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47
    么说?”李牧抬头问温如雪,两个人中间只隔着一只小臂的距离。温如雪坐在床头,本来大概还要伸手去抱他,此时却微微笑看着李牧。

    “说你要和我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百年好合。”温如雪说,俯身在李牧发间吻了一下,再次伸手去抱他,两只胳膊将微微挣扎的小东西紧紧锁在怀里,好像台风夜发疯的不是李牧,而是在用另一个方式和他调/情。

    “那我发什么疯?我真的想咬你,想撕烂你,想把你嚼碎了吞进肚子里,血淋淋肉乎乎,腥气迷人,我忍都忍不住!”

    “那就吃。”温如雪轻笑一声,两只手指塞在李牧嘴里,夹住他湿软的舌头亵/玩。

    他说:“给你吃,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和薇雅一样,一看就是个小讨债鬼模样。我中意你你还要恩将仇报,一口下去咬掉半块肉,然后坐在我怀里张着一口鲜血淋漓的牙齿就哭,我还要哄你,看顾你,恨不得另外半边脖子也送你嘴里去。”

    说到这儿他又自哂似的笑了一声:“你们一个个任性受伤害怕了都可以和我闹,薇雅小时候为一件裙哭一整晚,而你咬了我一口我还抱你哄你睡觉。”

    温如雪低下头亲了亲李牧脸颊:“你说说,咱们俩谁比较疯?”

    李牧立刻安静下来,嘴里一条红舌还被他夹住,呜呜说不出话来。温如雪将他放平,自己脱了衣服躺在他旁边,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另一只手指撩开衣摆直往里钻。

    “一开始你要钱,好啊,我给你钞票大屋,你说拿走就拿走,都不晓得和我客气一下。小朋友,哪来那么好事情?天上掉馅饼给你吃不成?”

    李牧心急如焚,双手搁在胸前推拒他,怕自己一时失控又伤害他,口里依旧不能发声。

    “嗯。”温如雪冰冰凉凉出声,抑扬顿挫好不精彩,他说:“别动,咱们平心静气地来,你要再吃我,厨房有作料提供,你要不吃我,就让我先尝一尝鲜。”

    说罢他一低头含住怀里小孩子耳垂,小小软软的一团吃进口腔,就要化开一样轻轻颤触着。

    缠缠绵绵饥饿感与情/欲一半一半,居然是完全不同滋味。温如雪靠在一旁拿热毛巾揩他下/身,白色粘液从花瓣一样小口涌出,别样精彩。

    “怎么样?还怀疑自己是疯子?”温如雪问,李牧瞪他一眼转过头去。老头子老不正经,套子都已经替他撕开,他却偏偏中意身/寸进去,好像不如此就不完整。

    “你才是疯子。”李牧说,运动半晌肚子又饿,于是伸手去摸床头的零食。他满房间放着的都是零嘴,无论何时伸手就拿,不晓得多满意滋味。

    “是,我是疯子,你要吃我的时候我会先吃了你。”

    李牧听了温如雪这话没吭声,用脑袋撞了他胸膛一下,嘴角的饼干渣全蹭在他刚刚洗浴过新换的睡衣上,油乎乎一小片,然后被温如雪逮住亲个没完。

    半晌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李牧平躺着看天花板:“给我约个心理医生吧。”

    “嗯,不想去的话就不去。”温如雪沉默了一下,然后拉上薄被盖上他赤/裸的肩。

    “我想去。”

    李牧说完翻身就睡,黑夜里又发梦,一大一小两条鲤鱼一黑一红,红色那条乖乖胖胖被人保护起来,摇头摆尾要一跃龙门升天去。黑色那条却随意放在塑料木桶里,四壁冷冰冰禁锢,张大嘴狠狠呼吸,两腮却渐渐无力,绝望等死。

    无声无息,濒死一样恐怖片场景,李牧背后冷汗湿透,场景真实到几乎五感俱在,几乎要相信那只黑色鲤鱼就是自己。背后伸来一只手,紧紧将他绑进怀里,温和的声音响起来。

    “怎么回事?又发噩梦?”

    李牧猛然间醒来,面前是温如雪一张近在咫尺的脸,他擦掉李牧额头上冷汗,温柔低语:“怕什么,我还在。”

    到底怕什么?心悸感觉还在,李牧翻身投怀送抱,连脑袋都埋在温如雪怀里,两个人缠缠绵绵继续入睡。夜色沉如水,梦来梦去你都尽管去,最了不起只是朝朝暮暮,十年后我要走,地狱相见。(李家人三十岁会早死)

    ***

    没过几日就是李牧去港大报道日子,导师倒是个和蔼可亲老头子,当然不是温如雪那种老头子,是真正六十多岁满头白发胖乎乎像只大熊猫,笑起来眼睛都能不见。

    导师姓花,手下三个硕士生三个博士生,研一研二研三各一个,李牧刚进这个小团体就被群戏为小师弟。

    一群师兄师姐高矮胖瘦各色俱全,关键都烧的一手好菜。被逼无奈是因为导师公公中年丧妻,外加生活不能自理,几个人一星期轮流去他家煮饭,看花导师一脸白白胖胖油光水滑的慈祥笑容就知道,被几个弟子养的不错。

    眼看李牧即将加入花伯伯保姆团,心情实际上是十分激动的。再加上身边所有人都不难相处,可以预见这几年读书生涯不会太难过。

    李牧是唯一一个不在学校申请宿舍的小师弟,师兄师姐清一色大龄男女青年,嫉妒眼光好似小火苗。

    于此同时,温氏医院的会诊正式开始,温如雪叠起一双长腿坐在院长室的沙发里,胖胖的副院长在旁边作陪。桌上的茶水冷了又换换了又冷,那边的讨论却始终没个结果。

    最终院长拿着骗子来找温如雪,温如雪抬眼看他,常年身居高位这一瞬间简直气势十足。

    老院长打了个哆嗦,胖胖的副院长缩了缩脖子,天叔依旧一副懒洋洋模样,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

    “那宝贝是个什么病?”

    老院长将片子放在温如雪面前,微微皱了皱眉那一双大刀眉,好像在思考怎么样开口。

    “片子还是不太清楚,如果要确诊,李小先生一定还要来医院一趟。”斟酌半晌,还是一句没用的话,温如雪好好耐心终于告罄,折腾几天依旧是这么个结果,他有点不耐。

    “嗯,我不会叫他来。”李牧这两天心性脆弱,情绪忽高忽低,除了贪吃之外还有些多疑。温如雪昨晚才将人安慰好,今天就又要带人进医院,是谁也会觉得烦。

    “这到底是什么?”老院长低头,见温如雪指着片子上那一团小小的东西,它生在腹腔里,被李牧的身体好好地保护起来,不知不觉立起四处屏障,如同一个温床。

    “这个……”老院长犹豫了一下,直到温如雪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