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6
    边按住她的手。

    “等等等大小姐,为什么就非得是你家不可?还有,你说这些怎么都是男人?”

    温薇雅一副惊讶地表情看着李牧,这样子连不善察言观色的李牧都能看出其中蕴含的深意,温薇雅还没问出来他就自己说了。

    “我不是只喜欢男人,我还可以很正常的结婚生小孩,只不过暂时不想而已。”

    “好吧……”温薇雅挑挑眉,车子往齐洛家的住宅区驶去。

    齐洛今天有事,家里突然来了重要客人。李牧坐在车里远远看见齐洛从楼上下来,看表情就知道这位重要客人究竟是什么人。恐怕又是齐家老妈认识的那些阔太太往齐洛身边塞漂亮姑娘,好男人从来都很抢手。

    结果就是,参加宴会的只剩下李牧一个人,温薇雅不可能整个宴会都照顾他,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订婚宴居然也没什么好紧张的,准备一个人找个偏僻安静的角落从头吃到尾,但显然温薇雅不这么打算。

    临近宴会开始的时候果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温薇雅开着敞篷车在雨中疾驰,李牧找了块遮雨布罩住两个人,还是被淋的浑身狼狈。

    “走,我们先回家,到我家换身衣服再说。”温薇雅说的很笃定,李牧知道,她是故意要迟到的。

    “怎么样?”温薇雅挑眉看着李牧,这是李牧第一次在她眼里看到骄傲这个情绪,她站在别墅前的细雨里,一双眼睛弯起来,里头是毫不掩饰的自豪与骄傲。

    “很美。”李牧说,这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却没与那等暴发户的气质,反而看起来清新秀丽,院子很大,里头有一颗两人环抱粗的法国梧桐,落叶的季节里恐怕佣人们会相当辛苦。

    这房子一看就是温薇雅的手笔,法国里尔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同时辅修设计。家里有条件才能读的了这么烧钱的专业,而且还跑到国外去读,不过重要的是,这位大小姐也有天分。

    “其实这房子真正的设计师不是我,是我小学时候画的画,老头子就找人设计了这套别墅出来给我做生日礼物,后来举家搬到这里,感觉还不错。”

    温薇雅带着李牧往里走,管家慌慌忙忙带了人打着伞出来迎接,看见大小姐淋雨,眼里不仅是慌张,还有心疼。

    李牧匆匆冲了热水澡换上管家准备的衣服,客房里有一扇落地的大镜子,李牧打眼儿一看,果然是人靠衣装,比他那套买保险的西装穿在身上好看了百倍不止。

    等温薇雅收拾停当又等了快二十分钟,李牧坐在大厅的大沙发上喝茶,上好的红茶,喝下去不仅齿颊留香,连胃部都像绽开了来一样舒服,果然是有钱人的生活。

    温薇雅穿了件纯黑色晚礼服,老管家看见的时候欲言又止,但终究没说什么。李牧看见她的时候笑了一笑,反而觉得挺好看,果然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知道她是去气她们家老头子,李牧自然不会多言。

    管家说让司机送李牧和温薇雅去宴会,温薇雅却直接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起电话打给温扬,语气难得的骄纵和不容拒绝。

    “喂,弟,开爸那辆车回家里来接我,让他们举行典礼的时候等着我……嗯,对啊,我身体不舒服,刚刚淋了雨,让爸爸打电话把家庭医生也叫来。”

    温薇雅挂了电话,正对上李牧似笑非笑的眼神,她耸耸肩,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喝茶。

    李牧对温家这位当家的真是越来越好奇,对待儿女这么用心纵容,温薇雅却并没在人生的道路上跑偏,依旧成长为这么一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子。

    从她的话里就能听出这是个溺爱儿女而且性格很好的老头子,听说成功人士要孩子的都晚,李牧眼前却不是之前每每脑补大款的时候都出现的那个四十岁上下中年发福头发谢顶的老头子。这人还没见面给他的印象就很好,就算是个老头子,也肯定是个腰板硬挺精神烁擞的老头子。

    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温扬推门进来,与他上次一身校服的形象不同,这次一身黑皮衣的他像个地地道道的二世祖。李牧知道,恐怕他和温薇雅早串通好了去给自家老头子捣乱,今天这宴会恐怕不太平。

    “呦!宝宝。”温扬进门看见李牧,先是微微惊讶一翻,随后嘴角一翘,叫出这个李牧从来都避之而唯恐不及的名字。

    真是自来熟,李牧有点儿愤愤,温薇雅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大咧咧地冲刚进门的温扬说:“弟,我把李牧正式介绍给你做男朋友,你说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谁是攻?

    求留言求收藏求这求那求一切!

    ☆、bsp;5

    第五章

    对于温薇雅的玩笑,不仅李牧没有回应,连温扬都只是笑笑,三个人一路走出别墅。

    温扬和温薇雅从背影来看真是男才女貌,一对金童玉女。不过他们确实是金童玉女,有那样的老爸,想必他们的生活都是用金玉堆砌起来的。

    到宴会上的时候已经至少迟到了一个半小时,温扬刚走入大厅就肃起一张脸,脸上的表情乏善可陈。不过因为那张脸长的实在俊朗,因为年轻而又没有上位者的压力,所以看起来反而憨态可掬。

    温薇雅一手挽着李牧一手挽着温扬,裙摆飞扬,脸上的笑容精彩简直和温扬是两个极端。

    而李牧在这种时候就恨不得放开她的手躲到后面去,他从来不是个乐于人前的人,就像是条在水涨生活的习惯了的热带鱼,你非要拿它到太阳下暴晒,不多久就能把它烤成鱼干。

    李牧浑浑噩噩地跟着这姐弟俩围在人群中央往前走,不敢眨眼也不敢笑,生怕早上吃过的东西还黏在牙齿上或者刷牙未曾刷干净。

    宴会上的音乐又响起来,李牧终于挣脱温薇雅的手,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吃东西。温家姐弟忙着去给父亲添乱,李牧懒得去看也懒得去管,他和这种大户人家毕竟还有差距,虽然很幸运和温薇雅成了朋友,但他还是宁愿保持适当距离站在门外,哪怕她邀请,也不敢擅自进入。

    温家真是有钱,李牧挑挑拣拣餐盘里的鹅肝鱼子酱,手里举着一杯小有年份的红酒,觉得如果天天如此,那人生才真是美满。

    “你累了?”温扬的声音听起来就年轻而张扬,哪怕故意压低了声音,这会儿听起来也有醒神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