坚持?无助的自以为是?

    李牧也笑:“怎么可能没吃过,我满嘴鲜血淋漓恶鬼一样的时候怕吓到你,你不晓得我当时多气势汹汹。还好你从小教育的好,将我教育成君子不贪食,没让这小东西一出生就成孤儿。”

    李妈听他话,突然侧过脸来,一双手捧住李牧脸颊:“下次不要委屈自己,如果这次不是我赶来你还有命活?这是最后一次教训,以后再学自私一点,听妈妈的话,能做到吗?”

    李牧点点头,可惜有些事正是因为自私才不能做。就好像妈咪叫他自私,是因为她自己自私,要保护他爱的孩子。

    ***

    于是李牧又一点一点胖起来,胖到圆滚滚的肚子令他无法平躺,每日走路腰酸背痛,从来没想过原来女人坐胎是这么一件辛苦的事。

    到第二十周开始,小家伙就开始不安于室,软软的肚皮内似是一方福地,任他打拳踢腿不亦乐乎。

    “顾嫂,温如雪什么时候回来?叫他去老街外带素烧麦给我吃。”李牧走出房间,看着坐在阳台上举着两只针织小鞋子的顾嫂。阳光照在他碧玉无暇的脸颊上,映出一片莹润的光泽。

    李妈回来一周后李牧体重就开始稳稳回升,一大一小身体检查都不晓得有多健壮。

    “嗳,先生刚刚通电话,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顾嫂回过头,落入他一双温和的眼,此时表情居然和温如雪平常一般无二。

    李牧笑了笑:“哦,那就叫他掉头回去买。”他调皮地拍了拍肚皮:“他儿子想吃。”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啊离扔了一个地雷

    木偶扔了一个地雷

    木偶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投雷的小伙伴!!!=333=

    这一章真是无限疑似完结章 = =

    bsp;43

    第四十三章

    小孩子七个月李牧就要被推进手术室,到现在还差六周零三天,然而隔天就是大年夜。

    李牧被温如雪包成一个球,宽大的外衣将他包裹起来,刚刚好遮住他不正常隆起的肚皮。

    红港几百年不下一次雪,今年也不例外。不过似乎今年的冬日格外冷,室外最低温不到十度,大街上难得一派冬日景象。

    李牧因为散步过久而连指尖都微微浮肿起来,他还是笑眯眯的不愿停下来。温如雪强迫揽他腰带他往回走,他却推阻挣扎,决不后退。

    “温先生,温如雪!我好容易才出门放风一趟,让我多呆一会好不好?”两个人有商有量,四周匿着一群隐形人,李牧才懒得去找,因为找也找不到,全是温如雪那些素质颇高的保镖,不过现在这些保镖有些像狱警。

    温如雪低下头凑近李牧脸前,拿嘴唇去试他下巴乃至脸颊上的温度。李牧一双眼睛亮晶晶,两颊红润,下巴微凉。

    “好,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好不好?”温如雪攥紧他揣在自己大衣口袋里的手,抬头看四周有没有可供下午茶的餐厅。

    大街上人来人往,总有人向往美好未来努力奋斗。李牧将温如雪的手从他口袋里拿出来,热乎乎捂上自己有些发冷的鼻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