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65
    “他小时也晓得撒娇,温先生温太太太忙,都是我照顾他长大。许多时候被骂,在别人面前都只晓得抿紧一张嘴,沉默没表情,只晓得和我撒娇。又一次他发梦叫我妈咪,被温太太知道,几乎几年没给我好脸色看。”

    顾嫂一边说一边笑,别人听来像是逼仄压抑往事,她却说到一脸微笑,似天壤之别。

    李牧回头看窗外的天空,阳光不太强烈,若有若无越过窗棱照进来,挨上头顶白炽灯灯光就消失无踪。李牧觉得自己好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鱼,被网网住无法挣动,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动一动鳃,努力而艰难的呼吸。

    “李小先生……”顾嫂突然轻声喊了李牧一声,唇角额间都是荡漾开来的笑纹:“温先生长大了,可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倔强沉默的小孩子,上次见到他和你撒娇,我很开心。”

    李牧毫不在意地笑笑,回过头继续吃东西,顾嫂带来的一大盅燕窝粥似乎不再十分食不知味。

    感情分许许多多种类,不伟大也不纯粹的,往往也不太牢固,如果一直下坠,就只能被一把火烧成灰烬。

    作者有话要说:还看不出来他们对彼此有感情么?很明显了呀~大叔晓得和李牧撒娇,李牧突然觉得自己被温如雪养坏了,离不开他了xd

    感谢大家昨天滴祝福=333= 又老了一岁 = =

    更的少,因为俺要双更庆祝,会很晚更或明早更,不要等。

    bsp;41

    第四十一章

    温如雪去港大给李牧办休学,日日工作过后都过来小楼陪他,两个人依旧见面微笑,可惜感情泛泛如同点头之交。

    “温先生,你真的不必日日看着我。”李牧几乎是在房间内奔跑,他几乎一月未见天日,白炽灯照应出他苍白到几乎透明的皮肤。细腻的机理之下青色的血管和弯弯缠缠不分彼此。

    “宝宝,我带你出去散散步好不好?”温如雪也坐在窗前,透过一小片拉开的窗帘看外面过于晴朗的天光。

    过于晴朗,对于李牧来说,他抬手撩起薄薄的窗帘,阳光照在身上,愈发觉得自己锈迹斑斑,到处都是霉菌和被腐蚀的苔藓。

    “我不需要你陪我,你让我自己去。”李牧不晓得是第几遍和温如雪讨价还价,以往太过简单的要求,到如今如此遥遥不可及。他在那扇大落地窗旁边跪下,两只手掌和额头全部贴在玻璃上,以一个膜拜的姿势表示自己的急迫和颤抖。

    他用力的推,可惜这窗根本没栓,如同一扇被钉死的门。

    “温如雪,你让我去上学好不好?这孩子我不动他,原原本本给你,你也说了你相信我,我会很乖,一直等到它出生。”李牧侧过一张脸,雕塑一样僵硬着表情。

    他两颊瘦到凹陷下去,十根指头根根分明,指节瘦到凸出来。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只略微凸出的肚子,看起来像一只滑稽而凄凉的秋后螳螂。

    可是他像野草一样坚韧不屈,吃什么吐什么就不停地吃,直到他自己感觉到吃下去的东西终于比吐出来的多。他也从来不流眼泪,除非眼里进了沙子需要生理盐水来洗涤。

    李牧似乎永远维持着自己的生存本能,求生的意志在时间的冲刷下纹丝不动。他将所有倔强都糅杂在紧迫逼人的分分秒秒中,从不祈求上帝或神佛给予他逃生之路,而是自己寻找机会。

    温如雪请了无数医生和专家来看,可没人说得出原因。在李牧上次住院过后的两个月里,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像一只被扎破了的气球或者被虫蛀过的树,只剩下一具令人心疼的骨架。

    “宝宝……”温如雪站起来,慢慢将李牧抱进怀里,胸腔贴着他单薄的脊背,那一点点似有似无的温度传过来,居然出奇的熨帖。

    “再过几天,如果drew也看不出病因,我们就拿掉这个孩子。”温如雪微微笑了一下,一只手抚在李牧肚子上,在微微隆起的地方摩挲过一遍又一遍,然后弯下腰,闭上眼睛亲吻。

    “再见了,小东西……”

    李牧被他吻到突然笑出声,他一手摩挲着凸出的肚皮,一手托住温如雪的下巴,两个人平行对视。

    “温先生,又玩什么花样?不声不响的非要了它,现在又不经我同意要丢掉它?”

    李牧敲了敲温如雪的脑门,一声高过一声,直到温如雪将他手掌攥进手心里:“我跟它讲再见,如果它要用你的姓名来换,有些不值得。”

    “哦……”李牧做一副恍然大悟表情,然后微微笑起来,直到笑出声:“谁提供神奇演算公式给你,怎么不值得?温先生,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还在怀疑我,你至今认为我不是生病,是发神经!”

    温如雪抱住李牧的腰,欲言又止,实际上还是沉默是金,因为话说太多遍,早就说到人生出抗体。他招招手,居然不知从哪儿冒出两个虎背熊腰壮汉出来,一人一边卸下去一扇巨大的玻璃窗。

    那扇长久封闭的窗户被强行推开,温柔的凉风吹进来,米色的窗帘随风飘,好像邀请人从二楼徒步落下。

    温如雪用一整张柔软的毯子将李牧裹在怀里,终于还是将李牧已经生出抗体的话再说一遍:“宝宝,我很喜欢你。我留下你,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如果它伤害到你,我会亲手解决。”

    “啧啧啧,温先生,又扮苦情计?你心里明明在说我不晓得有没有良心,居然硬起心肠来拿宝宝和自己的姓名开玩笑,你以为我绝食?你以为我心思郁结所以日渐消瘦?我告诉你我没有,别再费心算计我,不如早点找好大夫救救你儿子,顺便给我买一副好棺材。”

    李牧乖乖顺顺倚在温如雪怀里,两个人看似亲密,实际上貌合神离。养胎养到只剩下八十磅,瘦骨嶙峋一摸硌手,果然人类各司其职才最美妙。好像他,平白无故多出个女人的职责,天道有常,而作为惩罚,生命如同一线烛火,摇摇欲坠。

    ***

    晚间吃饭,李牧又呼噜呼噜喝下一大锅鸡粥,白煮蛋吃了两个,不到半个钟头,又冲向厕所吐到干干净净。

    “顾嫂,再煮一锅鸡粥来。”李牧披着毯子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睛微微耷拉着,脸色灰白。

    一个月前顾嫂还日日哭个没完,以为他是妊娠反应而发愁,痛骂老天爷作孽。而如今,天地都怪不到,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将“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