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耽美 > 秀色可孕 > 分卷阅读5
    一张令人信任的脸。

    “怎么样?他已经向我求婚了。”李妈问,看着李牧的时候神采奕奕。

    李牧又被这句话吓了一跳,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他沉思了半晌还是耸耸肩,说的一派轻描淡写:“你自己觉得好就好,将来你如果再觉得不好了就回来,你儿子还养着你。”

    这句话说完连李牧自己都觉着够煽情,差点儿被自个儿感动,可李妈却一副着恼的模样。

    “呸!你快点儿找个好女孩子才是正经,妈把你们老李家的寿命问题都解决了,后顾之忧都没有了,你快点儿结婚,趁着我还有能力,能把你儿子也调过来。”

    李牧从来没觉着他妈给他的那碗蛊茶能有什么用,按照正常情况下来说,他的寿命只有三十岁,这么一想,他突然觉着自己刚才那段儿煽情的要养着他妈的豪言壮语顿时有些伤感。

    之前他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儿的根本不该有后代,干脆让他们老李家的根儿从他这儿断了得了,将来让老婆和老妈相依为命,这件事儿想起来就让人无可奈何。

    “你快去洗澡换衣服睡觉吧,再不睡你被爱情滋润出的这点儿小青春马上就又溜走了。”李牧看着李妈似乎又要滔滔不绝,实在没心情听她说教,于是赶紧催她去睡觉。

    而且第二天就是温家的订婚宴,这才是真正上流社会的宴会,李牧那点儿小虚荣心作祟,希望自己以最好的姿态跑去凑热闹,所以应该早点儿睡得不仅仅是李妈,还有他自己。

    此时的李牧还没意识到,明天他究竟会遇到一些怎样的人和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  基友说作者有话说里得卖萌,但是正在一日千里老去的糖某某有心无力。

    其实一个正在考研的猥琐老女人每天累的像狗一样还不放弃耽美事业就已经很萌了是吧~ xd

    ☆、bsp;4

    第四章

    第二天大早李牧刚把表铃按灭,温薇雅的电话也随之而来。

    “喂!宝宝~”那头温薇雅的声音像个小姑娘一样声音鲜鲜亮亮,张口就带着挑逗,把李牧惊了一跳。可想而知,这位小姐今早一定是花枝招展活力四射,仿佛不是去参加订婚典礼,而是和她那小后妈选美。

    “怎么样,准备好了没有?我先带你去兜风,我太兴奋了!”温薇雅的声音里透着难以掩藏的跃跃欲试。

    她早就和李牧说过,为了今天的订婚典礼,她大老远从发过坐长途飞机赶回来,就是来捣乱的。

    李牧听她这兴奋的声音,开玩笑似的问她“大小姐,你怎么就不允许你老爸追求一下自己幸福的第二春呢?”

    通常这种情况下不是恋父,就是为了争家产,当然后半句李牧没说,他和温薇雅虽然相熟,但还没到这种什么都敢说的地步。

    “戚——你不懂,我们温家加上我有六个孩子,我弟弟不是他亲生的,是从大伯那儿过继来的。”

    温薇雅嗤笑了一声,大大咧咧说着自己家族辛秘,李牧瞬间清醒从床头坐起来,这等豪门八卦当真可遇而不可求。

    温薇雅还在接着说:“我妈几百年就把他踹了逍遥自在体味爱情去了,也怪他自己不解风情。这么多年除了我一直生不出个儿子来,别说亲弟弟,他连个私生子都搞不出来。所以我一点儿都不认为这位过分年轻的姐姐会是他的真爱。”

    说到这儿她顿了一下:“喂,亲爱的宝宝,你家小区大门太窄了,我开车水平不够,劳您多走两步?”

    李牧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翻身下床,顺便让大小姐多等一会儿,他这样儿蓬头垢面实在没想到温薇雅能来这么早。

    李牧打开衣橱看了三圈半,实在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出门,哪怕是跟在温薇雅身后蹭吃蹭喝,这等典礼一听也知道是大场面。

    李牧犹豫了半晌,最后换上唯一一套灰西装,还是在法国参加毕业典礼时候买的。拉开另外一道柜门,里头衬衣一水儿的白,希望搭起来不太像卖保险的。

    等他收拾的面白无须跑出门的时候,温薇雅已经在小区门外的大街上被交警哥哥开了罚单,两人倚在车上讨价还价。

    坐在车里就被开罚单?李牧抿了抿嘴角,想必这位交警同志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牧故意放慢了脚步走过去,温薇雅被那人缠的不耐烦,看见李牧也不再和他瞎缠,爽快的交了罚款打了单,那小警察倒是没扣她分,等两人坐上车驶离原地的时候还是满脸不舍。小警察技巧不足,空惹美女厌恶。

    李牧系上安全带,一手托着刚在小区里买的豆浆和蛋饼,很顺手的扎开了口放进温薇雅的一只手里。

    “喂,大小姐,我们去哪里?你没看天气预报么,天阴成这样还开敞篷车出来?”

    李牧回头看了温薇雅一眼,这小丫头把豆浆吸管塞进嘴里吸溜的饶有滋味,李牧觉得她就这点最好,活泼开朗而且没有公主病,对于这些小市民早餐一向来者不拒。

    “唔,去接齐洛。好像是有点儿凉风诶,还好我老爸没选露天场地,还蛮有先见之明。”

    温薇雅打开两个车座中间的盒子,里头是一盒尚自温热的蛋挞,她笑眯眯地看着李牧:“怎么样,麻街程记蛋挞,我对你不错吧,快和齐洛分手投入我的怀抱吧!”

    李牧看了她一眼笑开,决定不再瞒下去,大小姐当时一时冲动,这会儿想必也觉得跟他做朋友最舒服:“我没有男朋友。”李牧支住下巴笑,咬一口蛋挞在嘴里散出浓浓地奶香。

    “你说什么?!”温薇雅刚把喝完豆浆的空杯子扔回李牧怀里,被李牧这么一说差点儿呛住。

    李牧笑眯眯地回看她,两个人睁着双眼对视。

    半晌,温薇雅双手离开方向盘捧住头大笑,一边笑一边眼神暧昧地打量李牧,直看到李牧心头发寒,以为她要杀人鞭尸然后毁尸灭迹。

    “那好吧,牧牧宝宝,我决定给你介绍男朋友,温扬怎么样?”

    还没等李牧回话她就又自言自语地低声嘟哝:“如果不行,唔……温扬年纪有点儿小,我还有个大哥,是姑妈家的独子,不过据说很花心……大伯家的堂哥上个月才结婚,还剩下……”

    温薇雅一边想一边从盒子里掏蛋挞吃,车子开的歪歪扭扭,李牧一边嘴角抽搐一